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四章 冲突


    在民间流传的话本小说中,总有些情节与现实相违背。

    卫南翻阅过好几本话本小说,在那些小说中,贵公子们总喜欢当街调戏民女,民女们拒绝的姿态总是那么毅然。半途,总有大侠出面,痛打贵公子的狗腿子们,教训了一番贵公子,最终,赢得美人归。

    每次看到这样的情节,卫南难免笑得开心。

    这纯粹就是臆造。

    就算像赵如风这样的纨绔都不会在大街上调戏民女,他们若是想要女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这样做影响不好。

    一旦让族人知道他们和贱民发生关系,他们在族中的名声和地位都会下降,很容易处处遇到杯葛。大家族宁愿养的子弟是废材,也不愿意在他们的血脉流传中沾染上低贱之人的血统。

    说实话,市集上哪里有那么多漂亮得能让这些公子哥们欲罢不能的民女?

    就算是有,就算他们完全动心了,这些家伙也不会当街调戏。

    正常的做法很简单,他们会派一两个狗腿子跟在那个民女的后面,了解对方的家庭底细。之后,派心腹前去和那家商议,花上一笔钱将女子买下,安排在外室,时不时自己便会去聚一次。

    有人说那家或许会不情愿,不愿卖女求荣。

    嘿嘿!

    卫南只能说有这想法的人未免很傻很天真。

    这便是大多数贵族的做法,他们只会悄悄地和寒门或者贱民的女子发生关系,决计不会弄得满城风雨,成为其他贵族的话柄。

    不过,卫南是一个异类。

    他最喜欢的就是在大街上调戏那些民女,一点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在巴南郡的门阀子弟中,他有着浦阳之鸦的外号。

    此鸦便是食腐的乌鸦,这外号是调笑他饥不择食,口味太过奇葩。

    在民间,卫南的风评却不算差。

    要知道,每一天都有一些人在他家门前打探,花钱从下人那里得到他出门要走哪几条街的消息之后,那几条街上,也就免不了出现一些质素不错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将和他在路上偶遇。

    这些女子其实是在等候着卫南的调戏。

    一旦被卫南看上,就算没有强抢上马,仅仅是出言调戏几句,女子也会身价百倍,成为某些寒门公子迎娶的目标。

    所以,卫南瞧见那些话本小说的描写才那般开心。

    就像是在看民间笑话一般。

    他几乎没有遇到过能够拒绝自己的人,就算是拒绝,那也是欲拒还迎,又或者是不清楚他卫家公子的身份,一旦了解他的身份之后,表情总会变得有些尴尬,既想维护自尊又想投怀送抱,搞得他自己也尴尬起来,索然无味。

    这里不是浦阳,眼前这个女子应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吧?

    如此,征服起来才够味啊!

    卫南挡在了周世玉跟前,不说话,右手摇着折扇,笑眯眯地盯着她。

    周世玉站在货架前,微蹙眉头。

    面前摆放着两种补血剂,一种价钱便宜,补血的效果多半也便宜,另一种补血效果非常不错,价钱却未免昂贵一些。买了贵的补血剂,也就没有余钱去买金疮药,此次进山,最好还是备一些金疮药为好。

    在她咬着嘴唇难以决断之际,卫南出现在一侧,挡住了光线。

    她抬起头,有些疑惑地望着卫南,右手下意识地握着刀柄上。

    卫南往后退了半步,依旧面带微笑。

    “姑娘,你想要什么?”

    面对卫南的温言询问,周世玉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她转过身,向别的货架行去,决定放弃购买补血剂。

    这时,卫南往一侧跨了两步,挡在了她身前。

    “姑娘,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周世玉停下脚步,侧着身子,警惕地盯着卫南,一副随时拔刀的姿态。

    “姑娘,不用紧张,本公子没有恶意,只是怜惜姑娘罢了,原本是富贵娇花,奈何生于荒郊野岭,太过可惜了……”

    说罢,卫南挥动折扇,指向左右两排货架。

    “姑娘想要什么丹药,本公子可以全部买下,就算是想要这间药行,只要你开口,本公子双手奉上!”

    卫南的声音在室内回荡,铿锵有力。

    听到这句话,赵如风忍不住挥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说实话,他感到很尴尬。

    早就知道这卫公子行事荒诞,喜欢一掷千金,原以为是谣传,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这家伙比传说中还要荒唐。

    妞可不是这样泡的!

    赵如风所在的赵家不过是卫家的附庸,这种情况,他也不好说什么,唯有沉默着在一旁看戏。

    “呛啷……”

    一声脆响,周世玉抽出了腰间的弯刀。

    哪里来的疯子?

    这是她心里的说话。

    “哟,小辣椒,我喜欢!”

    卫南见状,不怒反笑。

    他摇晃着折扇,向前行了一步,恰好踏入周世玉能感受到的安全范围,气机牵引之下,周世玉要嘛后退,要嘛就只能动手。

    就在卫南的鞋底堪堪落下之际,周世玉的瞳孔中多了一丝冰霜,刹那间,全身都像是被寒气笼罩一般。

    卫南脚尖落下之际,便是她出刀之时。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挡在了她身前,隔绝了她和卫南之间的气机牵引。让她觉得奇怪的是,对方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画下的安全范围内,她却没有丝毫的警觉,外放的气机也不曾被其牵扯。

    周世玉往后快速退了几步,她抬头瞧见了他的侧脸。

    那张脸如此陌生,却又如此熟悉。

    似乎在哪儿见过他,就像这间店铺一样。

    十几天前自己偶尔来到这里,店铺的气息便给了自己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不,今天又忍不住来到了这里。

    其实,她一向只在那些地摊购买丹药,很少到这样的药行来,毕竟,药行的丹药要比地摊上的昂贵许多。

    “这位客官,本店谢绝一切冲突……”

    那人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同样既熟悉又陌生。

    周世玉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紧紧地握着刀柄,一股强烈而又陌生的情感在心间流淌,这感觉让她激动之余又让她害怕。

    她唯有紧紧地握着刀柄,就像是握着自己十五年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