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一章 青梅


    七年多以前,展断带着一些武者护送顾小召沿着水路前往滴水观。

    那一年,他九岁多。

    那一年,这个名叫周世玉的小姑娘只有五岁。

    表面上,父亲顾铨把顾小召送入滴水观是为了武道修行,实际上,是为了避祸。和王室有着牵连的滴水观对益都刘氏一点也不鸟,也只有在远离红尘人间的横断山脉,才有可能躲过那个可恶的老女人层出不穷的追杀。

    当然,和以往一样,这个消息暴露了。

    随后,好几个炼气境武者带着一大批甲士追了上来,双方在兰溪下游交锋,一时间,血流成河。

    快要踏入滴水观地面时,顾小召和展断失散了。

    当时,展断一人挡住了三个炼气境武者的围攻,吸引了对方最强大的武力,有两个炼体境大圆满的卫士带着顾小召继续向滴水观逃去。

    整个计划很简单,展断挡住追兵,那一边,顾小召只要能逃进滴水观坊市的范围,顾铨的好友不动如山任怀庆便能出面接应。

    然而,在距离坊市还有几里左右的河面,事情有了变化。

    其中一个护卫早就被刘氏收买了,也是他把顾小召准备进入滴水观的消息泄露给了刘氏。

    这厮原本想一直潜伏下去,故而,一路上的表现和以往并无区别,甚至,还动手杀了本方的一个甲士。

    但是,眼看顾小召就要逃脱追杀,他无法继续潜伏。

    他非常清楚那个恶毒女人的能量,自己若是任由顾小召逃入滴水观,不管他先前立了多少功劳,这一次,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在小舟上暴起发难,一刀捅死了对他丝毫也没有防范的同伴。

    就在他准备对顾小召下手之际,反应很快的顾小召跳下了小舟,即便知道兰溪河水冰寒刺骨,即便知道水中有着许多类似食人鱼的鱼怪,那一刻,顾小召仍然没有丝毫犹疑。

    当时,只要他稍有迟疑,多半凶多吉少。

    顾小召很幸运,没有遇到鱼怪,在陷入昏迷之际被一个渔夫用渔网打捞了上来。

    那个渔夫三十出头,他就是周世玉的父亲,也就是在渔夫的家中,顾小召才第一次见到了周世玉。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那是一个秋日的暮晚,橙红色的霞光从木屋开着的窗照射进来,随之而来的是略带鱼腥味的河风。

    窗外,渔网搭在架着的几根竹竿上,随风轻摆。

    顾小召从昏迷中睁开眼。

    第一眼瞧见的便是周世玉的脸,那会儿,她坐在窗边的小木桌旁,手撑着下巴驻在桌面上,脑袋一浮一沉,打着瞌睡。

    霞光落在她半边脸上,漾起一道橙红色的光晕。

    那一刻,他心中甚是安宁。

    他静静地躺在榻上,没有说话,没有询问自身的处境,只是沉默地望着那个打着瞌睡的小女孩,半天无语。

    直到周世玉的父亲入内,这沉默才被打破。

    周森是一个渔夫,三十出头,炼体境大圆满的修为,以捕杀兰溪河中的银鱼为生,银鱼也算是鱼怪的一种,喜群居,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因其有着补血的奇效,是某味金疮药的药引,也就成为了武者们捕捉的对象。

    在滴水观坊市附近,像周森这样以捕鱼为生的渔夫为数众多。

    周森的老家在千里以外的江州郡,他出身寒门,家中行的是商贾之道,年少时,被人引荐进入了滴水观下院习武。

    然而,和大多数寒门弟子一样到了二十岁之后,他不曾踏入炼气境,也就无法进入上院修行,不得不离开了滴水观。

    对此,他没有半点怨念。

    他在那里得到了比成为炼气境武者还要让他觉得满足的收获。

    他认识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是本地人,父母亲都是下院的杂役,她也在滴水观下院做事,做一些缝补和清扫的杂事。

    他娶了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也就是周世玉的母亲。

    这件事让他和周家断绝了关系。

    在贵族门阀眼中,江州周家什么都不是,在江州周家眼中,家仆出身的贱民们同样什么都不是。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这便是世界的真面目。

    从那以后,周森就留在了横断山脉,一家人过着清寒的生活,他不想大富大贵,只想一家人安安乐乐地活下去。

    这个愿望似乎不难实现。

    他好歹也有着炼体境大圆满的修为,和那些采药客猎人相比,修为也不算差,何况,在下院修行的时候,他有一些交好的师兄弟踏入了炼气境,成为了真正的武者,有的甚至在上院执掌了一些小小的权柄。

    有着那些人关照,他的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没多久,周世玉便出生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周世玉三岁的时候,位于巴南郡郡城浦阳的紫气东来阁派了一大群武者前来滴水观拜山。

    说是拜山,其实和挑衅差不多。

    那时候,周森的夫人仍然在下院做杂活,牵扯进了某次冲突。

    某个紫气东来阁的弟子和滴水观弟子私下较量,当时旁观者甚多,不知道为什么打出了真火,单挑变成了混战。

    混战中,不通武技的她被某个紫气东来阁的弟子误伤致死。

    直到第三天,周森才得到了这个讯息。

    那个时候,紫气东来阁的那群人已经离开。

    就算是没有离开,他也做不了什么,那个误杀自己夫人的家伙是炼气境武者,他若是找对方报仇,亦不过是死路一条。

    至于滴水观出面为自己夫人讨公道,这样的想法只是个笑话。

    即便滴水观的老祖出自寒门,即便滴水观以有教无类作为门派精神,他们也不会为区区一个杂役的死向紫气东来阁开战。

    误杀了一个杂役,那个紫气东来阁的弟子不仅没有物质赔偿,就连道歉的一句话也欠奉,在那厮心中,或许还有些愤怒,觉得被贱民的血脏了自己的手。

    从关系不错的朋友那里,周森晓得了仇人的名字。

    上官无相,阆中郡上官家的嫡系子孙,炼气境第一层修为……

    他没有前去紫气东来阁的驻地莆阳城寻仇,就像放弃了一般仍然在兰溪河面上当他的渔夫。

    他还要养活他和她的孩子。

    当然,那个时候顾小召还不晓得那么多。

    那个时候,顾小召只知道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以打鱼为生,中年丧妻,有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

    关于周森的这些故事,这件事情过去几年之后,他才从展断那里有所了解。

    那时候,周森一家已经离开了横断山脉,不知所踪。

    如今,在这里重遇故人。

    一时间,顾小召心中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