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五十二章 杀出个黎明


    恶灵飞扑而来,顿时,顾小召身上漾起一层红光。

    那是体内血气勃发,受到阴气袭扰自发而生。那一刻,有不少恶灵尖叫着如被雷电击中一般弹了开去,严重的烟消云散,轻微的也受了重创,虚影变得变幻不定,看上去单薄了许多。

    然而,众多恶灵仍然前仆后继地扑了过来。

    顾小召只觉全身温度陡降,发上不但多了一层白霜,连眉毛也挂上了一些冰渣子,呼出的气体,刚刚出口便化为冰凌,往地上掉落。

    这种情况之下,他很难向前行。

    然而,他脸上不曾有丝毫慌乱。

    此时此刻,若是心生恐惧,神念便会被恶灵所惑,就算有着十成的本事恐怕连五成也施展不开。

    他凝住心神,一昧灵光紧锁在眉心祖窍。

    随后,顾小召朗声念道。

    “天地玄宗,万气根本,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一字一句皆铿锵有力,他所念诵的乃是巴山秘传金光咒。

    与此同时,左手手指夹着的十余张金光符飞扬而起,围绕在他周遭一尺有余的空中,环绕着他漂浮。

    咒语落下,金光符无火自燃。

    顾小召全身上下,漾起了一层金色的光晕,随后,像波浪一般朝四方八方扩散开去,延伸到了一丈开外这才停下。

    金光所至之处,那些恶灵无声无息,烟消云散。

    脚尖一点,面色苍白的顾小召向前急冲而去,原本有几个侥幸逃脱的恶灵正好挡在他跟前。然而,瞧见顾小召冲了过来,他们不但没有向前阻挡,求生的本能反而占了上风,下意识地往两旁闪避。

    随后,它们意识到了不好,想要合围之时,顾小召却已经冲了过去。

    伽蓝寺内,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那几个临阵脱逃的恶灵僵在了原地,就像是中了定身法一般,随后,虚影中漾起了一朵黑色的火焰。

    火焰升腾而起,将它们焚烧殆尽。

    头顶的乌云越来越厚,太阳早就不知踪影,能够穿透云层照射下来的阳光越来越少,顾小召低着头,一路狂奔。

    脚下藤蔓无数,像是活了过来,如长蛇一般缠向顾小召的双足。

    地面的野草没有了一向的柔软,变得像钢丝一般坚硬,想要让顾小召不敢用力踩踏地面,使其无法借力。

    然而,这些招数对顾小召并没有什么用。

    他的身法甚是轻灵,像钢丝一般坚硬的野草反倒使他更容易借力,而那些飞舞的藤蔓对他的速度来说,实在是太慢了。

    他就像风一般在林间穿行,几乎是无形无质。

    树妖已然是手段尽出,然而,却无从阻挡他分毫。

    除非阳光消失,它亲自出马,那时候,伽蓝寺方圆数里都是它的域,在这片区域内,它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阳光彻底被乌云所遮盖,无法落下。

    伽蓝寺方圆数里,漆黑如墨,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唯有在远方,隐隐有着光亮闪耀。

    这时候,所有的植株都活了过来。

    这时候,它们能够随意移动,最外围的那些树木以某个槐树为中心围拢过来,组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木墙。

    然而,终究还是慢了半刻。

    木墙即将组成之前,顾小召摆脱了一个恶灵的纠缠,从一道半尺来开的缝隙像疾风一般冲了过去。

    当他的身影消失后,木墙这才成型。

    顾小召向前一个飞扑,然后,一连滚了好几圈,这才将力道卸下。

    他躺倒在草地上,一丝阳光从乌云的边缘照射下来,落在他脸上,那一刻,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深吸一口气,顾小召站起身,扭头望伽蓝寺的方向望去。

    黑压压的一片丛林中,隐隐可见一张巨大的人脸,那张脸难分雌雄、老少不辩,很难看出什么表情。

    然而,他知道它是愤怒的!

    “不!不会……我不会、放过你……”

    树妖不会说话,然而,它却能用神念和顾小召直接交流,所以,顾小召能感受到那家伙的愤怒。

    当然,这愤怒对他而言毫无意义。

    顾小召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神念,断绝了这种交流。

    他站起身,拍了拍道袍,将粘在道袍上的草叶拍掉,什么也没有说,转过身,举起右手,竖起了中指。

    随后,他快速离开了。

    此地虽然是莽苍林海的边缘,却依旧是林海的范畴,是众妖聚集之地,不然,伽蓝寺也不会有这树妖盘踞。

    千年以前,此地还不是这番景象。

    那时候,占据此地的乃是佛门,伽蓝寺在众多佛寺中规模不大,只是一个小小的寺庙。

    那时候,莽苍林海还在西边千里之外,不曾蔓延到此地。

    和道门不同的是,佛门讲究有教无类,即便是妖物,只要他心中有佛,能够放下屠刀,以香火为食,也能成为佛门居士。

    所以,佛门和莽苍林海中的诸多妖物相处得不错,不像现在,顾小召所在的道门和妖物之间乃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一方非得铲除另一方不可,绝对不可能和平相处。

    谁要是提出和对方何谈,或是和对方的某人做朋友,他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双方都追杀的叛徒。

    三百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三百里佛寺一日之间居然人去楼空。

    要知道,那时候这些佛寺中不但有护法的怒目金刚,也有着法力强大的金身罗汉存在,若非天道法则排斥,就连菩萨多半也有。然而,如此众多的高人,一夕之间却无影无踪。

    据说,和尚们消失的时候,斋堂的灶头上还燃着火,蒸笼内尚且蒸着馒头。

    然而,只有和尚们消失,那些皈依佛门的妖物们却不曾离开,它们仍然留在佛寺中,那一刻,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失去了某些记忆。

    千年以来,树妖便生活在伽蓝寺内,三百年前的它觉得自己被遗弃了,于是,它抛下了佛门修行之法,重新修起了妖道,以人类的血肉精气和三魂七魄为食。

    莽苍林海中有几个化形大妖都是当年的佛门居士。

    佛道原本势不两立,这些化形大妖也继承了这段恩怨,现如今,莽苍林海的妖物也就和道门势不两立。

    逃出了伽蓝寺,仍然算不得安全。

    这一路,顾小召须得小心翼翼,方才能逃出莽苍林海,回到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