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五十八章 自爆


    杀手的右手紧握短匕,短匕的柄上缠着一根根细细的金丝藤,金丝藤已然干枯,最是能吸收水分。就算是手心有汗,汗渍也会被其吸收,如此,不管怎样用力,都不会打滑。

    更重要的是,金丝藤能够吸纳真气,真气在干枯的金丝藤中通行,就像在经脉中通行一般,没有什么损耗。

    落地之后,左手向前探出,施展了一招龙爪手,抓向顾小召的脖颈,与此同时,右手挥动短匕扎下。

    眼睛虽然看不到,神念牵引下,顾小召就像是黑暗中的蜡烛,非常的醒目。

    然而,出手之后,杀手却觉得了不对。

    身为一个杀手,出招自然要掌握快很准三个要诀,快和狠的确重要,然而最重要的却是准。

    若是不准,再快也没用,再狠也是徒劳,因为你根本无法击中目标。

    所以,这三个要诀中,准最重要。

    杀手自身尤其深得准的要诀,他这一爪抓过去,本该准确地抓住顾小召的肩膀,然后,顺势一拉,举着短匕的右手顺手一割,必定能将对方击杀。

    然而,这一爪却抓了个空。

    他能感觉到,这一爪距离顾小召的肩膀有三寸的距离。

    仅仅三寸,却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下一秒,他只觉得左手的手腕一凉,有什么从那里倾泻而出,全身的力量也随之跟着流散。

    不好!

    下意识地,杀手手中的短匕脱手而出,向着顾小召所在的方向掷去,脚尖在地面一点,整个身子的姿势顿时变得扭曲,下一秒,他不进反退,往后方像在冰面上滑行一般急速退去。

    顾小召手持照雪,有殷红的血顺着剑身往下滑落。

    刚才,他只是站在原地,轻轻地把照雪一竖、一削,就把杀手伸出来的左手手腕斩断。

    虽然,对方的手腕上绑着一具短弩,却也不顶用,被照雪的剑芒削成了两半截。

    随后,顾小召轻轻迈着步子,像一头在沼泽地中觅食的仙鹤,轻盈的身姿掠了过去,并不比杀手后退的速度慢。

    这时候,杀手掷来的短匕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将脸颊一侧飘散的发丝斩断了两三根。

    右手探出,照雪的剑尖闪烁不定。

    一缕白光从剑尖上闪现,约有三尺来长,以一种奇怪的速度向前飞行,从杀手的前胸穿了进去,从后背透了出来。

    剑气!

    从站在顾小召身后发愣的顾大忠所处的角度来看,那个不似人形的刺客胸前多了一个狭长的大洞,更像是一个怪物。

    他大张着嘴,从杀手开始袭击,到顾小召反击逆转战局开始,这嘴就一直不曾合拢过。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让他莫名惊诧。

    给了杀手重创之后,顾小召的眉头却突然皱了起来,下一刻,他并未趁胜追击,反而向后急退。

    与此同时,手中的照雪挽起了剑花。

    像是一道雪亮的光墙在他身前升腾。

    杀手脸上露出奇特的笑容,他的眉心突然裂开了一道小缝,一个金色的小甲虫从眉心飞了出来,向着顾小召电射而来。

    甲虫撞在了光墙之上。

    “砰!”

    一声轻响。

    金色甲虫在空中翻转着身子往后方激射,顾小召挥舞的剑光却为之一散,有些不成形。

    与此同时,杀手嘴里轻轻念诵咒语。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语言,总之,在场的人都听不懂,那语调阴森,语音诡异,就像拿着铁铲在铁锅上不停地刮一样,让人听着耳边发麻,感受到一股极深的邪恶,仿佛是来自黄泉污浊之地的邪恶。

    “嘭!”

    随着这一声巨响,杀手的身子向着四面八方炸裂开来。

    “啊!”

    引顾小召主仆来到后院的水井坊小厮瞧见这一幕,终于反应了过来,惊叫一声往后退去,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顾大忠下意识地举起腰间的长刀,挡在自己面前,其实,他距离自爆的杀手有着一段距离,那些血肉无法喷溅到他身上来。

    真正陷入危机的是顾小召。

    因为他直接面对的就是杀手的自爆,而那些血肉有着剧毒,喷射到四周的植物上,不管是花朵、还是野草、或者灌木,全都变成吃啦刺啦地作响,迅速枯萎,化为漆黑一片的不知名物体。

    顾小召若是被这带毒的血肉喷溅到,绝对脱不了好。

    若是出其不意,顾小召也许会被杀手的自爆所伤,然而,杀手自爆之前,他便有所防备,不但击退了从杀手眉心飞出的古怪的金色甲虫,也用不怎么狼狈的姿势挥舞剑光,将那些喷溅而来的带毒血肉挡了开去。

    剑光收罢,他笔直地站着,没有半点疲惫之意。

    刚才说了那么多,其实战斗发展很快,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

    “少主,你怎么知道这人不是展师傅?”

    这时候,顾大忠神情激动地冲了过来,当他心目中的展师傅变身冲向顾小召的那一刻,他彻底呆住了。

    那时候,要是对方想要刺杀的是他,他只能束手待毙。

    顾小召瞄了他一眼,随后,转身向那个还瘫软在地的小厮喊道。

    “去把掌柜叫来,多喊几个人来,把金银草放在大锅里熬制,之后,再把药汤分盆端来此地洗刷地面,须得彻底洗刷干净,然后,将这院子空置半个月以上,之后,才能住人!”

    “诺!”

    小厮忙点头应道,连滚带爬地站起来,往前院奔去。

    顾小召神情凝重地环视四周。

    先前被剑光击飞的金色甲虫已经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何方,那玩意究竟是什么东西,他还不知晓。

    杀手伪装成展断来刺杀他,可谓是撞上了铁板。

    不管移形换影大法有多神奇,不管那个杀手伪装展断有多像,他始终有一点无法伪装,那就是特殊的独属于展断的神念气息。

    每个人的神念都有着独属于他的气息,一般人很难分辨出来。

    对神念强大到堪比符师的的顾小召来说,人们的神念气息就像夜幕下的萤火虫那般醒目。

    所以,离别堂的高层从来不用丙字号的杀手去对付符师,甚至,就算是对付符师学徒也不会动用他们。

    因为,他们知道移形换影这门功法对符师而言是无用的。

    改换形貌本就有着符法的辅助,那些家伙对符法最是敏感,自然分辨得出。

    离别堂的情报其实已经比较厉害了,不然,也不可能伏击展断,将其杀死,只不过,顾小召的底细就连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顾飞扬等人都不知晓,他们若是能打探出来,那是天方夜谭。

    识破伪装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顾小召把自己制作的那张妙幻生花符激发,挡住了杀手的神念攻击,之后,影响了杀手的神念,使其误中副车,接下来,一步错步步错,最终,只能自杀。

    不一会,老掌柜的带着几个下人走了进来。

    从小厮那里已经听到了事情始末,如今,亲自看到现场,老掌柜面如土色。

    他忙向顾小召下跪磕头。

    “少主,小的误放贼人入内,死罪啊!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