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三章 符


    聂曾广很诧异!

    聂曾广很愤怒!

    对方竟然能躲过自己以刀罡布下的刀阵,简直不能饶恕!

    这时候,他下意识地忽略了内心深处突然升起的一丝不安,他仍然以为自己心如磐石,仍然有着必胜的信心……

    想要和自己近战?

    瞧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顾小召,聂曾广紧紧地抿着嘴唇。

    那就来吧!

    他低吼一声,身子如巨石一般下落,与此同时,一道匹练般的紫金色刀光向着靠近的顾小召当头劈去。

    这一次,顾小召没有闪躲。

    一旦闪躲,就会错失良机,就会让聂曾广落地,站稳脚跟。

    毕竟,就算聂曾广能在空中转换身形,能够短时间内停留在空中,这样的状况终究不是常态,要消耗大量的真气,饶是他已经是炼气境中阶,时间稍微长一点,依然是消耗不起。

    顾小召一边向前奔行,一边挥动手中的照雪,一缕缕剑气从剑尖挥洒出去,像是阳光照耀下的喷泉。

    剑气和刀罡相碰,瞬间便消失无踪。

    与之相比,刀罡的颜色只是略微黯淡一点。

    只不过,顾小召一口气发出了好几道剑气,当最后一道剑气和刀罡相碰的时候,两者同时间消散。

    这时候,顾小召已经奔到了聂曾广身前。

    他举起长剑,一道剑气向上撩去。

    聂曾广若是下落,正好和上撩的剑气相遇。

    好个聂曾广,不愧是炼气境中期的强者。

    这时候,他的身形却凝在了空中,挥动横刀猛地下劈。

    刀罡并未外放,而是凝聚在刀身上。

    没有任何阻碍,横刀将剑气瞬间劈散,聂曾广强行落下。

    一连发出了好几道剑气,这时候,顾小召体内的真气也趋于枯竭,毕竟,他才打通了九处穴窍,不管怎样努力,真气的总量始终有限,临时转化也转化不了多少,比拼消耗,他不可能是聂曾广的对手。

    唯有比拼剑招。

    趁着聂曾广落地立足未稳之际,顾小召挥动长剑,剑尖斜指对方小腹。

    聂曾广闷哼一声,来不及向左右闪避,也无法后退,他像木桩子一般站在地上,反手挥动横刀。

    横刀以一种奇快无比的速度向照雪剑格挡开去。

    顾小召眯着眼睛,手腕一拧,长剑也在空中一凝,转而刺向聂曾广的膻中穴,变招之快,变招之疾,匪夷所思。

    “呔!”

    聂曾广低吼一声,刀背上挫。

    刀锋既然落空,那就用刀背来格挡。

    然而,这一格依然落了空。

    顾小召早就有所预料一般,剑身突然向上凭空抬了一尺,剑尖直指聂曾广的咽喉,一缕剑气勃然激发。

    这一次,聂曾广难以变招。

    他心中大恐。

    这家伙修炼的何种秘法?

    说到如何控制真气,竟然比自己这个炼气境中阶的强者还要自如!

    聂曾广微微低头,张开嘴。

    “呼!”

    一道紫色的罡煞箭一般地从他嘴里喷射出来,恰好打在顾小召迎着他咽喉刺来的剑气上,将其打散。

    不仅如此,那道罡煞继续向前,朝着顾小召迎面打去。

    这是聂曾广救命的绝招,称之为口中箭。

    时常在咽喉下藏着一道罡煞,非危机状况下不得动用。

    很明显,顾小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他的反应还是非常的快,竟然弃剑,整个人向后飞退开去,只差一点,那道紫色罡煞不曾将其追上。

    没有剑的顾小召已然不足为虑。

    聂曾广低吼一声,持刀追了上去。

    挥刀疾斩。

    刀光如匹练,映照在顾小召眼底,惊魂夺魄。

    顾小召的身体像软麻花一般扭着,以这种极其别扭的姿势躲了这一刀,然而,聂曾广留有后手。

    既然刀锋不曾砍上,那就用刀背。

    手腕一抖,刀背向顾小召砸去。

    刀背虽然不够锋利,然而被其砸中,顾小召这条小命同样难保。

    这时候,院子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阵阵的大呼小叫,外院的那些人听到了后院的响动,正向着这边奔来。

    不过是土鸡瓦狗。

    聂曾广不曾把那些护卫放在眼里,他眼中只有一个顾小召,森然的刀光下,顾小召的脸色苍白无比。

    顾小召无法闪躲,他的选择很简单。

    拳!

