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四十章 入门


    祖师堂占地极广,细细看来,面积和滴水观下院的演武场相比也不遑多让。

    房梁由横断山脉深处极为庞大的方木所造,几乎像小房子一样宽,长达百余丈,也不知道当年是如何从山中运来的。

    地上铺着厚实的青砖,上面鎏着一层金色,只是,如今这金色已经黯淡到近乎灰黑,不再有往日的金碧辉煌。

    虽然,隐峰历代弟子都有认真保养祖师堂,然而,总有些事情是做不到的,比如拒绝时光的侵蚀。

    踏入祖师堂中,顿觉空旷。

    抬眼望去,顾小召顿生肃穆之感,遥想当年隐峰全盛之际,数千弟子齐聚祖师堂向祖师像行礼的画面,纵然他心如冰雪,此时,也隐隐有着热血沸腾的感觉。

    一旁的顾飞扬已是不济。

    一路行来,他张着嘴,不时抽上几口凉气,满脸诧异,根本就管理不好自己脸上的表情。

    另一旁,聂朝云颇有些志得意满。

    顾飞扬脸上的表情让他觉得满意,自从把这两位引进门来之后,隐峰就没有发生什么好事,他有一种在客人面前丢脸的感觉。如今,这情况就像是一个述说祖上曾经阔过的俗人,看见其他俗人惊诧的表情之后获得的心理满足。

    想当初,自己初进祖师堂也是这样的表情。

    据说,这祖师堂和滴水观的祖师堂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顾小召这人他看不明白,明明和自己年龄相仿,本该有着少年的激情和热血,瞧着却像老头子一样,殊为无趣。

    聂朝云暗暗摇摇头。

    走了许久,一行人来到祖师堂深处。

    一幅巨大的画像悬挂在墙上,慕小桑和苏枚、胡英儿女已经站在了画像前,这会儿,她正仰望着着那幅画像,表情肃穆。

    那是一个道装中年人的画像。

    身着青色道袍的他留着三缕长髯,长眉细目,脚踩着一把长剑在祥云中飞翔,双手环抱,一把拂尘被其抱在胸前,在他脑后,悬浮着一面青铜古镜,上面隐隐散发着金色光泽。

    此人就是第一代隐峰掌峰人一尘子张柏聪。

    当初滴水观为了逃避灭门之祸,让当时的掌教弟子张柏聪带着秘籍隐匿,这就是隐峰的由来。后来,滴水观逃过灭门之祸,张柏聪也就成了隐峰的掌峰人,再后来,出家为道,道号一尘子,担任了滴水观第七代掌教。

    更为重要的是,一尘子张柏聪最后破灭虚空飞升到了上界。

    他也是唯一一个被后人记住道号,而非第几代滴水真人的掌教。

    滴水观千多年的历史记载中,除了创派祖师滴水真人之外,也就一尘子张柏聪飞升了上界。

    要知道,破灭虚空并非易事。

    就算修炼到武道极致,成为武圣,能够踏出最后一步破灭虚空飞升上界的也是少之又少。

    至少,近百年,在西南三国并无这样的传说。

    当一尘子张柏聪飞升上界之后,隐峰的祖师堂这才建立了起来,要知道,在整个滴水观,除了本观建有祖师堂供奉滴水真人之外,也就只有隐峰才有祖师堂,而天柱峰、莲花峰、青云峰等三山是没有的。

    世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能被人烧香祭拜的必须是历代飞升上界的真人,否则就是逾越,当受到严惩。

    这张画像已经保存好几百年了,上面依旧一尘不染,画中人栩栩如生,就像是随时都可以活过来一样。

    这幅画是一名符师所画。

    虽然是一副画像,实际上却是一件符器。

    据说,若是能掌握其中关窍,这幅画像甚至有着对敌的功效,可惜,自从万古桥一战,掌峰人薛慕尘失踪之后,如何使用的秘密也就断了。

    聂朝云领着顾小召两人来到祖师像前,让两人在画像前站立,自己悄悄退向一侧,肃然而立。

    先前,聂朝云已经向两人讲述了祭拜的过程。

    顾小召和顾飞扬也就按照流程扣头烧香,整个程序并不繁琐,没花多少时间也就完成了。

    没有什么祖师显灵的异像,开始和结束都一样,一尘子张柏聪始终眯着眼睛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下方。

    之后,慕小桑等人把他们引到了祖师堂后方。

    那里,有着一间小屋。

    屋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玉盘,玉盘上刻画着许多符文,扭扭曲曲、弯弯绕绕、就像是无数的小蝌蚪。

    顾飞扬只看了一眼,立刻觉得头晕眼花,忙移开了视线。

    顾小召倒是没有这样的感觉,不过,在注视那玉盘的时候,也觉得自己的神念隐隐受到了压制。

    这玉盘有一个响亮的外号,天命盘。

    它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测验人的根骨资质和属性,也只有准确地掌握了武者的根骨属性,方能因材施教。

    初入武道门槛的时候,学徒们都要接受根骨测试。

    不过,那一次的根骨测试比较粗疏,不见得准确,毕竟,接受测试的人不曾真正修炼过,如此,踏入炼气境之后,他们要接受再一次测试。

    这便是天命盘起作用的时候了。

    它之所以叫天命盘,是因为它才能准确地测出一个人的根骨和资质。

    根骨属性这些是天生的,根骨属性若是不好,在武道这条路上肯定走不远。

    对大部分根骨属性不好的人来说,炼气境初段也就是他们的尽头。

    天命盘这样的东西唯有像滴水观这样的大门派、以及千年传承的世家门阀才拥有,就连巴南郡的郡望顾氏一族也没有,为了测试族中弟子的资质,往往要借助交情不错的更强大的门阀。

    天命盘的制作方法是每个大门派和门阀的至高机密。

    就算是这制作方法泄露出去,想要将其制作出来也不可能,需要的材料大多稀罕无比难以寻觅之外,还需要符师才能制作。

    顾飞扬瞧了顾小召一眼,顾小召点了点头,随后,他上前一步,向一旁的慕小桑躬身行礼。

    “大师姐,我也来吧……”

    慕小桑点点头,脑后的马尾辫微微抖动。

    一旁,苏枚上前一步,端着一个打开的长盒子,盒子里摆放着一把同样刻着许多符文的玉刀。

    慕小桑手执玉刀,在顾飞扬手腕上轻轻一划。

    殷红的血顿时飞溅而起,落入天命盘内。

    顿时,天命盘像磨盘一般旋转起来,一丝红线在盘内像长蛇一般顺着符文的线路急速扩散开去。

    天命盘越转越快,最后,视线中,只见到一片蜘蛛网般的红线。

    半柱香的时间,天命盘这才停止了转动。

    在天命盘的西侧,也就是庚金的方位,符文闪烁着红光,像呼吸一般一闪一灭,其余的几个方向也闪烁着红光,只是,无论是面积还是亮度都无法和庚金方位相比。

    几个呼吸之后,红光的闪烁方才消失。

    “不错!”

    慕小桑原本严肃的脸露出微笑。

    “五行偏金,且金属性压倒一切,是练剑的好材料,而我们隐峰是滴水观剑道一脉最佳传承……”

    顾飞扬咧开嘴,笑得几乎合不拢嘴。

    这时,顾小召走上前去。

    现在,该他接受天命盘检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