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四章 生死一线牵


    顾小召面色苍白如纸,身躯摇摇晃晃。

    这时候,外院的那些护卫蜂拥而至。

    第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时,顾小召已然站定,笔直如松,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地淡然,让人完全看不出深浅。

    瞧见院中的一幕,护卫们表情各异。

    一个是大伙儿的主人,一个是朝夕相伴的伙伴、人缘极好的带头大哥,两个人为什么会生死搏杀?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饶是诧异,却没人出言相问。

    “聂曾广犯上作乱,想要刺杀我,已被我就地格杀,尔等需引以为戒,若是有什么不敬的心思,最好收起来……”

    顾小召厉声说道。

    “小的不敢!”

    “姓聂的狼子野心,活该千刀万剐……”

    “早就知道这家伙不妥了,哎,可惜小的没机会面见少主,痛陈厉害!”

    ……

    护卫们跪倒一地,有的沉默无语,有的则大表忠心,嘈杂的人声和不知什么时候再起的蝉鸣声夹杂在一起,无比的喧嚣。

    顾小召觉得太阳穴生疼。

    他举起双手,往下一压。

    “闭嘴!”

    护卫们纷纷收声。

    “把这厮抬下去,搜一下他的身子,看看有什么奇怪的物事……”

    顾小召用手指着顾寅,沉声说道。

    这群护卫大多是从外面招来的,唯有顾寅是顾家的家生子,七年前,他随着展断跟着顾小召来到了滴水观,当初,那批人还存活着的不多,他是其中之一。他的父亲是顾铨的长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算可靠。

    只不过,前有顾闯刺杀,后有救过自己性命的聂曾广想要杀自己。

    顾小召已经不怎么相信所谓忠诚了!

    忠诚这玩意和背叛其实是一体双面,只要代价给的足,随时都会变成另一个面孔,让你大吃一惊。

    不管怎样,这些人中间也就顾寅看着可靠,所以,顾小召让他负责此事。

    “诺!”

    顾寅兴奋地应道。

    七年前,发生过家生子背叛的事情,若非周世玉的父亲周森所救,顾小召也就丢掉了性命。

    那件事之后,跟随顾小召前来滴水观的随从受到了大清洗,若非顾寅的父亲跟着顾铨已经很久了,他多半也要受到牵连。

    即便逃脱了清洗,这七年来,顾寅过得也不好。

    他被边缘化了。

    分配到的练武资源数年不变,升职加薪之类的更是与他无关,于是,他变得沉默了,活得就像是一个隐形人。

    现如今,顾小召将这个任务交给他,他怎能不兴奋?

    只要把少主交托的事情办好,便可以重新获取少主的信任,以后升职加薪再也不会和自己无关。

    待得顾寅和一干人抬着聂曾广的尸体退下,顾小召吐出一口长气,双腿一软,瘫坐在花坛的边沿。

    这一战,他已油尽灯枯,无非是在强行支撑。

    好险!

    若不是自己能够施展符法,让对手措不及防,这会儿,躺倒在地多半就是自己了,毕竟,对手是炼气境中阶,修为远胜自己。

    就算如此,能够获胜还是有着运气的成分。

    那方世界的少年小顾和天云界的符师学徒一样,只能依赖符纸施展符法,无需符纸虚空画符的本事是没有的。

    然而,到了天云界之后,情况又有所不同。

    顾小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自己若是用小无相诀模拟灵霄真决的灵力波动,竟然能够激发识海中那只卷轴中自己能看到的符文经文。

    那道符法激发之后,卷轴内的经文光泽便会黯淡下去,需要间隔许久方才能重新亮起来,这个冷却期有多长,暂时他还不得知。

    除此之外,若要激发符法,须得消耗大量神念。

    顾小召的神念非常强大,可以和符师相比拟,然而,如此海量的神念,也仅仅只能激发两道符法而已,激发之后,便会陷入油尽灯枯的境界,就连维持照雪观心法的力量都没有。

    让人吐血的是,耗费如此多神念激发的符法威力却不怎么样,一个火球术产生的杀伤力也就和一道剑气差不多。

    这样看来,激发符法好像并不划算。

    然而,生死搏杀并非做生意,账不能这样算。

    很多时候,并非威力强大的招数便是最好的招数,实际上,时机最为重要,在最恰当的时机使出最适合的招数方才是正选。

    就像顾小召和聂曾广的这场厮杀。

    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聂曾广都占有上风。

    他的修为远比顾小召深厚,厮杀的经验也丰富,想要靠一些小技巧给他挖坑基本上不可能。

    为什么他失败了?

    原因很简单,他没有料到顾小召居然会施展符法。

    这么说吧,在天云界,就算是符师施法也需要一定的缓冲时间,有个说法叫虚空画符,也就是说你必须在虚空中画符,不管是一笔还是两笔,总之是要画的。而顾小召却非如此,他只需要激发识海中的那只卷轴中的经文,便可以将符法施展出来。

    这个程序非常简化,说是瞬发亦不为过。

    只不过,符法的威力不强,距离更是够呛,堪堪三尺左右。

    所以,先前交战的时候顾小召使出了浑身解数也要靠近聂曾广,聂曾广误会了顾小召的打算,还以为顾小召想和他比拼招式。

    对此,他并不害怕。

    甚至,他愿意放顾小召近身。

    原因很简单,他不知道顾小召是不是长有六只眼,还是使出顾氏的家传秘法,居然能逃脱他用刀罡布下的刀阵。

    远攻的效果不好,那就近身搏杀吧!

    反正,他只要全身布下罡煞,也就和刀枪不入差不多,那时候,只要他攻击对方的份,顾小召只能被动挨打。

    聂曾广万万没想到顾小召居然能瞬发符法。

    仓促之间,他将所有的罡煞都激发出来挡在了自己面前,即便如此,他还在担心自己能否挡住。

    要知道,聂曾广也见过符师施法,这么近的距离,符法的杀伤力远超炼气境中阶武者施展的罡气。

    谁想这火球术的威力如此差劲,威力仅仅和一道剑气差不多。

    他更没有料到的是,在那一瞬间,顾小召连着激发了两大符法,直奔面门的火球术不过是幌子,真正致命的是紧跟而来的第二道符法,锋矢术。

    由于他将罡煞布在了面门,胸前也就无遮无拦。

    顾小召施展的锋矢术从他前胸贯入,从后背贯出,活生生地打出了一个洞,胸腔内的脏器全部变得粉碎。

    为此,顾小召也耗尽了全部神念。

    若是一击不中,他只能任人宰割。

    还好,他成功了。

    成功了,他便活着,失败者则倒下,变成了一具尸体。

    这便是世间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