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四十五章 又一个世界


    “小师弟,醒醒……”

    耳边,有声音轻轻唤着。

    顾小召打了个激灵,猛地坐起身来,睁开眼。

    一个少年的面庞出现在眼前,似乎是被顾小召的反应惊到了,那张有着青涩五官下巴上留着些许绒毛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惶,随后,像受惊的兔子窜入洞中一般往后一仰,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小师弟?”

    隔着七八步远,少年有些紧张地喊了一声。

    “十三师兄,我做了个噩梦!”

    顾小召不动声色地说道。

    脑海内,多出了一个人的记忆,那是某个人短短十几年的一生。

    奇怪的是,这些记忆出现在脑海中却无半点违和。

    不但没有和顾小召本来的记忆相冲突,两者之间,反而水到渠成一般融合着,无非彼此,却又泾渭分明。

    少年姓顾,是个道士。

    他是孤儿,从小养在巴山的一个小道观内。

    十多年以来,他都在那个道观内生活修行,从未下山一步,这还是他第一次随师傅下山斩妖除魔。

    抬头望去,惨白的月华当头照下,却驱除不掉四周的薄雾,那些雾霭呈淡紫色,像果冻一般凝固在林子四周。

    远处,不时传来一阵鸦啼,听着让人莫名地觉得烦躁。

    篝火在身前燃烧着,柴禾在火中毕拨毕拨地呻#吟,淡红色的火苗有气无力地抽搐着,像是随时都会断气一般。

    旁边,二师兄铁冠道人一如既往地摆着一张扑克脸,下颌的三缕长髯乌黑发亮,修剪得甚是整齐,纹丝不乱。

    头戴精铁所铸高冠的他衣着虽然简朴,却干净得一尘不染,虽然身处荒野,整个神态仿佛高居庙堂。

    他微微低着头,出鞘的长剑搁在盘腿而坐的膝盖上。

    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拿着一块丝绢擦拭着剑刃,他的表情非常专注,就像是在进行某个仪式。

    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这里不是天云界!

    道士小顾几乎从未下过山,对于外面世界的认知有限,此方天地究竟是哪一界?自己又身处何地?他一无所知。

    他只知道他来自巴山。

    这一次师傅顾道人下山斩妖除魔,带上了二师兄铁冠,十三师兄明辉,以及他这个最小的徒弟。

    他们下山之后一路南行,最终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一个废弃的寺庙。

    伽蓝寺。

    从断成两半截分别掉落在废井和庭院的那块匾上,他们知道了这间寺庙的名字,知道是供奉伽蓝的小寺庙。

    石碑为什么把自己传送到了这里?

    自己和少年道士小顾究竟有何关系?

    顾小召找不到答案,他也没有寻根问底的打算。

    自己修为太低,层次太低,短时间不要想弄明白根由,毕竟,这块石碑就连紫霞真君也找不到它的跟脚,何况是现在的自己。

    “小师弟,师傅说了,不能睡觉,那些家伙能够入梦,要是被它们在梦中将你迷惑,那就麻烦了!”

    明辉一脸郑重。

    随后,他从腰间套着的黄色布囊内掏出一张符纸,轻轻往前一掷。

    那张淡黄色的符纸轻飘飘地飞到了顾小召面前,顾小召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这是一张驱秽符。

    没有杀伤力,不过,要是你沾染了秽气、或是被恶灵留下了印记的话,驱秽符便会燃烧起来,起的是报警的作用。

    那句话说出口之后,顾小召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在这方世界,噩梦并非寻常,大部分人做噩梦都是被恶灵或是妖魔所惑。像这座废弃的伽蓝寺,原本就阴气森森,很多地方还残留着秽气。顾小召说自己做噩梦了,明辉如此郑重其事,非常正常。

    驱秽符在顾小召面前停下,悬在了半空中,两个呼吸的时间过后,它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线扯着一般,慢悠悠地荡了回去,落在了明辉手中。

    这时候,明辉脸上的表情才恢复了正常。

    他吐出一口长气,将右手握着的一个青铜铃铛放回了布囊。

    这期间,铁冠仍然在擦拭着他手中的长剑。

    明辉走了过来,来到顾小召跟前,在他旁边的一块大石上坐下,他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脸上挤出了一丝苦笑。

    不能怪他杯弓蛇影,这一路行来,可以说是险象环生。

    很多事情,顾小召并不知情,他只知道道观收到了正一道的诛妖令,然后,师傅就带着二师兄、十三师兄还有他一起下山来诛妖。

    一开始,他知道自己能够下山之后,很是欣喜。

    毕竟,山上的风景再是美丽,看久了也会觉得厌烦。

    然而,有些事情想起来很美,当你真正面对的时候才发现并非那回事,降妖除魔并非像话本小说中描写的那般波澜壮阔,好像只要挥一挥手,那些妖魔鬼怪就会灰飞烟灭,化为尘埃。

    实际上,和妖魔斗法就像在架在悬崖上的钢丝上跳舞一般,危险万分。

    一开始,他们是在追着某个化形大妖,那厮在两个月前闯入了南川府,杀了府主一家,夺取了一个宝盒。

    据说,那个宝盒中藏着的秘密能让更多的妖怪化形。

    巴山回风舞柳观收到的诛妖令,其任务就是诛杀那个化形大妖,将那个神秘的宝盒夺回来。

    那个化形大妖并非顾道人的对手,然而,那厮甚是狡猾,非常善于故布疑阵,尽管无法摆脱顾道人的追踪,在多次交手中也受了不少的伤,最终,还是让他逃进了莽苍林海。

    之后,事情就发生了反转。

    就在顾道人即将诛杀那位化形大妖之际,有好几个实力不逊于那个大妖的妖物突然出现,最后,他们变成了逃亡者,在群妖的追逐下往林海边缘逃去,最后,逃到了林海边缘的伽蓝寺。

    在这里,他们师兄弟和顾道人失散了。

    师傅顾道人让他们几个藏在伽蓝寺内,自己故意出面,把那些妖怪的注意力引到了自己身上。

    他们约定,三日之后在莽苍林海外面的三途河渡口重聚。

    要知道,收到诛妖令的并非他们巴山一脉,像青城道宫、蜀中唐门这些巨无霸也收到了正一道的诛妖令,这会儿,正陆续朝三途河赶来。

    然而,顾小召他们无法在三日内赶往三途河。

    他们被困在了伽蓝寺。

    当顾道人引着群妖离开之后,伽蓝寺四周便出现了神秘的淡紫色薄雾,那些薄雾遮住了一切,让寺内的他们看不到外面的具体情况,能见的唯有惨白的月光,是的,已经两天多时间了,头顶漂浮着的永远是那轮缺月。

    迷阵!

    师兄弟三人都知道,他们落入了迷阵之中。

    这个迷阵由谁布下?

    妖物?

    还是神秘的第三者?

    他们无从可知。

    他们只知道,他们必须想办法走出去,不然,就会和废寺内随处可见的枯骨一般,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