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八章 藏宝图


    阳光在云浪上方穿行。

    一缕缕金色的光线掠了下来,弥漫在山岭。

    有风吹过,满山的绿松在风中摇晃,松涛阵阵,像是大海的低语,又如万千蜻蜓同时振翅。

    顾小召和周世玉站在一个小土坡旁,一前一后。

    阳光斜斜地照射过来,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天云界的葬礼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繁琐的仪式,即便是门阀世家的葬礼,也没有那么的规矩。

    在这个武道为尊的世界,争斗不休,死亡也就是平常事。

    这方世界,由于没有黄泉世界的侵袭,也没有西方极乐净土的出现,也就没有转世轮回的概念。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武者们追寻着的生死之道便是如此。

    在天云界,人一旦死亡,一般不会停灵许久,往往一两天内就会被大火烧成灰烬,变成一盒骨灰。

    区别在于,豪门往往会使用符火,让门下的符师学徒激发符纸。

    离谱一点的会请符师亲自动手,虚空画符,引来一缕天火烧掉尸体。这样做,最终剩下的只是几颗指骨大小的骨球,有着琉璃一般的光泽。

    据说,这样的人有很大几率成为上界英灵。

    说起来,那样的葬礼原本是王族的专利,只不过,现如今世家门阀势力强大,就算有所僭越,王族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

    至于普通的寒门和贫贱人家,他们请不起符师学徒,更不要说符师,就算请得起,他们也不敢这样做。

    这样做的后果非常严重,若是被门阀世家知晓,逃不脱家破人亡的下场。

    他们只能用凡火来处理尸体,在草木灰烬中慢慢搜集先人的骨灰,之后,再寻一个土坡埋下。

    说起来,来到这方世界已经十几年,顾小召仍然不怎么适应这些规则。

    和古代中国不同,这里没有陈胜吴广之类的人物,没有人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起来揭竿起义什么的。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

    高端武力也好,各种战略资源也好,全都掌握在那些门阀世家手中,在这里,万人敌是真正的一人可杀万人,所以,造反完全没有前途。

    就算极个别的贫民子弟惊才绝艳,到最后,也不过是一个新的豪门出现。

    就拿滴水观的创派祖师滴水真人来说,身为平民子弟的他提出了有教无类的祖训,发展到现在,这祖训虽然还存在,也仅仅是存在而已。

    远的不说,蜀国的国师纳兰真人也是平民出身,现如今,还不是高高在上,成为了王族的走狗鹰犬。

    人人平等,没有阶层之分,在天云界,这样的口号乃是异端邪说,人人得而诛之,从来不会成为主流说法。

    天云界的阶层划分非常简单。

    高高在上的是天庙中人,传说他们来自上界,乃是真正的天人。

    第二阶层的这是以皇族或者王族为代表的门阀世家,最差的都传承了千年之上,有着家族谱系,有着自己的封地。

    再之后是寒门,以及城市平民,最底层的便是那些被称之为贱民的野外流民。

    顾小召没有在这里闹一场革命的打算。

    有着地球人顾心言记忆的他非常清楚,任何时候,人都有三六九等,所谓大同世界不过是痴人说梦的那个梦。

    就算他发起革命,就算革命成功,无非是推翻了旧的豪门,但是,到时候自然而然地会产生新的豪门。

    不过,无论如何,顾小召终究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土著。

    他始终没法适应天云界的规则。

    故而,他胆大妄为,今天一早肆无忌惮地激发了符火,将周森烧得干净,只留下了几颗散发着鎏金光泽的骨节。

    当然,整个场面也只有周世玉瞧见,闲杂人等都被他赶得远远的。

    周世玉虽然有些诧异,却也不是太惊奇。

    要知道,她昨天和聂曾广交过手,知道聂曾广乃是炼气境中阶的高手,顾小召既然能够战胜聂曾广,将其置于死地,肯定是有着底牌。在周世玉看来,顾小召的底牌便是这个,他是符武双修的异类。

    当时,周世玉颇为感动。

    顾小召既然当着自己的面显露底牌,也就是真心相信自己。

    她不想辜负这份信任。

    风吹来,周世玉不时抬起手,撩开遮住眼睛的刘海,她盯着眼前的土坡,土坡下埋着的人是她的至亲。

    从此之后,她将孤身一人。

    坟头并未立碑,这是父亲周森的吩咐。

    他告诉周世玉,有朝一日周世玉若是觉得自己有资格无视阆中郡上官家族之后,那时候,才可以立碑。

    抬起头,天空很蓝,云朵如白色的棉絮,随风变换着形状。

    周世玉深吸一口气,从腰间的布囊内拿出一只卷轴,递给了顾小召。

    顾小召瞧了她一眼,将卷轴接了过来。

    “这上面记载着红尘淡雨落的全部十三卷心法……”

    周世玉低下头,仍然盯着身前的坟头,没有掉头去看顾小召。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昨天夜里在守灵的时候,她将红尘淡雨落的十三层心法全部默写了下来。

    “九天之后,我会给你答案!”

    顾小召的声音非常坚定,充满了信心。

    周世玉抿着嘴唇,嘴角挂起一丝浅笑。

    “莫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若是能成固然好,就算不成功也没有什么,功法就算是有缺陷,仍然能成就先天,如此,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顾小召没有再说什么。

    他无需给对方各种保证,有些时候,语言很重要,有些时候,语言却无力,你只需用行动来证明即可。

    周世玉迟疑了一下,从布囊内又摸出了一件物事。

    乍一看去,是半张羊皮纸。

    然而,顾小召的神念却接触到了一股隐晦的灵力波动,羊皮纸上勾勒着许多蝌蚪状的符文。

    这是一张符纸。

    周世玉将这张符纸递给了顾小召。

    顾小召也迟疑了一下,方才将符纸接过。

    “这是半张藏宝图,说是某个上古宗派的遗址,父亲交给了我,只不过,这东西对我无用,希望它能对你有所帮助……”

    周世玉望着顾小召,轻声说道。

    不管多么珍贵的东西,若是对自己无用,舍弃又有何妨?

    接过符纸后,顾小召有些发愣。

    他非常清楚,对一个修者来说,自己手中的这半张符纸是多么的重要,对方竟然就这样交给了自己。

    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于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将符纸放入自己的百宝囊。

    “走吧!”

    周世玉最后看了一眼坟头,转过身。

    “嗯!”

    顾小召点点头,同样转过身。

    头顶的天空,极蓝、极高、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