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六章 贫民窟


    兰溪呈几字将滴水观下院包围着,宽约二十来丈的对岸便是坊市的所在,河面上架着几条宽阔的索桥连接两岸,除此之外,在河面上也有着一些渡船往来,运送占地面积较大的巨型货物。

    靠着河面的凤凰大街分东西两条,也是最为繁华的商业场所。

    与之平行的有着九条大街,每向外一层,市面便萧条了几分,到第九条街的时候,虽然也有酒肆、商铺,经营的物品却要低廉了许多,大部分是茶米油盐酱醋茶之类的生活必需品。

    另外,第九大街和第八大街一样,都以住宅居多,且没有经过太多的规划,多是一些临时搭建的小木屋,将木屋隔开的多是污水遍地的小巷,生活在这里的多是冒险者和他的家属。

    所谓冒险者,指的是那些没有背景的采药客、猎人、旷工……

    这两条大街其实并非滴水观的规划,而是人们自发扩建所来。

    前来滴水观坊市讨生活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需要地方睡觉,也就自己动手在坊市外搭建木屋,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规模。

    顾小召在坊市租的那间院子位于第五条大街的范围,在那里,偶尔还能看见门阀子弟的身影。

    一旦出了第五大街的地盘,就算是门阀子弟的禁区。

    天云界西南三国,贵贱之分极其严格,就算是在滴水观坊市亦是如此。

    滴水观坊市还好,在浦阳郡城等大城市,贵族和平民之间更是有着天渊之别,贵族所居住的坊市基本上自成一国,不许平民子弟踏足,一旦误入其间,就算是被射杀也是自找。

    贵族不事生产,他们不需要平民侍奉?

    他们不需要平民,他们有着无数的家奴和仆人。

    这些家奴和仆人世代都是他们的财产,子子孙孙,无穷无尽。

    拿顾家来说,一个算不上嫡系的顾氏子弟,一出生就有十来个下人围绕着他,这还算是简朴,换成以豪奢出名的卫家,这个人数还要翻上几番。

    贵族所在的坊市,贵族所在的庄园不许平民入内。

    平民居住的坊市贵族却有权进出,只是,出于某种奇怪的心理,大部分贵族都不会涉足平民居住区,就算不得不寻某个平民办事,也会让自己的家奴出面,不会亲自和平民接触。

    在贵族圈里有着这样的传言,说是和贱民们接触久了,血脉会变得不纯,日后,事事不顺,当有灾难降下。

    对此,不少人深信不疑。

    有着地球人顾心言记忆的顾小召自然明白,这是无稽之谈。

    他从未把自己当成那些高高在上贵族,当然,那些贵族也不会把他这个私生子当成同类人。就算是他承继了顾氏三房,有着凌云爵的爵位,多半也不为顾战歌等门阀子弟所不容。

    他也没有渴望对方接纳的愿望。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身份、血脉、地位皆不可靠,可靠的唯有手中之剑。

    一旦成就武圣,皇宫大院于他而言,亦不过是几间瓦房。

    所以,顾小召来了,随着周世玉来到了龙蛇混杂的第九大街,来到了这条那些门阀子弟连听都不想听到的卑贱之地。

    关于十岁前的记忆,在周世玉脑海中,仍然是一片空白。

    然而,她的直觉告诉她,面前的这个少年和以前的自己有着一些关联,若想要寻回十岁前的记忆,这个少年是一把钥匙。

    是的,周世玉想要寻回以前的记忆。

    之所以想要寻回以前的记忆,纯粹和她修炼的那门武道功法有关。

    周世玉修炼的是一门名叫红尘淡雨落的玄功,此门功法虽然是武道法门,对于神念的修行却非常讲究。

    这是一门奇门秘法。

    修为的精进是以记忆为代价。

    红尘淡雨落共有十三层,每踏入一层,周世玉便会遗失一段时间的记忆,现如今,她的修为是第三层的巅峰,只差一步踏入炼气境,付出的代价却是,遗失了十岁以前的记忆。

    此时,只要她轻轻推开那扇门,便能踏入第四层,成为炼气境武者。

    然而,这一步她却迟迟不敢踏出。

    她不知道这一步踏出之后,自己又将遗忘一些什么。

    若是失去了所有的过往,自己还是自己吗?

    师傅羽泉子曾经说过,若是在突破到炼气境前能够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那么,便可逆运红尘淡雨落功法,以后,不再有失去记忆的担忧。

    据说,这才是红尘淡雨落的正确修炼方法。

    可惜,要做到这一步可谓是难比登天,至少,在羽泉观的记载中,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

    自己能够做到吗?

    遇到顾小召,是幸还是不幸?

    周世玉心中很是矛盾。

    当顾小召说要送她回家,顺便拜访她的父亲周森时,她没有出言拒绝。即便,听着顾小召讲述的那些少年往事,就像是听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一般,在她心中没能掀起一丝微澜。

    就像先前一见到此人,听到此人的名字所引起的激动乃是幻觉一般。

    不管怎样,周世玉还是想试一试。

    为了找回以前的记忆,她想尽了办法,也历经无数次的失望。

    希望这个人不会让自己再一次失望?

    她沉默着向前而行,在弯弯曲曲的巷弄穿行。

    顾小召跟在她身后,在顾小召身后两三丈开外,跟着两三个水井坊药行的护卫,这些护卫只有炼体境的修为,护卫谈不上,也就当当肉盾以及跑腿而已。

    一路行来,路面满是污水。

    随处可见人们丢弃的垃圾,偶尔还能在墙角瞧见一些黄白之物,臭气更是弥漫在沿途,随风四处飘荡。

    “你住在这里?”

    顾小召的眉头轻轻皱起。

    周世玉默默地点了点头,她扭头望了对方一眼,顾小召虽然皱着眉头,眉宇间却没有厌恶之色,表情一如既往地淡定。

    身为炼气境武者,臭味什么的对顾小召没有影响。

    如今的他,虽然做不到完全用穴窍来呼吸,屏息一个时辰完全没有问题。

    污浊的地面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就算是从污水上面走过,只要运转真气,那些污水连他鞋底都无法打湿,更不要说鞋面。

    对他真正有影响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弥漫在四面八方无所不在的暴虐、绝望、哀伤的各种念头,生活在这里的往往是最底层的人物,拼命地挣扎着求存,他们对生活的愿望很简单,活下去且尽可能地活得好一些。

    所以,这里的红尘之气偏向于毁灭。

    现实世界并没有给了他们多少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