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六章 奇怪的玉佩


    顾小召站在槐树下,面无表情。

    树荫下,摆着一块木板,木板上躺着张伯的尸体。

    他闭着眼睛,样子很安详,眉间一道红线,像是刮痧刮出来的一般,除此之外,神态和平时睡着时没有多大区别。

    “对不住!”

    顾小召在心里轻轻说道。

    他从街上把张伯捡回来,原想让对方安度晚年,毕竟,对方在他需要一个人照看宅院的时候出现,这也是一种缘分。

    没想到,最终还是难免横死。

    悲伤?

    类似的情绪倒是没有。

    人从虚无中而来,终究归于虚无,有生就有死,只要你无法凝就道果,度过苦海,到达彼岸,就算是天人,也逃脱不了陨落的下场。

    死亡,不过是宿命。

    何必悲伤!

    “好好安葬吧……”

    顾小召轻叹一声,转过头,瞄了顾寅一眼,轻声说道。

    “是!”

    顾寅应了一声。

    随后,他向前两步,在距离顾小召三尺开外停下,弯着腰,双手举着一块玉佩,非常恭敬地递在顾小召面前。

    “少主,这是从那贼子身上搜来的物事……”

    “哦!”

    顾小召接过那块玉佩,眯着眼睛,仔细瞧着。

    这时候,顾寅继续说着。

    “那个贼子身上,没有什么可疑的物事,除了这块玉佩之外,看上去,不像是普通的玩意……”

    玉佩的玉质一般,一点也不剔透,杂质很多的样子,灰蒙蒙的少有绿色,仅有的一点绿色也谈不上翠,看上去,似乎不值钱。然而,和粗糙的玉质不同的是,玉佩的雕工极好,可以说是栩栩如生。

    玉佩上雕刻的是百鬼夜行图。

    玉佩不大,要在上面雕刻出百鬼来殊为不易,要把这些细小的鬼怪雕刻得活灵活现,就算是最厉害的凡间雕刻大师也无法做到。

    这玉佩是一块法器。

    顾小召能在上面感受到一阵灵力的波动。

    他忍不住外放神念,念头渗入玉佩,想要激活上面的灵力,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频率不对,玉佩不曾被激活。

    “咦!”

    顾小召皱了皱眉头。

    这玩意有些古怪,须得仔细研究一番,其中,或许另有玄机。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玩意的时候。

    顾小召将玉佩放入怀中,瞧了一眼仍然站在自己面前的顾寅,他轻声说道。

    “还有事?”

    顾寅低着头,沉声说道。

    “少主,周姑娘母亲的墓地已经找到了,她安葬在对岸,滴水观下院的边缘地带,那里倒是不忌外人进出……”

    说到这里,他抬头望了顾小召一眼。

    “然而,要想把周师傅安葬在那里有些困难……”

    顾小召不动声色地问道。

    “为什么?”

    顾寅抿了抿嘴唇,吞下一口唾沫,继续说道。

    “周姑娘的母亲死前在滴水观下院做事,算是滴水观的人,自然可以安葬在滴水观的地盘上……周师傅则不一样,他虽然在滴水观下院修行过,却算不上是滴水观的人,要想安葬在那里,有些麻烦。”

    “是吗?”

    顾小召沉吟片刻,随后说道。

    “这件事交给我,你只要把葬礼需要的一切准备好就行了,这件事若是做得好,聂曾广的那个位置就让你来坐……”

    “诺!”

    顾寅高声应道,兴奋地说道。

    “那,小的下去了!”

    顾寅离开后不久,顾小召也离开了。

    他回到了内院,院子内空无一人,这会儿,周世玉正跪坐在静室内,跪坐在周森的跟前。

    顾小召进入静室,缓缓走了过去。

    周世玉听到了脚步声,她没有回头,仍然低着头,她在念诵着什么。

    顾小召站在她身后,听着她以虔诚的心念诵着往生篇。

    传说这篇经文来自天庙,若是虔诚念诵,死者的亡魂便会被飞升到上界,成为守护天庙的英灵。

    真是这样?

    顾小召一万个不信。

    不过是俗世之人在铜炉中被炙烤时聊以安慰的无奈之举,因为相信着,也就没有那么痛苦。

    在残忍的现实面前,清醒者和沉睡者相比,往往更为痛苦。

    待得周世玉将往生篇念完,顾小召这才开口说话。

    “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将周叔和你母亲合葬,不知道,你对葬礼有什么要求没有?若是有要求,但说无妨……”

    周世玉沉默着摇摇头。

    半晌,方才说话。

    “父亲只想和母亲葬在一起,仅此而已!”

    顾小召扭过头,望着一侧蒙着白纸的墙壁。

    “葬礼过后,你有什么打算?”

    周世玉抬起头,神情茫然。

    她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不知道……”

    她倒是想回羽泉观。

    那里的日子虽然清苦,却胜在简单,不像外面世界那样复杂,她其实是一个简单的人,没有多少野心和欲望,只想简单地活着。

    只是,她却回不去。

    若不想给师傅羽泉子添麻烦的话,她最好不要回去。

    “那,你留下来吧!”

    顾小召沉声说道。

    “首先,帮你解决功法的缺陷,解决之后,你可以随我一起修行,安定下来总比漂泊四方好一些……”

    不待周世玉回答,顾小召继续说道。

    “你好好考虑一下,莫要太悲伤!”

    说罢,顾小召转身离去。

    他的步子有些急促,像是在逃离什么。

    走出静室,顾小召长吁一口气,有些恼怒自己先前的行为,即便是面对生死搏杀,也没有先前那般患得患失。

    自己好歹也是三世为人啊!

    “少主!”

    院子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是顾大忠在呼喊。

    顾小召也就没有继续纠结,他跨下檐廊,向着院外行去。

    先前,他有派人去河边的制药坊那里把顾大忠叫来,这会儿,顾大忠应该是和蓝师傅一同前来。

    不知道那些药草的药效如何?

    或许,自己也该学习一下,如何成为一名药师,毕竟,自己神念惊人,可以过目不忘,这样的天赋莫要白白浪费。

    边走边想,顾小召来到外院。

    “少主!”

    瞧见顾小召,顾大忠大声喊着,便要飞奔过来。

    这时候,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一把拉住他,顺手给了顾大忠一肘子,然后,越过顾大忠向着顾小召跑来。

    老人一脸的激动,随着一阵小跑,下颌的山羊胡子不停抖动着。

    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

    “少东家,那些奇药来自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