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七章 药师蓝伯雄


    “蓝师傅!”

    顾小召微笑着,抬起手,轻轻往下压了压。

    “哦!我知道了……”

    蓝伯雄往左右瞄了一眼,用手掩住嘴。

    “少主,听说聂曾广那厮大逆不道,竟然敢刺杀少主,这事须给家主汇报,给聂家一个教训!”

    顾大忠跟在蓝伯雄身后,一脸不忿。

    “大忠,有件事要你去做……”

    顾小召打断了顾大忠表忠心的说话。

    顾大忠连忙点头。

    “少主,有事您吩咐,大忠一定办好。”

    顾小召让顾大忠拿着他的信物前去下院拜访任怀庆,下院大比之后,双照堂教习不动如山任怀庆回到了滴水观。

    他了解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特意派人前往隐峰给顾小召打招呼,送了一份礼物给顾小召,恭喜他成为上院弟子,正式成为滴水观一员。

    顾小召回了一份礼,说是感谢对方多年的照顾。

    不过,两人要想回到最初多半是不可能了。

    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任怀庆却不在,顾小召难免会有些猜疑;对任怀庆来说,当初那个武道废材竟然在极短的时间踏入了炼气境,对方肯定是对自己隐瞒了修为,故而,他也会产生不快的情绪。

    当然,彼此间面子上还是过得去。

    所以,顾小召让顾大忠前去找任怀庆,拜托任怀庆做一件事,允许周森和他的妻子合葬。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顾小召相信任怀庆一定会同意。

    毕竟,顾家和任怀庆之间还是有着利益牵扯的,一时间,无法割裂。

    顾大忠离开之后,顾小召把药师蓝伯雄领到了内院,吩咐其他人不许入内,两人在树下的石桌旁相对而坐。

    蓝伯雄已然是知天命的年龄,然而,此时却像少年一般浮躁。

    坐下之后,他立刻开口说道。

    “少东家,那些奇药来自何处?”

    顾小召没有直接回话。

    他端坐在石凳上,手指的指节轻轻敲打着桌面,平视着对面的蓝伯雄,表情非常平静地问道。

    “蓝师傅,那些药草的药效如何?”

    “药效?”

    蓝伯雄摸着自己的山羊胡须,急切地说道。

    “药效自然是顶好的,就拿最普通的七星草来说,少东家拿来的那种七星草,一根的药效就当得了普通的七星草七八根……当然,帐不是这样算的,这种变异了的七星草有着更为神奇的效果。”

    说到这里,蓝伯雄分外激动,忍不住用力,将下巴上的胡须也扯下了一根。

    要知道,以前他可是把自己的胡须当成了宝贝,这会儿,却当没有那回事一般,顺手把扯下的胡须扔掉,继续说道。

    “七星草是制作金疮药的主要材料,也就单单有着止血功能罢了,然而,老夫先前试验了一下,少东家拿来的那些七星草制作出来的金疮药,不仅有着止血的功能,甚至能够生肌!”

    蓝伯雄挥舞着手臂,说得口沫横飞。

    “一道三寸长的伤疤,将新型的金疮药敷上去,极短的时间便止住了血,速度远比老式的金疮药要快,更让人惊奇的是,血止住之后,伤口竟然在愈合,就像是吃了生肌散一般!”

    说罢,他直勾勾地盯着顾小召。

    “少东家,你知道吗?这是一门新药啊!”

    顾小召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蓝师傅,其他那些药草呢?”

    “哦!”

    蓝伯雄卡壳了,有些尴尬地摸着胡须。

    他长叹一声,多少有些无奈地说道。

    “像棺材藤这样的药草我有做过试验,比起普通的棺材藤来说,药效好了不少,至于,能不能做出新药,还需要多做实验才行,不过,老夫有信心能够制造出药效更好的新药来,让它成为我们水井坊药行的独有的丹药……”

    随后,蓝伯雄摊摊手。

    “像母子花,鬼爪藤这样的稀罕药草,老夫才疏学浅,不敢做实验,也就不知道具体药效如何?”

    顾小召皱了皱眉。

    “蓝师傅,顾大忠没有给你说吗?这些药草你尽管去做试验,就算全部浪费了也没有关系!”

    蓝伯雄摇摇头。

    “并非老夫不想做试验,要知道,这些珍惜药草和七星草之类的不同,它们乃是制作符丹的主料,身为药师的老夫以前很少接触这些材料,一般情况下,处理这些材料的都是符师学徒,这些药草药效如何,请恕老夫无能为力……”

    说罢,他将腰间的一个布囊解下,将它放在石桌上。

    布囊内装着的便是顾小召给他的母子花等珍稀药草。

    “这样啊!”

    顾小召沉吟片刻,将布囊收了回去。

    突然间,他展颜一笑。

    “既然如此,这事就不劳烦蓝师傅了!”

    蓝伯雄眼巴巴地瞧着顾小召将布囊收起,一脸不舍,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幸见到这样的玩意。

    不过,他自家知道自家的事情,有些事情无法勉强。

    顾小召平视着蓝伯雄,轻声说道。

    “蓝师傅,开发新药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蓝伯雄搓着双手,支吾着说道。

    “这个,少东家,能否告诉老夫,这些奇药产自何处?”

    顾小召望着对方,面色平静,只是微笑不语。

    “是老朽冒昧了!”

    蓝伯雄一脸尴尬。

    身为一个药师,除了制药之外,他更想看看何种土壤上药草才会如此变异,更想研究药草变异的根源。

    这是药师的一种本能。

    “以后,有机会会告诉您的!”

    顾小召笑着说道。

    “嘿嘿……”

    蓝伯雄笑了笑,不停抚摸着下巴上的胡须。

    他宁愿相信顾小召说的是真的,而非什么场面话,唯有这样,才抱有一丝希望,不至于彻底没有了指望。

    “过段时间,我会让人送大批变异后的七星草和棺材藤来,提供给蓝师傅您试验,到时候,希望药行能多一些效果不错的新药来!”

    “一定!一定……”

    蓝伯雄连连点头。

    之后,瞧见顾小召没有什么话要说。

    蓝伯雄站起身,只要不涉及到药草之道,他还是很有眼色的,不然也不会以外姓人的身份成为制药坊的大药师。

    “少东家,老朽也就告辞了!”

    “嗯!”

    顾小召站起身,向对方拱手为礼。

    “蓝师傅,慢走,我让小的送您回去,一路小心!”

    蓝伯雄一边倒退着往院外行去,一边拱着手。

    “少东家,留步,不送……”

    顾小召也就站在了原地,目送着对方离开。

    他瞧了瞧桌上的布囊,沉思着。

    把这些药草拿给大师姐慕小桑过目。

    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