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五章 虎头蛇尾


    “顾小召!”

    几步外,传来一声惊呼。

    赵如风猛地从座椅上站起来,由于太过慌乱,将茶几上的茶盏带到,掉落在青砖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他的衣襟下摆满是茶水,不过,这时候,他全然顾不上。

    “顾小召,你……你怎么在这里?”

    赵如风手指着顾小召,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顾小召带给他的阴影太大了。

    那一次,他纠众欺负顾小召不成,反被顾小召欺负,不得不在溪水里去洗了一次澡,当天,也没有参加双照堂的小考。

    他原本计划寻几个好友或者花钱雇一批好手第二日去寻顾小召的晦气,然而,第二天却得到了顾小召越境挑战干掉了马千军的消息。

    这个计划也就行不通了。

    他寻思,要想报仇,炼体境的武者是指望不上,须得从长计议,花大价钱雇几个炼气境武者出马才行。于是,他派人寻了一些不得志的炼气境武者,准备趁顾小召外出时在坊市附近伏击对方。

    人手差不多都已经雇好,也交了定金。

    这时候,事情又起了变化。

    顾小召不但踏入了炼气境,还在大比的时候击败了公认的天才人物顾战歌,获得了进入上院修行的资格。

    于是,计划彻底泡汤。

    那些被他雇来的江湖人物可以伏击下院的顾小召,他们却不敢伏击进入了上院的顾小召,一旦进入上院,顾小召便是滴水观的正式弟子。

    伏击滴水观的弟子,别说能不能打赢,就算能打赢,他们也不敢去做。

    那之后,赵如风就歇了报仇的心思。

    没想到,冤家路窄,居然在这里见到了顾小召。

    一开始,赵如风有些惊慌失措,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报仇机会。

    顾小召居然和卫南这个混世魔王杠上了,大妙啊!

    “哦,你就是顾小召?”

    卫南眯着眼睛盯着顾小召,脸上依旧笑眯眯的。

    “不错,我就是顾小召!”

    顾小召的表情有些淡然,没有半点凝重,也没有丝毫的轻浮。

    顾小召?

    周世玉轻轻念着这三个字。

    这名字让她觉得莫名的熟悉,然而,她实在是记不得,一旦细想,头疼欲裂。

    周世玉修炼的功法非常奇异,每精进一层,便会失去一段和过去有关的记忆,如今,已然失去了十岁以前的记忆。

    这顾小召,难道是自己儿时认识的人?

    她忍不住这样想。

    “你就是那个把我那个臭屁的表弟顾战歌击败的顾小召?”

    卫南轻轻摇着折扇,脸上的笑意变得神秘起来。

    昨天,他前往滴水观拜访表弟顾战歌,却没有见到人,天柱峰的人传话说顾战歌正在闭关修炼,无暇见人。

    昨天晚上,他在赵如风那里知道了顾战歌在擂台大比上惨败的消息。

    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的他那时候非常开心。

    他知道,自己这个表弟一向看不起自己,就连自己那个天才大哥,他大概也是不服气的。毕竟,十几岁就修炼到了炼气境第二层的家伙,有着足够的资格骄傲。当然,晓得这样臭屁的家伙也会吃瘪,他也有开心的权利。

    “啪!”

    卫南收起折扇,用扇头指着一旁默然站立的周世玉。

    “这小妞,你喜欢?”

    顾小召有些不明白这家伙的脑回路,他不知该怎样回答,唯有沉默不语。

    “呵呵呵……”

    卫南大声笑了起来。

    “英雄救美啊!英雄救美……”

    随后,他往后退了半步。

    “话本小说也不全是荒谬之言,这世界上,还真的有英雄救美……不过,本公子不开心,本公子居然成了反面角色!”

    就在他大笑之际,一个身着灰色布衫的中年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侧。

    顾小召眯着眼睛,盯着那厮。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激发了照雪观。

    那个中年人是个好手,在对方身上,顾小召感受到了类似展断的气息,这家伙应该是卫南的护道者,起码有着炼气境第四层的修为。

    他倒不怕对方发难,毕竟,这里是滴水观的地盘。

    只要他发出信号,坊市的巡护队就会赶到,何况,在坊市坐镇的是一位先天高手,在先天高手面前,卫家的背景也算不了什么。

    “高叔,莫要紧张。”

    卫南笑着向自家的护道者摆摆手。

    “我只是和顾小兄弟话话家常,我很想知道,你是怎样教训我那个臭屁的表弟的?哦,说起来,他还是你堂兄哟……这样的话,你我也算是转弯的亲戚,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

    卫南的双眼发亮。

    “至于这个女子,既然老弟你喜欢,君子不夺人所爱,做兄长的便让给老弟了,用不着道谢,有时间,你陪为兄喝两杯可好?”

    顾小召掌握不了卫南的谈话节奏。

    那家伙自说自话的样子让他无法回应,这种类型的家伙,他还是第一次得见,完全没有打交道的经验。

    顾小召不想随着对方的节奏而走,也没有虚以为蛇的意愿。

    他唯一的回应就是沉默。

    他的目的很简单,不允许对方肆意妄为,不许他伤害到身后的这个人,只要达到这个目的就行了。

    对方愿意胡说八道是对方的事情,他无需理会。

    见顾小召对自己的说话没有回应,卫南却也不见丝毫尴尬,他笑了笑,仍然是自说自话的节奏。

    “既然老弟没有时间,那就下次再聚哦!”

    说罢,他向顾小召抱了抱拳,不带丝毫留恋地转过身。

    “哗啦!”

    卫南打开折扇,摇了摇,朗声说道。

    “我们走!”

    随后,一行人便离开了。

    水井坊的掌柜和众伙计这才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卫南一行的阵势太过浩大,他们难免会有些担心。

    顾小召缓缓转过身,目光温和地望向周世玉。

    内心深处就像有电流掠过一般,有着强烈的震荡,然而,却一点也没有通过外部的表情显现出来,他控制得非常得当。

    周世玉抬起左手,将额头飘散的刘海撩开。

    她微蹙眉头,眼神有些迷惘。

    “周世玉……”

    顾小召脸上带着微笑,轻轻唤道。

    “嗯!”

    周世玉轻轻应了一声。

    她仍然记不得对方,然而,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像浪潮一样不停地拍打着她的心房,这种感觉让她不知不觉中卸下了防备。

    她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