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十章 来客


    检查账簿原本是一件枯燥而漫长的事情,不过,对顾小召来说却是小菜一碟,神念强大的他可以一目十行,一本账簿半柱香的时间就能扫完,更何况,他能感觉到一侧站在的掌柜的话是真还是假。

    账簿没有什么大问题,就算有些小纰漏,顾小召也不想追究。

    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他懂。

    他的梦想可不是成为大富豪。

    他的理想是站在万界的巅峰,号令众生,永生不灭,所以,不会在这些小事情上浪费精力。

    水井坊的生意还算不错。

    位于坊市西南的兰溪大街非常热闹,水井坊的位置虽然不太好,却也算不得偏僻,再加上药行做生意很实在,很少有以次充好的行为,名声还算不错,所以,生意一向还好,有着不少老顾客。

    就在顾小召待在店铺的这段时间,就有好几拨客人上门。

    这个时间,基本是散客上门。

    那些做大生意的行商很少来店铺,他们会在掌柜的邀约下到有名的酒楼茶肆交流,生意便是在那里搞定。之后,就有管事的带着众多力夫牵着能承载几千斤重量的乌兽前来水井坊的库房运货。

    到店铺来进货的多是准备进山的采药客和狩猎人。

    他们需要准备一些金疮药,驱虫剂,杀毒剂,补血剂以及某些能够在战斗中激发潜力的丹药。

    就算是准备停当,所有的装备都齐全,然而,还是有大量的武者一去不回。

    有的是死在凶兽口中、有的是被有毒的植物伤害、有的是出了意外摔死在无名山涧、更多的却是死在了人类自己手里。

    冒着生命危险进山采药打猎,为的是什么?

    无非是钱财二字!

    辛辛苦苦进山忙死忙活,也赚不了多少,大头都被那些开店的豪门世家以及滴水观占去了,他们只能弄到一些蝇头小利,既然如此,何不干脆就去抢,抢劫还要轻松得多,只要拳头够大就行了。

    这种情况下,进山的采药客和狩猎人也就被迫抱团。

    所以,进店购买装备的多是两三人一路,大多全副武装,水井坊的信誉不错,倒还没有引起什么争执。

    以前,经常有武者为了买卖和店家争执,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

    后来,滴水观的势力全面进驻坊市,在坊市展开巡逻,这样,那些商家买下店铺需要花一笔钱,之后,又要每个月付一笔管理费给滴水观。

    据说,坊市的主持者是来自滴水观上院的先天高手。

    每一年,都会换一批次的人前来管理坊市,去年是青云峰,今年是天柱峰。

    坊市的油水很足,就算是上三山资源丰富、势力雄厚,也是断断不能放弃。

    没多久,顾小召就把账本检查完毕,对着某些比较大的亏空和纰漏说了两句,待得掌柜和伙计面如土色的时候,却又说既往不咎。

    顾小召不求那些家伙一下子就变得清廉起来,至少,短时间内,这些人是不敢再弄什么幺蛾子。

    这次出门,他要办三件事。

    第一是引展断随自己进山,这件事自然是办不成了。

    顾小召也想要知道展断的生死,然而,他很清楚现在的他没有这个力量和时间去查找答案,他唯有吩咐掌柜,让他动用顾家三房在滴水观的暗棋,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通过隐秘的渠道快速传回浦阳。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他只能希望自己的便宜父亲能够给力一点。

    第二件事便是查验浮空岛黑土出产的那些药草的药性,这件事已经交给顾大忠去办了,那厮虽然鲁钝,却还忠心,凡是交代好的事情都会好好去做。

    查验药草的药性需要一些时间,顾小召准备去办第三件事。

    隐峰每个月只有少量和制符有关的资源分配下来,失败几次之后,那些材料就已经全部耗尽,需要补充。

    隐峰的资源分配还要等半个月,他等不了那么久,唯有自掏腰包去购买材料,符法一道,制符材料最为基本,价钱也不高,然而,却也远比补气丹等炼气境武者必须的丹药要昂贵。

    物以稀为贵,这是至理。

    若是用资源把一个符师堆出来,需要消耗一个小世家积攒百年的财富。

    说起来,顾小召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他准备到七宝阁去买一些制符材料。

    七宝阁隶属七宝商社,据说这商社有着天庙的背景,凡是和符师修炼有关的资源和材料都可以在七宝阁内寻得。滴水观好歹也蜀国西南最大的武道修行门派之一,在坊市内,自然有着七宝阁的分店存在。

    就在顾小召站起身,准备从柜台后转出来之际,一个客人从门外走进来。

    站在门口的伙计忙热情地把客人引了进来。

    说起来,像这样单人独行的散客很少见到,顾小召也就好奇地多望了一眼,随后,他停下了脚步。

    那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两根乌黑的辫子拖在脑后,额头上的刘海微长,有些散乱,遮住了她的眼睛。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本来就邋遢,一张脸黑黢黢的,像是涂了不少锅灰和尘埃。

    她身上穿着的是褐色的麻布衣衫,脚下穿的是一双自制的芒鞋,能透过鞋面瞧见她的脚趾,脚趾却出奇的干净,不沾泥垢。

    小姑娘不时向着上方吹气,将刘海吹得飘上额头。

    她的眼睛也就露了出来,眼珠很黑,顾盼之间,闪闪发亮。

    她个子不高,嘴皮抿得很紧,给人一种非常倔强的感觉。只是,她这种倔强和大师姐慕小桑给人的感觉又不同。

    慕小桑给人的印象更为霸气,那种倔强更像是一种对自我意志的肯定,就像生长在最高山巅的凌霄花,傲视一切。而这小姑娘的倔强更像是路边的杂草,演绎的是这样一种精神,那就是任凭你们怎样践踏,最后,仍然会骄傲地昂起头。

    小姑娘腰间别着一把弯刀,像圆月一样的弯刀。

    弯刀没有刀鞘,就那样别在她的腰间,闪着森寒的光泽。

    顾小召重新坐了回去,嘴边,漾起了一丝微笑。

    在这个小姑娘身上,他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气息。

    曾经何时,他和对方有过一番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