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二章 往事


    自从得到前世记忆之后,顾小召的记忆力就变得非常强悍,在那个小渔村他只生活了一天多,然而,那一天多的一切他全都记得清清楚楚。

    在望着周世玉的此刻,他鼻间似乎缭绕着小渔村特有的那股鱼腥味,仿佛仍能感受到晚风、夕照、霞光……

    那一天,顾小召将自己的遭遇没有丝毫隐瞒地告诉了周森。

    那时候,他虽然没能找回前世的记忆,却也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他知道,仓促之间编造谎话根本瞒不过对方,只能惹得对方反感,这种情况下,倒不如孤注一掷,看能不能得到对方的帮助。

    幸运的是,他赌对了!

    周森认识不动如山任怀庆。

    任怀庆是双照堂的教习,而周森就是在双照堂内修行,虽然,任怀庆或许对他这样的弟子没有多大的印象,他却记得对方。

    听了顾小召的话,周森很快就有了决断。

    只不过,一时间却走不得。

    兰溪之水冰寒入骨,顾小召虽然被周森从河里捞了出来,却也浸泡了许久,身体根本顶不住,当晚,就发起了高烧,不良于行。

    发烧期间,都是周世玉陪在顾小召身边,陪他说话,喂他食粥。

    小女孩见识有限,说的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现在回想起来,顾小召也有些脸红,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何那么开心。

    然而,他的的确确能体会到那时候的心情。

    那是他十几年的人生中难得感受到的安宁。

    在如今的顾小召看来,那时的他之所以会有那样的感觉,和他一直颠沛流离朝不保夕有关。那样的生涯自然很难和同龄人交朋友,一直以来,他都是寂寞的。而在那一刻,一个四五岁小姑娘的热情却融化了那种寂寞,让他有了某种期盼。

    他所期盼的,无非是不再孤独。

    当然,如今的顾小召没有了那种期盼。

    得到前世记忆的他非常清楚,要想成为真正的大人物,孤独是最基本的条件,在群体社会中抱团取暖,那是弱者的象征。

    当初,紫霞真君要不是没有自己这个拖累,就算不是七杀天尊的对手,也可以借石碑的力量逃离。

    然而,当初为了救活自己,紫霞真君舍弃了石碑,让其和顾心言的神魂相连,让石碑成为自己的本命法宝,护着自己不被九重天的天道抹杀。

    当大战来临之际,她却无法利用石碑的力量。

    最终,只能舍弃性命,换来自己的新生。

    前车之鉴,不得不防啊!

    这便是顾小召迟疑着没有和周世玉相认的原因,对方的面貌虽然有着改变,散发出的神念却是独一无二的,曾经何时,他怀念着这样的气息,也曾经为对方的离去而黯然伤魂。

    然而,有时候相见不如不见。

    顾小召继续陷入回忆之中。

    第二天,周森带着顾小召的随身玉佩离开了小渔村,前往滴水观坊市,那几天,任怀庆都会在水井坊等候。

    周森识得任怀庆,也就不怕联络不到。

    顾小召身子骨好了点,便跟着周世玉在小渔村疯跑,周森和左邻右舍已经打了招呼,说顾小召是他的一个表侄。

    如果像话本小说中那样,这时候,多半会有追杀者上门。周世玉和顾小召也就躲在某处密室之中,对方步步紧逼,威胁渔村中的渔夫说出了密室所在。随后,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周森带着援兵赶到。

    一阵激烈的搏杀之后,坏人被杀死,好人获得胜利。

    然而,现实没有这么多偶然。

    当天晚上,周森带着任怀庆和展断等人来到了小渔村,顾小召顺利脱险。

    之后,周森一家也搬离了小渔村,来到了坊市上居住,展断给周森在水井坊找了个事情来做,让他负责看守制药坊。

    这时候,距离滴水观下院大开山门招收弟子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这三个月,应该是顾小召感到最快乐的时候。

    他有了同伴,虽然,这个同伴只是一个五岁多的小女孩。

    一直以来,他都像个小大人一样,也只有在周世玉面前,他才难得地拥有了童心,时不时体会到了一种名为开心的情绪。

    为一些简单的事情开心,比如某句话、某个微笑、某次沉默、某次争吵、某次你追我赶……

    然而,好景不长。

    三个月之后,他进入了滴水观下院修行,不得不和周世玉分开。

    虽然不舍,他却没有大呼小叫,说什么自己不要修炼的胡话,他非常清楚,他必须通过修炼获取力量,如此,才能够真正主宰自己的人生。

    他暗暗发誓,在周世玉九岁的时候,自己要引对方进入下院修行。

    然而,当他度过三个月的新生期,走出下院来到坊市时,周森一家却离开了滴水观,不知所踪。

    那一刻,他心若死灰。

    但是,顾小召并未暴跳如雷,他把所有的情绪都压制在心中,通过一些闲话旁敲侧击向展断打探消息。

    他这才知道了周森的故事。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顾铨给了周森一个承诺,以此报答对方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在顾小召进入滴水观下院不久之后,周森兑换了这个承诺。

    随后,他带着周世玉飘然远走,不知所踪。

    在顾小召看来,他应该是前去浦阳城,找上官无相寻仇去了。

    也不知道自己父亲给了周森什么承诺,就算周森在父亲的帮助下报了血海深仇,多半也逃不脱上官家族的追杀。

    周世玉的命运如何?

    可想而知。

    那段时间,顾小召内心无比暴虐。

    最终,他还是控制住了这种暴虐,他非常清楚,这种暴虐的情绪对修行有害,不知何时,就会变成自己的心魔。

    当然,这一刻,心魔将不复存在。

    周世玉居然活着!

    这几年,也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

    为何这般装扮?

    周森呢?

    究竟有没有报了杀妻之仇?

    顾小召深吸一口气,他站起身,终究还是按捺不住想要向正埋头观察货架上那些丹药的周世玉打招呼。

    七年前,水井坊就存在了。

    那个时候,周世玉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她今天出现在这里,总有缘由。

    是想要寻找自己?

    就在顾小召将要走出柜台之际,店门外,传来了一阵战马的嘶鸣声,一群人出现在了水井坊的门口。

    大部分武士装扮的壮汉留在了店外,分别站立在两侧,目光凶狠地瞪着街上来往的行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势。

    走进店铺的只有四五人。

    “卫兄,小弟岂敢欺哄卫兄,这家店铺虽然不出名,丹药的药效却是这个……并不比司马家的药行差!”

    说话的家伙顾小召认得,就是那个被他吓得跳河的赵如风,浦阳赵家的纨绔子弟。

    那个被他叫做卫兄的年轻人,身着锦衣华衫,腰悬佩剑,冠上镶着的一颗明珠足有鸽蛋大小。

    这明珠并非简单的装饰品,一股灵力在那玩意上面隐隐流动,应该是一枚法器。

    如此豪奢,当是某个豪门贵公子。

    顾小召没有走出柜台,而是重新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