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七章 故人已老


    顾小召的神念如此强大,在体外形成了一道场。

    他能清楚地感受到空气中那些充满了各种负能量的念头,这些念头一旦沾染上来,就死死地纠缠着,有点像水鬼找替身一样,想要感染顾小召的神念,使其也堕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换成其他符师,这时候多半就会将神念收回识海,断然将那些被不良气息沾染的念头斩断。

    顾小召并未这样做。

    他的神念依旧在虚空中荡漾,不曾断开和红尘之海的联系。

    有着前世记忆的他非常清楚,无论你修炼武道、符道还是别的什么道,修炼的本质其实是修心,唯有将心神打磨得强大无比通灵剔透方才能谈及其他。

    以前,他并不知道这地方的存在。

    嗯,准确地说,他知道有这个第九大街,他只是不知道第九大街会是这般模样,对他而言,这里乃是难得的修炼场所。

    任凭自己外放的神念和那些念头纠缠牵扯,顾小召默诵经文,识海中,一轮明月升起。

    脚下则徐徐而行,紧随在周世玉身后。

    不一会,周世玉在一个破旧的院子前停下了脚步。

    围墙用石头胡乱堆砌而成,瞧着不甚稳当,似乎只要风稍微刮得大一些便会轰然倾塌。

    围墙也不高,四五尺的样子,个子稍高一点不需垫脚便能瞧见院内的情形,不大的院子有几个木架子,上面架着几根竹竿,竹竿上面搭着一些洗干净的衣衫,多为布衫麻衣,大部分都打着补丁。

    院门和围墙一样低矮,所谓的柴扉便是如此。

    周世玉轻轻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顾小召稍微弯了一下腰,随着周世玉走了进去。

    听到门响的声音,一个正在屋角劈柴火的中年大妈站起身来,她放下手中的斧头,搓了搓手,咧开嘴角,露出笑容,也露出了发黄的大板牙。

    “姑娘,你回来了……”

    随后,她瞧见了顾小召。

    这时候,顾小召身上穿着的仍然是滴水观上院弟子的制服。

    要知道,在这片地界讨生活,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滴水观,就算是在第九大街厮混的这些冒险者,他们的第一要务便是要认得滴水观门人的服饰。虽然,在第九大街这片区域,偶尔也只能见到下院弟子。

    像顾小昭这样来自上院的滴水观门人,他们很难得见。

    就算偶尔有出身第九大街的孩子成为了上院子弟,他们一家也会很快搬离第九大街。

    笑容像是僵硬一般停留在中年大妈的脸上,半晌,方才恢复平静,整个人变得拘谨起来,驼着背,弯着腰,低声下气地向顾小召问好。

    “这位公子,光……光临寒舍,不胜荣幸!”

    看来,她很少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也就有些结巴,一脸紧张。

    “这是房东丁大妈。”

    周世玉回头瞄了顾小召一眼,轻声说道。

    “丁大妈,你好。”

    顾小召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声好。

    “公子……公子爷,好!”

    一缕红云从丁大妈那张蜡黄的脸上掠过,她搓着双手,不晓得说什么才好,心情激荡之下,让她难以自己。

    要知道,若是于滴水观门人在道上相逢,丁大妈这样的底层人物唯有避让在道旁,低头行礼。

    那些家伙总是高昂着头走过,眼中根本就没有丁大妈这样的人物的存在。

    现如今,一个滴水观的正式弟子居然向自己问好。

    老天爷,这是真的吗?

    “丁大妈,我父亲怎样?”

    周世玉柔声问道。

    “姑娘,你父亲还是老样子啊!”

    听了丁大妈的回答,周世玉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阴暗起来。

    随后,她回头对顾小召说道。

    “随我来吧……”

    顾小召向丁大妈点点头,跟在周世玉身后绕过屋角,来到了一处偏房。

    说是偏房,其实是用木板靠着围墙搭就的两间简陋的屋子,进屋之后,眼前一片漆黑,需要适应一会,方才能看清屋内的情况。

    屋子不大,陈设非常简单,一桌一椅一榻……

    一个人躺在榻上,他身形非常高大,那张榻的长度却不够,于是,一双穿着芒鞋的脚就掉在木榻的边沿。

    那个人头发花白,脸上满是皱纹,面容枯瘦,整个人就像是一副套在衣衫内的骨架子,瞧着有六七十岁的样子。

    这就是周世玉的父亲周森?

    算算年龄,周森如今应该四十岁不到,正是武者的黄金年龄。

    为何变成这样?

    顾小召能够感受到了独属于周森的神念,只是,从这具身体上无意识散发出来的神念非常微弱,就像是蜡即将燃尽的烛火,随时都有着熄灭的可能。

    也就是说,周森命不久矣。

    深吸了一口气,顾小召对一旁呆望着父亲的周世玉说道。

    “周大叔,这是怎么啦?”

    “父亲,这是中了失魂散的毒……”

    周世玉淡淡说道。

    “失魂散?”

    “嗯,无药可救、伤及神魂的失魂散……”

    周世玉抬起头,扭头望向顾小召。

    黑暗中,她的双眼炯炯有神,像是两颗晶莹剔透的猫眼石。

    “之前,父亲让我送他回横断山脉,想要和母亲合葬,可是……”

    说到这里,周世玉的声音终于带着一些悲意。

    “我不但记不得母亲的样子,也记不得母亲葬在哪里,现在,只希望父亲大人能有片刻的清醒,告诉我母亲葬在哪儿……”

    “为什么?”

    顾小召有些吃惊。

    一开始,他就觉得周世玉有些不妥。

    只是,他还有着地球人顾心言的思维,不愿意追问别人的隐私,也就没有寻根问底打探对方这些年的经历。

    如今,听到周世玉连自己母亲的坟地在哪儿都不知道。

    难免有些吃惊。

    “说来话长……”

    周世玉叹了口气,给顾小召讲述了一段和她自己有关的故事。

    只不过,她的记忆有着残缺,这故事并不完整。

    在周世玉的记忆中,她能清楚记得的唯有十岁以后的经历。

    那时候,她在一家名为羽泉观的道观修行,道观的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道士,外人都叫她羽泉子。

    和周世玉一同修行的还有七八个年龄相仿的女孩。

    周世玉在羽泉观修炼的时候,父亲周森就在羽泉观前以种菜和打猎为生。

    所以,她有着父亲的印象。

    失去过去的记忆之后,周森有向她讲述她童年故事,想要勾起她的回忆,然而听在耳畔,她却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完全没有半点感触。

    并且,第二天她就会把周森说的那些忘个精光。

    只要是和过去有关的事情便会遗忘。

    说起来,这样的秘密周世玉不应该告诉顾小召。

    毕竟,对她来说,顾小召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然而,周世玉还是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她相信顾小召是找回自己记忆的关键钥匙。

    她没必要对他隐瞒什么。

    所以,她继续说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