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五十七章 突袭


    模拟着记忆中的神态,杀手脸上露出了一缕微笑。

    笑容中夹杂着温暖、欣慰、以及一丝骄傲。

    那一刻,他就是展断,拥有展断记忆的他能完美地模拟出展断的情感。

    移形换影并非浪得虚名。

    瞧见展断,顾小召放缓了步子。

    他脸上洋溢着笑容,像是初春的阳光,一边走,一边大声说着。

    “展师傅,到底是什么急事,非要让你去办?”

    杀手脸上保持着温煦的笑容,向前缓缓走了两步。

    “少主,好事情,你父亲决定接你回顾家,让你承继顾家三房,那个老妖婆也点头同意了,以后,少主不会再过这种担惊受怕颠沛流离的生活,你那九泉之下的母亲也该放心了……展某总算不负所托!”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中情绪激荡,眼角噙着泪水。

    近了!

    快近了!

    还有五步……

    只要靠近顾小召一丈的范围,暴起发难,就算顾小召是炼气境中期,修炼了罡煞的高手,也逃不脱离别堂独有的一击必杀之术。

    这门功法有个响亮的名字,落花夺魂杀。

    和一般的武道功法不同,修炼了落花夺魂杀之后,真气也就混杂着符师一门的神念秘法。真气将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神念激发,目标任务若是措不及防,其神念便会受到影响,对时间和空间的感觉产生延迟和错乱。

    这之后,才发动针对目标肉体的打击。

    只不过,落花追魂杀有着一定的限制,必须靠近目标一丈左右,距离越近越好,超过一丈的范围,对目标的神念就不会有作用了。

    现在,顾小召还在角门外,距离杀手有着接近三丈的距离。

    “是吗?”

    顾小召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瞧不出有太多的兴奋。

    有着展断部分记忆的杀手知道,顾小召和顾铨的关系一点也不好,一生之中,彼此也就见过寥寥几面。

    对这个父亲,顾小召虽然谈不上有什么怨念,但是,更说不上亲近。

    也就比陌生人好一点。

    走到角门前,顾小召停下了脚步。

    杀手的心往下一沉。

    怎么啦?

    自己是不是露出了什么破绽?

    究竟是什么被目标看出了端倪?

    下一刻,他就想要动手,就算无法使出落花夺魂杀,他左手的手腕上还套着一具短弩,上面搭着一枚短矢。

    这么短的距离,出其不意扣动扳机,目标也很难躲过。

    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暂缓动手,只是,微微将左手往上提了一提,悬在了小腹前,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展师傅,我拜入隐峰门下,获得了一个宝贝,这就给你看看……”

    顾小召站在原地,低下头,把手伸进腰间缠着的百宝囊。

    在他身后,顾大忠躬着身,双手低垂,神态恭敬地站着。

    杀手脸上神色未变,笑容就像凝固在嘴角一般。

    只不过,他加快了向前迈动的步伐,就像是急着去看顾小召所说的那件宝贝。

    两步!

    一步!

    已经达到了攻击范围!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顾小召奇迹一般踏入炼气境的事情,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再往前两步。

    若能跨入三尺之内,就像是加了保险一样。

    这时,顾小召的手从百宝囊中拿了出来,他抬着头,眼神幽深,像是一汪深潭,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有着什么。

    他手执一张黄色的符纸。

    符纸淡黄,上面隐隐闪烁着微微的红光。

    这是?

    虽然没有见过符师施法,杀手却见过那些符师学徒利用符纸施展法术,毕竟,移形换影这门功法离不开符法的辅助。

    他知道,这是符纸即将激发的先兆。

    莫非顾小召是符师学徒?

    展断毫无这方面的记忆,目标居然隐藏这么深?

    必须动手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露出了破绽,他只知道对方不会无缘无故地激发一张符纸,必定是对自己有所怀疑。

    当然,也有可能对方是在炫耀,毕竟是少年嘛!

    只是,自己不可能把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不管对方是不是对自己有所怀疑,都必须动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体内原本勃发的真气顿时运转起来,瞬间就在经脉中激荡开来。

    咯咯咯……

    全身上下无处不响,整个身子包括那张脸都在变化,就像是高温下的冰雕,急速地融化,改变着形状。

    他的双眼也有变化,瞳孔变成了奇异的幽蓝色。

    目光有如实质。

    两道犹如实质的蓝色光线从他双眼向顾小召激射而去。

    这便是落花夺魂杀的神念攻击。

    与此同时,顾小召手中的符纸也激发开来,一道金色的光晕悠忽间荡漾开来,那两道蓝色光线正正地射在了金色光晕中。

    金色的光芒和蓝色的光线在空中激荡,像焰火一般美丽,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最后,消失于无形。

    “哼!”

    顾小召闷哼一声,面色变得更为苍白,嘴角多了一丝殷红的血渍。

    他整个人往下一沉,双脚陷入了泥地,深至脚腕。

    这一边,杀手也不好过。

    那一刻,双眼一阵刺痛,就像在距离太阳很近的地方直视太阳。

    刹那间,瞳孔便出现了血丝,鲜红的血迅速在眼眶内扩散开来,瞧着甚是吓人,那一刻,他失明了!

    “啊!”

    他发出了痛苦的嘶吼。

    心中却没有多余的慌乱,一旦动手,离别堂的这些刺客就像机器一般,基本上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眼睛虽然看不见,落花夺魂杀的作用下,神念却落在了顾小召身上。

    他并未失去对方的踪迹。

    左手腕抬起,左手低垂,扣动扳机。

    “崩!”

    随着一声轻响。

    一枚短矢离弦而出,朝着顾小召激射而去。

    保险起见,他脚尖在地面一点,右手已经从腰间掏出一把短匕,整个人像大鸟一般飞了起来,向着顾小召扑了过去。

    空中的他双眼紧闭,两条红色的血流从闭着的双眼涌出,顺着面庞滑落下来。

    虽然瞧不见,神念牵引之下,他能感觉到顾小召的存在。

    此时,目标任务已经被自己发射出去的短矢射中,身子摇晃着,颤抖着,强行挣扎着,不曾倒下。

    很好!

    自己只要冲过去补上一刀,这次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至于怎么脱身?

    就算自己双目皆盲,那有怎样?

    顾大忠区区一个炼体境的家伙,能够挡住自己,整个水井坊,没有一个炼气境武者,自然也不可能挡住自己。

    心里浮现着这些念头,杀手高举短匕,往前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