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五章 逝者


    门开了。

    周世玉从门后走了出来,阳光落在她脸上,褶褶生辉,就连脸上的茸毛也漾着淡金色的光芒。

    经过刚才那番激战,她脸上的伪装已然全部去掉。

    顾小召转过身,望向她。

    阳光下的她极美。

    只不过,她的表情非常恍惚,眼神透着一层茫然,平视前方的视线并没有焦点,给人一种空空荡荡的感觉。

    顾小召移开视线,望向院墙。

    墙头,一丛野草随风摇摆,显得格外孤寂。

    不一会,顾小召重新望向周世玉。

    这时候,周世玉已经走下檐廊,她往前直直地走了两步,随即停下,然后缓缓转过身,视线中出现了顾小召的身影。

    她望着顾小召,干涸的嘴唇微微颤抖。

    半晌,方才出声。

    “父亲,走了!”

    顾小召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唯有沉默。

    这时候,周世玉的眼中才稍微有了一些色彩,从恍恍惚惚的状态中脱离,她握着弯刀刀柄,轻声问道。

    “那个人呢?”

    顾小召微微一笑。

    “死了!”

    “哦!”

    周世玉应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她摇摇晃晃地走来,坐在花坛上,紧挨着顾小召,彼此间的距离也就一尺不到,随后,她直勾勾地望着前方,沉默着。

    顾小召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

    “周大叔,有说什么?”

    周世玉微微翘起嘴角,惨然一笑。

    她抬起手,摘下身侧一根植株上的叶子,放在手指间,轻轻拈着,视线落在叶子上,半晌,方才说道。

    “父亲让我好好活着……”

    停顿片刻,她转过头,向着顾小召,嘴唇颤抖着,想要说什么,最终,却欲言又止,把头扭了过去,抬头望着天空。

    父亲的话在她心间回荡着。

    父亲知道顾小召的存在之后,想要拜托顾小召来照顾自己,说他这个人比较可靠,虽然是顾家的私生子,却深得父亲顾铨看重,就算不能承继顾氏三房,日后也不会缺了前程。

    这样的话,自己怎么好意思说啊!

    “周妹,以后你就住这里!”

    顾小召望着别处,轻声说道。

    “我……”

    周世玉想要说什么,顾小召没让她说出口,他打断了她的话,继续说着。

    “去深山采药,猎杀凶兽,终究不是什么长远的事情!”

    顾小召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回荡,非常温柔,像一泓清泉在心间流淌。

    周世玉想起了父亲临终前的说话。

    父亲也说冒险并非长远的事情,一个连炼气境都不是的女孩子,做这样的事情太过冒险,有时候,会遇到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

    “暂时先住在这里吧,以后的路还长……现在,对你最重要的是怎样解决功法的缺陷!”

    周世玉低下头,将手中的叶子扔下,视线随着飞舞的叶子而动。

    她可以随时踏入炼气境,然而,她害怕自己会遗忘一切,会将今天的发生的事情全部遗忘。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顾小召转过身,望向周世玉。

    等着周世玉转过头,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碰。

    顾小召一脸郑重地说道。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把你修炼的这门功法告诉我,也许,我有办法解决这门功法的缺陷……”

    周世玉微微张着嘴。

    这时候,她脸上的表情不仅懵,而且萌。

    顾小召移开了视线,将目光投向墙头。

    墙头那丛野草仍然在随风轻舞,却不再给顾小召孤寂的感觉。

    解决红尘淡雨落这门功法的缺陷?

    听了顾小召的话,周世玉有些吃惊。

    要知道,她的师傅羽泉子是炼气境大圆满,只差一步便能成就先天的强者,就连这样的强者都无法解决红尘淡雨落这门功法的缺陷。

    羽泉子的师姐更是大能,修炼红尘淡雨落的她凭借这门功法成就了先天。

    然而,最终,她却发狂而去,不知所踪。

    顾小召说能解决功法的缺陷,按照常理,周世玉本应该一万个不信,把这句话当成是玩笑话。

    然而,不知怎地,直觉却告诉她,顾小召说的是真的,并非开玩笑。

    “嗯!”

    周世玉点了点头。

    当她点头之后,突然间却心乱如麻。

    自己真的同意了?

    自己是不是疯了啊?

    虽然,师傅把这门功法传授给她的时候并没有嘱咐她不许传授给他人,但是,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过鲁莽了?

    周世玉望向顾小召。

    顾小召回过头,没有丝毫遮掩,眼神坦荡地望着周世玉。

    周世玉笑了笑,回过头。

    她是这样的人,一旦有所决定就绝不后悔,既然已经同意将功法要诀告诉顾小召,那么,就这样去做。

    就算是所托非人,那也是自己的选择。

    既然如此,是不是把那件事也告诉他呢?

    周森去世前,把最后的一个秘密告诉了周世玉,将一张珍藏的藏宝图留给了周世玉,据说,这藏宝图记载的是几千年前某个上古宗派的遗址,那遗址就在横断山脉之中,距离滴水观也有数千里。

    周森给周世玉的这张藏宝图是残缺的,看上去,应该是二分之一大小。

    藏宝图是一张符纸,上面的山川地理全是由符文勾勒,需要两张符纸合拢才能显示遗址的真正地点。

    由于时间仓促,周森并未告诉周世玉这藏宝图来自何处。

    他只是告诉她,一定不要轻易泄露这个消息,再是亲近的人也不要说。

    思虑片刻,周世玉终究没将这件事告诉顾小召。

    其实,她对遗址并没有兴趣,之所以没有告诉顾小召,无非是不想让对方背上这个负担。

    探寻一个上古宗派的遗址,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周世玉不知道的是,在十余里开外的第一大街,一辆巨大的马车上,有一个人在细细地观察着手中的符纸。

    那是一张藏宝图。

    缺了一半的藏宝图。

    手持这半张藏宝图的正是在水井坊药行调戏她的卫阀的公子爷卫南,参加家族试炼不过是个幌子,他真正想做的是去探寻藏宝图显示的遗址。

    此时,他一脸正经,没有丝毫纨绔子弟的样子。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不需要伪装。

    思虑片刻,他向马车轻声问道。

    “高叔,这顾小召是隐峰弟子?”

    “对!”

    卫南笑了笑,继续说道。

    “高叔,你若和隐峰大师姐会面,告诉她,这次探寻遗址,让她把顾小召也带上,如此,此行不管成功与否,她受箓一事包在我身上……”

    “诺!”

    车外,高叔朗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