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一章 圆月弯刀


    睁开眼,就像黑夜中跃出的闪电。

    张伯站在聂曾广面前,对方睁眼之际,突然间,他觉得甚是刺眼,忍不住便眨了眨眼。

    眼睛一闭一睁。

    当张伯睁眼之际,视野中,竟然是一片花海。

    红的、白的、紫的、黄的、绿的、黑的、蓝的……

    各种各样颜色的花朵在他眼前绽放,像一个旋转的万花筒,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他甚至能嗅到百花盛开时馥郁的芬芳。

    随后,一切戛然而止。

    黑暗笼罩一切、黑暗吞噬一切……

    张伯仰面倒下,眉间多了一条红线。

    这时,聂曾广低着头,瞧着不知何时出鞘的横刀,刀身雪白如水,像是一泓清泉,在斜阳映照下缓缓流动的一泓清泉。

    他叹了叹气。

    他昂起头,眉宇间多了一丝倦色。

    随后,他走进院门,绕过屏风,出现在后院。

    这时候,张伯的身体方才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周世玉瞧见聂曾广持刀缓缓行来,她的手放在了刀柄之上,脚尖在檐廊上一点,整个人便跃了起来,轻飘飘的如柳叶飞坠。

    对方刚刚出现在眼前,一缕杀气便迎面本来,如利刃扑面,气机牵动之下,周世玉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脚尖落在地面,踩在一枚落花之上。

    下一刻,周世玉出刀。

    腰间的弯刀离开刀鞘、离开手心,滴溜溜打着旋儿向出现在屏风前的聂曾广懒腰斩去,其速甚快,如同一轮飞行的圆月,闪烁着森冷的寒芒。

    “哼!”

    聂曾广鼻间轻哼一声。

    脚下不停,只是挥动手中的横刀,斜斜一斩。

    就像是挥动苍蝇拍拍打苍蝇一般,姿态轻描淡写。

    “呜!”

    刀锋斩断空气,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啸。

    一缕刀气脱离刀身,飞速前行,迎面撞上了极飞而来的圆月弯刀。

    “嚓!”

    空气中有着电火花闪烁,一声沉闷的声响在空中回荡。

    圆月弯刀前进之势被刀气挡住,不进反退,以一种更快的速度向周世玉飞了过去,眼看她便要被自己的武器所斩。

    周世玉没有躲避,仍然向前急奔。

    就在即将斩到自家主人之际,圆月弯刀贴着她的腰际飞了过去,落在了她身后,然后,像是有着无形的线牵着一般,从檐廊那边绕了一个弯,转了回来,继续在她身后飞舞而来。

    “呔!”

    周世玉轻喝一声,出拳。

    她没有修炼到炼气境,也就无法外放真气。

    不过,借着身子前冲之势,这一拳却极其刚猛,给人一种势不可挡的感觉,就算是炼气境第二层,也会觉得难当其锋。

    然而,聂曾广并非炼气境第二层。

    实际上,他已经修炼到了炼气境第四层,乃是罡煞境的强者。

    他一直在隐瞒自己的修为。

    是的,聂曾广是离别堂的杀手,乙申五号。

    在离别堂内,丙类杀手都是消耗品,只能刺杀一些低阶人物。

    乙类杀手则不同,最低也是炼气境中阶的人物,平时都有着自己的身份,不像那些丙类杀手,连自己原本的记忆都没有。

    聂曾广的确是聂曾广,并没有人冒充。

    他之所以在二十岁的时候突破到炼气境,和一次奇遇有关,也就是那次奇遇,他成为了离别堂的一份子。

    丙类杀手根本就不知道离别堂的可怕,也只有聂曾广这样的乙类杀手,才明白离别堂的强大。

    离别堂其实并非单纯的刺客组织。

    之所以以杀人为业,一方面是为了堆积资源,另一方面也与修行有关。

    杀戮其实也是一种修行。

    离别堂行的是以杀证道。

    像顾小昭这样的目标其实不应该出动乙类杀手,然而,世事无常,有些事情不能以常理度之。

    聂曾广并不知道水井坊后院的刺杀事件,那时候,他还在兰溪河边的制药坊值日,负责看护制药坊。

    当他知道的时候,那个丙丑17号已经自杀了,整个行动也以失败告终。

    不久后,他收到了秘法传讯。

    联络人要他负责刺杀顾小召。

    这是第二次刺杀,不容有失,负责安排刺杀计划的家伙决定动用他这个暗藏的棋子。

    之所以如此,第一他就在顾小召附近,以前因为救过顾小召一命,深得顾小召信任,有的是刺杀的机会;第二他有着炼气境中阶的修为,就算是暗杀不成,变成强攻也没有什么问题。

    区区一个无名小子,断不能让对方逃过第二次刺杀。

    不然的话,就会有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离别堂脸上。

    果然,没过多久,机会就来了。

    说起来,聂曾广心中难免有些感触,毕竟,和对方相处那么久,彼此之间多少还是有着一些牵连。

    对陌生人下手和对熟人下手终究还是两个概念。

    他又不是丙类杀手那种行尸走肉,他还有着人类的情感。

    只不过,生意就是生意。

    生意面前,感情什么的都只是浮云。

    虽然有着感叹,却也不妨碍他对顾小召下手。

    当然,他可以选择强攻,不过,身为一个隐藏在暗处的杀手,聂曾广还是习惯于暗杀。

    于是,当他感觉到顾小召施法进入了紧要关头,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开始行动,先是一刀斩了张伯,现在,又面对着周世玉。

    一个不曾踏入炼气境的小丫头,不足为虑。

    面对周世玉的拳头,聂曾广手腕一抖,反手挥刀,又是一缕刀气斩向对方,硬碰硬,他岂能避让。

    这时候,跟在周世玉身后的圆月弯刀却后发先至。

    它呼啸着从周世玉身后冲了过来,旋转着继续向前,将聂曾广发出的刀气挡住,然后往一侧抛飞而去。

    红尘淡雨落这门功法的神秘之处便在此。

    它能够祭器。

    所谓祭器便是将神念分割一部分在武器之上,日夜蕴养,久而久之,这武器便有了灵性。

    所以,圆月弯刀能够随着周世玉的心意而动。

    将对方的刀气驱散之后,周世玉这一拳也就再无阻碍,继续向前冲去,犹如滔滔大江,气势雄浑。

    聂曾广没有料到这一招,再发刀气已然来不及。

    他冷哼一声,体内真气勃发,胸腹前便布下了一层罡煞。

    周世玉的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上面。

    下一刻,她的身影倒飞而回,一掠四五丈,摔倒在檐廊一侧的花坛上。

    “米粒之珠!”

    聂曾广冷哼了一声。

    随后,他保持着原来的节奏,一步步向前。

    周世玉从花坛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圆月弯刀像回巢的鸟儿一般投向她的右手,随后,她紧握着。

    这时,有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周妹,让我来,你去看看你父亲,他有话对你说……”

    回过头,顾小召站在廊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