    他出拳!

    方寸之间发力,此之为寸拳。

    右手五指紧握,指节凸起如小山,生硬粗暴地向砸来的刀背击去。

    “哼!”

    聂曾广冷哼一声。

    一道紫金色的光晕在横刀上闪烁。

    和我硬碰硬?

    小朋友,你想多了!

    顾小召神色不变,拳势仍然一往无前。

    即将与刀背相撞之际,一抹紫金色光晕在他的拳背上凸显,色泽有些黯淡,不如刀身上的光晕耀眼,然而,的的确确,那是紫金色的光芒。

    山寨版紫白眉罡煞!

    先前,顾小召冒着奇险截取了聂曾广的一抹紫白眉罡煞,在打斗中,通过海纳百川的转化,摸清了紫白眉罡煞的波动频率,在这一刻,似模似样的施展了出来,虽然,没有原版的威力,却也差不了太多。

    “砰!”

    一声巨响。

    拳头和刀背撞击,漾起了紫金色的光芒。

    “啊!”

    聂曾广大张着嘴,瞳孔微微扩张,有些惊吓过度。

    怎么会?

    怎么会!

    他心中就像有一千头草泥马神兽跑过!

    击出这一拳之后,顾小召继续向前。

    这时候,聂曾广方反应过来,他挥动左手,立掌如刀,掌沿闪过一抹紫金色,向迎面冲来的顾小召砍了过去。

    顾小召也举起了左手。

    左手的五个手指弯曲着、扭成了一个奇怪的手印。

    左边瞳孔一轮圆月,右边瞳孔则是一卷缓缓展开的卷轴。

    “哞!”

    顾小召低吼一声,声音犹如一道闷雷在院中轰鸣。

    小无相诀在体内运转,模拟出了灵霄真决的灵力波动,与此同时,识海内旋转的那只卷轴摊开的部分有一道经文色泽突然黯淡下来。

    一道莲花般绽放的赤色火焰在顾小召的五指间旋转,随后,向咫尺处的聂曾广面门急奔而去。

    “符师!”

    能够不靠符纸施展的符法的唯有符师。

    聂曾广大恐。

    以致声音都有些失真了!

    仓促间,面门上便布下了一道紫金色的罡煞。

    赤色火焰打在紫金色罡煞上,聂曾广心往下一沉。

    这么近的距离,自己施展的罡煞就算能够抵御住符法的冲击,两者之间相撞引起的震荡效果也够自己吃上一壶。

    然而,他又料错了。

    紫色罡煞虽然漾起了波澜,却不曾被火焰打散,反倒是赤色火焰像是碰到了大水一般,顷刻间,便化为乌有。

    这符法的威力未免太小了!

    聂曾广心中有些疑惑。

    这时候,顾小召已然从他身侧掠过。

    他转过身,身躯有些摇晃。

    聂曾广闷哼了一声,一脸的疑惑。

    他低下头。

    不知什么时候,他胸前多了一个碗口大的洞,从前胸一直贯穿到后背的大洞,瞧着这个大洞。

    他的双腿一软。

    随即,瘫软在地。

    饶是炼气境中阶的他,受了这样重的伤势,也是活不成。

    “嘿嘿……”

    他伏在地上,干笑着,死死地盯着面前顾小召穿着芒鞋的双脚。

    “你躲不过第三次……”

    他喃喃说道。

    随后,双腿一伸,没有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