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七十章 聂


    知了在院内院外不知疲倦地叫着。

    夏日已过,在生命即将逝去的这个季节,它们的叫声变得更为疯狂,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绝望感,让人很是烦躁。

    聂曾广有些无聊地啃着鸡腿,先是将肉撕咬下来,随便咀嚼几下吞下肚。

    接下来对付的便是他最为喜欢的腿骨。

    上下两排牙齿将腿骨衔在中间,嘴巴鼓得高高的,随即,猛地用力,合上牙齿,看似坚固的腿骨不费吹灰之力便碎了,于是,聂曾广眼中的人间至高美味骨髓便从粉碎的骨渣从流了出来。

    舌头呼啦一卷,骨髓在舌尖停留了片刻。

    聂曾广眯着眼睛,味蕾感受着那股至高美味,随后,将它连着那些骨头残渣一起吞落腹中。

    不一会,他就两手空空。

    嘬了嘬尚有卤油的手指,聂曾广黑黢黢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遗憾。

    蒋记卤鸡的味道就是霸道,不愧是第五大街上的招牌名菜,就连那些从来不去贱民开的酒楼茶肆消费的门阀贵族子弟也有偷偷派下人前往蒋记购买。那些家伙自以为做得精明,实际上,隔着老远,聂曾广便能嗅到他们身上的蒋记秘制卤油味。

    他瞧了瞧坐在对面的张伯,一丝精芒在眼内一闪即逝。

    一开始,他准备和张伯聊天。

    聊天的内容好找,这间宅院乃是有名的鬼屋,他想问张伯有没有做噩梦撞鬼。

    大多数老年人因为太过孤独,若是有人和他交谈,肯定是求之不得。

    然而,张伯的耳朵有些背,他须得大声说话对方才能听见。

    聂曾广不能大声说话,顾小召有吩咐,不许他们大声喧哗。

    所以,一向喜欢说话的他只好憋着。

    幸好,他在蒋记酒楼那里买了两只卤鸡,可以吃鸡打发时间。

    聂曾广的爱好非常简单。

    第一是聊天,无论什么时候嘴巴都停不下来,就算是一个人独处,也会自言自语;第二便是享受美食,蒋记卤鸡也算他最爱的美食之一,尤其是鸡腿中的骨髓,那味儿可算是天下第一。

    现在,美食享受完毕,又不能说话,他多少觉得无聊。

    他歪歪斜斜地靠着院门,抖动着双腿,百无聊赖地从门口向里面探出头去,想要看看里面。

    院门后是一面石屏风,就算他把脖颈扭成麻花,也看不到院子里的状况。

    不过,他的举动还是引起了张伯的不满,张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即便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炼气境武者。

    年轻的时候,张伯也是个武者,作为一个冒险者在横断山脉一带讨生活,虽然没有什么名头,却也过得还好。只是,将军不离马上死,水罐难免井边破,在他觉得自己在走下坡路想要返回老家养老的时候,却遇到了仇敌。

    年轻的时候,他和对方结了仇。

    在冲突中,他占有上风。

    后来,那厮就不知所踪,当他重新出现在张伯面前的时候,已经成了某个豪门的管事,手底下有着一批人。

    张伯被其重创,打下悬崖。

    最终,他活了下来,武功却被废了大半,原本是炼气境第二层的武者,待他能自己走路的时候,修为就已经掉落到了炼体境。

    他身上的伤势一直不曾好完全,随着年龄的增长,武道修为还不停地往下掉。

    当顾小召把他从街上捡回来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和不曾修炼的凡人并无区别。

    对这样的他来说,每多活一天都是捡来的,一辈子无牵无挂,死亡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所以,他敢瞪聂曾广。

    只因为对方不听顾小召的吩咐。

    聂曾广尴尬地笑了笑,将脑袋缩了回来。

    他恨不得将眼前的老货一刀干掉,像嚼鸡腿骨那样将对方咬碎,然后,一口吞落下肚。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聂曾广并非顾氏的家生子,凡是顾氏的家生子都以顾为姓,如顾飞扬、顾大忠等等,若是顾飞扬等人能够突破到炼气境中阶,修炼出罡煞,便会脱离家生子的关系,得以获取本姓,允许他们创建一个小家族,成为依附顾家的旁门。

