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三章 卫阀二公子


    人的性情有着差异,有时候是天生的,后天的环境也无从将其改变。

    寒门弟子自然有着许多性情坚毅的家伙,比如马千军、比如顾闯、顾飞扬等人,他们一旦抓住机会就会努力修炼,恨不得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

    他们很清楚,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唯一能做到的便是,不把自己这条命当回事。

    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自暴自弃的家伙。

    一开始,他们或许是抱着雄心壮志前来滴水观下院修行,怀揣着成为某个偶像的梦想。

    比如开创了滴水观一脉寒门出身的祖师爷,比如现如今支撑着蜀国王庭的贫民出身的国师纳兰真人……

    然而,当他们和那些门阀子弟一起修行时,却发现世界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

    无时无刻,他们都在遭受着打击和挫折。

    那些豪门弟子每天都可以浸泡药浴,吞食丹药,他们所获得的配给却只有那么多,还不如对方的零头。那些家伙一出生就有药师调养身体,根骨也比自家要好。对比之下,彼此很快就分出了高下。

    这时候,意志不坚定的家伙们多半会选择放弃。

    有人离开,也有人成为了对方的狗腿子,期盼有一日能被那些门阀弟子看重,被他们收为家奴。

    寒门弟子如此,门阀子弟呢?

    他们中间一样有着差异。

    有些人即便资源丰厚根骨傲人依然以一种自虐般的态度在修炼,这些人物中,以许东阳、顾战歌、司马青衫等作为代表。

    他们修炼的艰苦程度一点也不比马千军等人逊色。

    这些人中间,有的人目标远大,想要飞升上界,渴望领略更高一层的风景,这类人以许东阳为代表;有的人则是自感责任重大,想要扛起整个家族,故而需要强悍的力量,不许自己有半点懈怠,这类人以司马青衫为代表;还有一种便是纯粹的武痴,或是好胜心太过强烈,顾战歌便是这类人……

    当然,就像寒门子弟中有着太多自暴自弃的家伙,门阀子弟中,却不乏只想游戏人生的纨绔少爷。

    赵如风就是这样的家伙。

    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开无遮拦大会,最好是夜夜笙歌,无聊的时候顺便欺负弱小,在欺负弱小的过程中感受到快意。

    他之所以如此,原因只有一个。

    一个字懒!

    他喜欢享受、不喜欢受苦。

    若是吞下一颗丹药,他就能成就先天,又或是浸泡一次药浴,就可以成就法相,那么,他多半会去做。

    若给他一个机会,只要他一个人能够走出横断山脉,成功到达山外面的兰溪大平原,他就可以破界飞升。

    这家伙多半都不会答应。

    赵如风小心翼翼对待着的这个叫着卫南的公子哥也是个纨绔,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没有什么错。

    和赵如风不同,卫南成为现在这样并非害怕受苦。

    这是因为他有着一个天才的大哥,三十岁出头就已经是炼气境中期的卫东,其修炼的玄雷罡煞乃是少有的异种罡煞。

    雷属性的真气同级之下堪称无敌。

    前两年,浦阳卫家各房的族老在宗祠议事,确定了卫家的二十三代家主,那就是他的大哥卫东。

    从那以后,卫南就变成了一个纨绔。

    有人认为他是在自保,故意做出这幅样子免得受到大哥的猜疑,实际上,心里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不过有着这样想法的人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明白,他那个大哥卫东眼里根本没有他这号人物的存在,二十岁才靠着大量丹药踏入炼气境的他,终生无望炼气境中期。

    所以,卫南无需用那种手段来自保。

    在那些人看来,卫南之所以如此,无非是一种绝望。

    如今的他广交朋友,四处游玩,往往一掷千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对了,顺带说一句,卫南的小姨嫁给了顾氏长房,顾战歌的母亲便是卫南的小姨,也就是说卫南是顾战歌的表哥。

    他这次前来滴水观,是要进山完成一次家族试炼,顺便也拜访一下表弟顾战歌。

    大部分豪门世家,对于嫡系子弟的培养都非常严格,每一阶段,那些子弟都会参加一次家族试炼,这样做,是不想后辈堕落,以免家道中落。

    卫南的试炼很简单,进入横断山脉猎杀一头金眼猞猁。

    之所以说是简单,是因为他身边不但有着两个炼气境的护卫,还有一个炼气境中期的护道者。

    有着这些人帮助,区区一头金眼猞猁算不得什么。

    所谓家族试炼其实应该一个人完成,只不过,身为一颗被家族放弃的棋子,家族对他要求也就没有那么严格。

    就算他纠众前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真要让他一个人去猎杀金眼猞猁,反而证明家族还不曾放弃他。

    此次进山,卫南带齐了装备,丹药什么的早就准备齐全。不过,保险起见,到了滴水观之后,他还是决定多购买一些丹药。

    说实话,他真的很是怕死。

    卫家和司马家不对付,虽然司马家开设在坊市的药行质量一向最佳,卫南也不会前去帮衬对方生意。

    在赵如风的介绍下,他来到了水井坊。

    水井坊隶属顾家三房,却没有正大光明地打出顾家的招牌,因此,赵如风并不知道这是顾小召的产业。

    他们一行一看就是很有背景,胡掌柜也就亲自出面招呼。

    伙计们端了几张紫檀椅子前来,卫南等人落座,掌柜又派人送上了香茶,茶是一等一的好茶,产自江州郡清溪沟的清溪茶。

    至于购买丹药一事,自然有手下出面扫货。

    这时候,卫南的视线落在了正在挑选丹药的周世玉身上。

    他的表现如此明显,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这个小妞有啥好看的?黑黢黢的一张脸!”

    赵如风有些不解地说道。

    卫南笑了笑。

    “赵老弟,你不懂!”

    周世玉虽然用染料涂抹面容,遮掩住自己的容颜,然而,她这种手法却躲不过有心人的目光。

    卫南阅人无数,一眼便看穿了她的伪装。

    年少的时候,在修炼之余他喜欢在画纸上涂抹两笔,对于丹青很是有一手,尤其擅长画人物,嗯,准确地说,尤其擅长画美女。

    周世玉是难得的美女。

    谈不上倾国倾城,却胜在自然野趣。

    卫南喜欢美女,尤其喜欢征服美女又将其抛弃的感觉。

    一想到这女子被他征服,变得对他百依百顺之后却又被他抛弃后的场景,卫南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他站起身,摆摆手,示意赵如风等人不要跟着。

    随后,他向着周世玉行去。

    柜台内,顾小召面如止水,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