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五十六章 杀手17


    杀手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丙丑十七号。

    他也没有自己的记忆,他所有的记忆都是临时的,就像现在,他脑海中的记忆来自已经被离别堂杀手干掉的展断,而半年前,他拥有的却是一个没有名字的豪族小厮的记忆。

    半年前,伪装着小厮的他在那家豪族潜伏了大半个月,终于成功刺杀了前来那家豪族作客的某个炼气境第四层的高手。

    那人修炼有罡煞,而他却是炼气境第一层。

    修炼移形换影神功的他一辈子都会卡在炼气境第一层。

    正面对敌,他自然不是目标的对手。

    然而,只要他能靠近目标周遭一丈左右,目标也就离死不远,离别堂的一击必杀之术非常厉害。

    当然,最厉害的还是移形换影神功,没有这门功法,他根本不可能靠近目标。

    这门功法乃是离别堂秘传,凡是在武道修行上天赋不够的家伙都会改练这门功。

    据说,这门功法来自域外天魔,经神秘的第七代离别堂堂主无影天魔修正,这才适应了天云界的规则。

    在少数不多的关于自己的记忆中,修炼这门功法似乎是一种非常痛苦的事情,痛苦到让他宁愿失去和自己有关的所有记忆。记忆中,修炼这门功法不仅痛苦而且非常残酷,数百名童子中能够修炼成功的寥寥无几。

    失败的下场很简单,沦为后山凶兽的口粮。

    即便修炼成功,也并非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一辈子只能卡在炼气境第一层,再无寸进。

    这还不算什么,更为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修炼了移形换影神功,全身骨骼和肌肉都能随意变幻。

    这一点,远比江湖上的易容术厉害。

    并且,在符法的帮助下,修炼这门功法的杀手们能从重伤待死的目标那里夺取对方的记忆,并非全部记忆,而是一部分他们认为重要的记忆。

    毕竟,人的三魂七魄神奥无比,在精神层面上的交锋,也最容易受到损伤。若是一股脑将目标的记忆吸收,即便有着符法和神功的加持,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出差错的例子,一旦失败,像杀手这样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有了目标的记忆之后,更容易伪装成目标。

    离别堂有着很多高手,甚至成就先天的甲字号高端刺客也有,然而,它之所以存在的基石却是丙丑十七号这样的消耗品,离别堂九成的买卖都是由他们完成。

    是的,他们只是消耗品。

    转换记忆并不能无穷尽的下去,终究有着次数的限制,一旦超过限制,他们的精神世界就会彻底崩溃,最终沦为白痴。

    落到这样的下场,也就和死差不多了。

    毕竟,杀手组织不是开善堂的,没有利用价值唯有一死。

    不过,知道自己会沦落到那样的下场的丙字号杀手却不多,就算知道,也沉默着苟延残喘地活着。修炼了移形换影神功,隔一段时间就必须服下特殊的丹药,不然,功法失控,那样的痛苦非人可以忍受。

    丙丑十七号杀手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只是,当夺来的记忆被符法洗去之后,他能隐隐地感到不安。

    当然,此时的他没有多余的想法。

    此时,他就是展断。

    此时,他正坐在水井坊后院的石凳上,面前是一张石桌,桌上摆放着展断最喜欢饮用的石马黑茶。

    夺取了展断部分记忆的杀手自然没有错过和这间店铺有关的记忆。

    冒充展断来到滴水观下院之后,他才知道顾小召踏入了炼气境,进入了滴水观上院的隐峰修行,上院戒备森严,饶是那些人知道他是顾小召的家仆,也不会放他进去。

    他唯有等顾小召出来亲自带他进去才行。

    所以,他来到坊市,在水井坊落脚,并且,派人向隐峰给顾小召传信,说是自己已经回来了,带来了和顾家三房有关的最新消息。

    之后,就只剩下等待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躲在水井坊后院,装模作样地修炼着,就连饭菜也是让那些下人送到门口,除非顾小召前来,不许入内。

    毕竟,只吸收了展断的部分记忆,为了不穿帮,最好还是少和外人接触。

    这样的处理并没有问题,毕竟,展断本人是个练功狂人,沉默寡言,若非有事,不然绝不出声。

    就这样,四五天过去了。

    昨天,他得到了回信,说是顾小召今天要来水井坊和他会面。

    知道目标将至,自己即将完成任务,杀手内心却古井无波,一点也没有紧张刺激的感觉。

    修炼移形换影这门秘法还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再也不会有情绪波动,当然,对杀手刺客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优点。

    在行动之前,他有一个小小的疑问。

    展断的记忆中,顾小召是一个天资很差的武者,六七年的修行仅仅是炼体境锻骨期,那么,他怎么会在短短的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踏入炼气境呢?

    再是天才也做不到吧?

    或许,是靠顾家的丹药堆上去的?

    这个理由靠谱吗?

    杀手仍然有所疑虑,一开始,他认为这任务很简单,现在,虽然依旧这样认为,却有了一些后备计划。

    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沉吟间,院外传来了脚步声。

    远远地,有小厮的声音在院外飘荡。

    “展师傅,少主来了!”

    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

    杀手有些犹豫。

    他没有吸收和这方面有关的记忆,身为一个强者,名为护道者,却和顾小召有着半师的情谊,此时,应该傲然端坐,等着顾小召前来见礼。然而,名义上,他是顾小召的家仆,主子爷驾到,端坐原地无疑有些失礼。

    思虑片刻,他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却没有走出门去迎接。

    一串脚步声传来。

    透过开着的角门望去,顾小召一马当先走在前面,面色苍白,眉头微蹙,若有所思的样子。

    跟在他身后的是顾大忠,另一个伴读弟子顾飞扬不在,那个顾飞扬也是炼气境武者,没在这里,事情又要简单一些了。

    行进间的顾小召抬起头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

    顾小召脸上绽放出微笑。

    “展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