    聂曾广就出生在这样的一个旁门家族内。

    他的祖上曾经是顾氏三房的家生子,其中的一个祖上得到了某个奇遇,修炼到了炼气境大圆满的境界,只差一步就成就先天。

    于是,那位祖上得到了祖先的姓氏,改为聂姓。

    之后,聂家就作为顾家三房的附庸在某个小镇扎下根来,世代繁衍,有很大一部分寒门的由来都和聂家类似,他们大部分都是世家的附庸。

    聂曾广是聂家某房的庶子。

    豪门庶子都不受人看重,何况寒门庶子。

    所以,他的童年和少年生活都乏善可陈。

    更糟糕的是,他的那些同父异母的嫡系哥哥不怎么靠谱,长期起来,都以欺负他为乐,一旦觉得不爽就会在他身上找平衡。

    聂曾广不过是中人之姿,家族长辈自然不会帮他出面,对他基本是放养状态,说是漠视并不为过。

    他这一辈子或许就这样过了。

    在成年前,如果没有在哥哥们的欺负下丧命,那时候便可到家族的某个商行去当一个小小的管事,娶上一门妻室,简简单单的过一生。

    然而,有时候剧情并不会像常规那样发展。

    在聂曾广二十岁的时候,也就是即将被打发出去前往一个小镇的聂家酒楼当管事的时候,他竟然成功踏入炼气境。

    这是一个奇迹。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他甚至不是炼体境大圆满,自然,也没有什么丹药辅助,每个月分配下来的那点资源也经常性被克扣。

    那些欺负他的同父异母兄长,也仅仅有一个突破到了炼气境,却因为失败了好几次方才依靠丹药突破,终生都会停留在炼气境第一层。

    他突破的时间虽然晚,凭借的却是自己的力量,前途可以说是一片光明。

    那之后,聂曾广成为了聂家的宠儿。

    以前,那些欺负过他的兄长,除了那个炼气境的家伙之外,都被远远地打发了开去,分配到的资源也不多。

    弱肉强食,即便是在一个大家族,也遵循着类似的规律。

    后来,聂家发力,耗费了一个大大的人情将聂曾广送到了顾家,毕竟,聂家的家传功法也来自顾家,却要粗疏许多,炼体境的基础功法还好,一旦涉及到炼气境的功法,自然是远远不如顾氏。

    在顾家,耗费了十年光景,聂曾广修炼到了炼气境第二层。

    这个速度和那些豪门出身的天才相比自然奇慢无比,然而,聂家并不曾失望,在寒门子弟中,这样的修炼速度也算不得慢。

    聂曾广必须在顾家工作三十年才能回归聂家,这是聂家和顾氏订下的契约。

    这三十年,聂曾广若是不死,多半能修炼到炼气境第三层,若是有着某些奇遇的话,突破到炼气境中阶也何尝不可。

    那时候,他返回家族,便可成为家族最强的武力。

    要知道,聂家老祖之后,传承百年的聂家还不曾有一人突破到炼气境中阶。

    聂曾广前面几年是在浦阳度过,主要是修炼。

    六年前,他被顾铨打发到滴水观坊市来,看上去像是被流放了,其实不然。

    顾铨把他打发到这里来,不但让他守护水井坊药房,也让他听从展断的吩咐,成为顾小召的安全屏障。

    他做得很好。

    那段时间,即便顾小召躲进了滴水观,刺杀仍然层出不穷。

    在一次必杀的伏击中,聂曾广舍命救过顾小召。

    那是发生在五年前的事情,一群死士竟然将一架强弩分拆着带进了滴水观坊市,把它架在了水井坊斜对面的屋顶上。

    他们就这样潜伏在那间屋内整整半年,终于等到了顾小召出现在水井坊门口。

    随后,有些死士发起了必死的冲锋,将展断稍稍引开,这时候,屋顶上的强弩就发射了,一根五尺来长的弩箭电射而来。

    当时,聂曾广正好护卫在顾小召身侧。

    他帮顾小召挡开了那根弩箭,说是舍身相救并不为过,为了挡开那只弩箭,聂曾广的真气都被震散了,丹田受创,将息了大半年这才恢复正常。

    当时,聂曾广正好打通了四十处穴窍。

    他只要打通第四十一处穴窍便能突破到炼气境第二层,因为这件事情,足足往后拖了大半年方才成功。

    对于这样的事情,顾小召自然记得。

    在他看来,聂曾广这人能够信任。

    所以,他这次召集人手前来护卫,便让聂曾广带队,没有找别人。要知道,水井坊药房的护卫中,聂曾广只是副手,护卫首领是炼气境第三层的关龙兵。姓关的是两年前来的,那时候,顾铨已经和刘氏有了协议,不再有针对顾小召的刺杀。

    深吸一口气,聂曾广站起身。

    原本吊儿郎当的姿势没有了,脸上也不再有油滑的表情,一下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引得对面的张伯好奇地看着他。

    他裂开嘴,笑了笑。

    由于面色太过黝黑,笑容露出的牙齿也就白得发亮。

    “你听,蝉声没有了……”

    他对张伯轻声说道。

    张伯皱起了眉头。

    的确,蝉声没有了。

    四周的温度陡降,就像突然间跨入了冬季,知了那令人烦躁的鸣叫声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过。

    聂曾广闭上眼睛,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

    像是喟叹一般轻声说道。

    “好天气,正当杀人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