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九章 小无相决


    申时三刻,太阳斜斜地挂在空中。

    阳光落下,庭院一片金黄,带来秋日的丰腴。

    地面上,偶尔可见几枚枯叶,这表明冬天也快要来临。

    这里是顾小召位于第五大街的宅院。

    此时,宅院一改往日的冷清,多了一些人进进出出,隐隐有人声穿过树梢爬上墙头在巷子内飘荡。

    不久前,顾小召一行从第九大街来到了这里。

    那时候,顾小召答应了周世玉,说是要把她父亲周森从昏迷中唤醒。

    要想把周森唤醒,需要他施展一门秘法,这秘法来自少年小顾的记忆,第九大街所处的环境并不适合。再加上,他需要临时购买一些器具来布下阵法,故而,决定转移到这里。

    周世玉租住的那个地方太过复杂,顾小召也不放心她一个人继续住在那里,他劝说周世玉搬到这里来住。

    周世玉并未拒绝。

    现在的她,一心挂着父亲周森的状况。

    自己究竟是住在第九大街还是住在这间宅院?又或者是不是承了顾小召的人情,她并不在意。

    顾小召让随行的一个护卫去车马行租了一辆马车,自己和另外一个护卫用床板将周森抬到了大街上,随后,上了租来的马车回到了第五大街,把仍然昏迷不醒的周森安置到了后院。

    一阵忙活之后,申时左右,方才将所有的器具准备齐全。

    与此同时,他派人去水井坊药行那边传了个话,不多会,便有一批武士赶来此地,带头的是一个炼气境第二层的武者。

    施法的时候,顾小召须得心无旁骛,需要一批人护法。

    武士们守护在外院,虽然,说话交谈都压低了声音,却因为人多的关系,难免还是发出了一些声响。

    张伯和那个炼气境武者守在内院的门口,不许外人进出。

    整个内院只有顾小召、周世玉和昏迷不醒的周森,并无其他闲杂人等。

    三人都在顾小召的练功房内,整间屋子空空荡荡,没有箱笼、家具、屏风之类的陈设,正中间唯有一榻。

    昏迷不醒的周森就躺在榻上。

    在他四周,摆放着九九八十一盏青铜油灯,油灯装满了油,灯芯由白棉现裹而成。所谓白棉,乃是一种奇特的棉,不像普通的棉花那样长在地上,而是结茧在几丈来高的树上。

    白棉树喜阴,多长在阴气森森的坟地。

    点灯的灯油也非凡品,名为阴沉水,多生长在暗无天日的地洞之中,有些像地底喷泉,却可点火燃烧。

    此水燃烧起来之后,不仅不能取暖,周遭的气温反而会下降。

    平时,多用作超度亡灵做法事所用。

    九九八十一盏油灯按照周天星斗图围绕着昏迷不醒的周森摆设,一一点亮之后,屋内气温陡降。

    顾小召望着周世玉。

    很明显,周世玉对这些很是好奇,就算是符师施法,也没有这么多布置,不过,她一直在羽泉观清修,又失去了部分记忆,对此倒也没有多想。

    “周妹,我在施法的过程不容外界干扰,一会儿,你就守在门外,若有人闯进来,格杀勿论……”

    顾小召一脸严肃地说道。

    周世玉同样面色严肃,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随后,她瞧了一眼仍然昏迷着的父亲,猛地转过身,走出门去,打开门站在檐廊上,再回过头,将房门闭上。

    屋内重新暗了下来。

    顾小召深吸了一口气,表情郑重。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这个术法是否能成功。

    按照推算,应该有百分之八十几的把握,剩下的十几个百分点,就要看老天爷是不是能被自己成功地瞒过。

    他布下的阵法乃是还魂阵,一会准备施展的术法是引魂咒。

    在少年小顾的世界,妖魔鬼怪横行,和人类争抢着世界,在人类的聚居点外的荒野丛林,游荡着许多游魂和厉鬼。

    有很多厉鬼以吞噬人类的魂魄为生。

    故而,在那方世界,失魂症是一种很普遍的病症。

    所谓失魂症,顾名思义,是指人在某种因缘巧合之下丢失了魂魄,若非是被厉鬼当场夺了魂,只要在短时间内寻到少年小顾这样的道士,做一场法事就有很大的机会将失去的魂魄寻回来。

    周森服下的是专门针对神念的失魂散。

    也就是说,如今的他魂魄正一点点散去,当三魂七魄都离体之后,他就会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这种情况和失魂症比较类似。

    只不过,当顾小召瞧见周森的时候,他已经昏迷多日,魂魄也散得七七八八,要想让他重获新生,根本就没有可能。

    顾小召能做到的就是将周森逸散在外的神念暂时召回来,以便让他的魂魄稍微变得凝实,暂时恢复清醒。

    要做到这一点,还魂阵和引魂咒必须起到作用。

    在那方世界,还魂阵使用的灯油肯定不是阴沉水,灯芯也不会是白棉,不过,都是阴属性的物事。

    在顾小召看来,应该问题不大。

    就算不起作用也没有什么,它原本起的就是辅助作用。

    真正起作用的是引魂咒。

    引魂咒,须得以灵霄真决为根底,若是没有灵霄真决引动天地灵气,再是念诵引魂咒也是无用。

    这方天道对灵霄真决有着排斥,根本用不上。

    不过,顾小召修炼的是无限万象通明录。

    这时候,他识海中已然多了一段经文。

    经文的名字叫做小无相诀。

    海纳百川探气诀中的海纳百川可以将进入体内的异种真气化解,甚至能模拟出异种真气的频率波动。

    小无相诀的功用与之类似。

    运转这门功法,可以模拟出灵霄真决的灵力波动频率。

    无限万象通明录的无限便是这层意思。

    不管哪一种天道法则,它都完美适应。

    解开束发的发带,任由一头黑发披散在肩上,顾小召闭上双眼,脚下踏着禹步,歪歪斜斜地走着。禹步是那方世界做法事时必踩的步伐,传说和天上的星斗有关,所以又有着练虚踏斗的说法。

    天云界的星空和那方世界的星空全然不同,禹步多半没有作用。

    不过,法事有着独特的程序,顾小召没必要改变,也就一切照搬,若是有着道袍和桃木剑,这会儿也会用上。

    脚踏禹步之时,识海中,观想一轮明月。

    默诵小无相诀经文,引动天地灵气入体,将其转化为灵力,和施展灵霄真决时有着同样波动频率的灵力。

    果不其然,这种灵力波动并未受到天云界的天地法则排斥。

    若是他强行直接运转灵霄真决,这会儿多半已经吐血三升。

    最困难的一关已经过了,顾小召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

    随后,他微微张嘴,轻声地念诵起来。

    念诵的正是引魂咒的经文。

    静室内门窗紧闭,这会儿,室内却有风吹来,油灯的灯火在风吹拂之下微微摇晃,咒文声抑扬顿挫。

    周世玉站在门外,神情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