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十九章 鸟兽散


    阳光落在堂前。

    石阶上,一身黑衣的慕小桑挺直着身子,像白杨一般昂然而立,一柄以凶兽雷光豹的豹皮为剑鞘的长剑背在肩后。

    她神情肃穆。

    阳光落在白皙的面庞一侧,褶褶生辉,却给另一侧投下阴影。

    在她身侧,四五个人束手而立。

    这些人中间,有着新进投入隐峰的顾小召、顾飞扬,以及引领他们进来的聂朝云,除此之外,尚有两个年轻女子,苏枚和胡英。

    至于顾大忠,炼体境的他只是杂役,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一行人从堂下鱼贯而出,他们背着包裹相继来到堂前,一个个表情各异,有的如释重负、有的满脸惭愧、有的低头、有的不屑、有的向堂上大师姐躬身行礼、有的只是拱拱手、有的满脸是泪跪倒在地、用力地磕着头。

    无论是留恋还是释然,离开的终究会离开。

    身为炼气境武者,除了天柱峰之外,其余两个山头都会收留他们,毕竟,多一名弟子也就多一份力量。

    只要隐峰同意,就不算内讧。

    待得最后一个人影消失在门外,慕小桑的身子不再笔直,就像是被什么无形的重物压着一般,她的背部有些弯曲。

    然而,她很快就调整了姿态,整个人再次站立如松。

    “呼!”

    她吐出一口长气。

    白色的雾气像剑一般窜了出去,笔直地刺向远方,凝成了一道气柱,过了许久也不曾散去。

    慕小桑转过身,脸上可见疲态。

    然而,黑色双眸上的那对眉毛始终骄傲的扬起,有着任你万千风霜雪剑,我仍傲立如松的倔强。

    “两位顾师弟,今天原本是你们入门的好日子,却让你们看了这一场戏,说起来,是大师姐的不对,抱歉!”

    顾飞扬瞧了顾小召一眼,没有说话。

    顾小召向前一步,轻声说道。

    “缘聚缘散,本是常态,强扭的瓜不甜,今日这些人退出隐峰,来日必定会为这个决定感到后悔……”

    顾小召的声音很轻,似乎没有什么力度,然而,不知怎地,传到众人耳边,大伙儿却莫名地相信着。

    慕小桑眼睛一亮。

    “顾师弟……”

    最后,她欲言又止,并未把话说出来。

    慕小桑扫了聂朝云一眼,温声说道。

    “小师弟,你去把东西拿来……”

    “嗯。”

    聂朝云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刚才那一幕让他伤透了心,以前,也不是没有隐峰弟子退出去投向其他山头,然而,像刚才那样大规模的离开却还是第一次。

    真正选择留下来的也只有他,以及新近投来的两个师弟。

    苏枚和胡英师姐是大师姐慕小桑的侍女,只要大师姐慕小桑不走,她们断没有离开的道理。

    聂朝云离开后,慕小桑领着其他人进入草堂,然后在主位上坐下。

    她瞧了瞧摆在堂上的十多个蒲团,眉头微蹙,深吸了一口气,摆摆手,说道。

    “苏枚,你们两个把多的蒲团拿下去,不要放在这里碍眼!”

    苏枚应了一声,把蒲团拾起,拿出了草堂。

    这期间,慕小桑一直盯着顾小召,却没有说话。

    若换成一般人,这会儿肯定局促不安,然而,顾小召对此却一点也没有受影响,同样回望着慕小桑。

    “好!很好!”

    慕小桑在面前的案几上用力一拍,高声较好。

    “你来了!很好……”

    顾小召微笑着,没有说话。

    一旁的顾飞扬听不懂他们打的哑谜,视线在慕小桑和顾小召之间来回,一脑壳都是问号。

    当然,这两人无论哪一位,他都不敢出声询问。

    苏枚回来后,不一会,聂朝云也端着两个托盘进来,在托盘上,分别摆放着一些衣物,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玉瓶。

    慕小桑摆摆手。

    聂朝云迈步向前,把东西分别放在顾小召和顾飞扬面前,两人也没有怠慢,而是起身向聂朝云躬身行礼。

    “这是你们的物品……”

    慕小桑指了指托盘上的东西。

    这时候,顾小召和顾飞扬还穿着白衣,腰系麻绳,一副下院弟子的装扮,托盘上的衣服乃是上院弟子的制服。

    “隐峰很穷,身为正式弟子,一个月只能有一瓶普通的补气丹,不像其他山头那样,还有额外的补贴。像效果更好的天王补气丹之类的,日后,只能去善功堂多做任务,获得善功后换取……”

    慕小桑的声音慢慢放低,似乎在为隐峰的寒酸而惭愧。

    顾小召两人自然不会说什么,唯有低声道谢。

    随后,慕小桑让聂朝云把两人带下去,带到他们的居所去洗漱装扮,半个时辰之后,再让聂朝云把他们领导隐峰的祖师堂。

    只有在祖师堂拜过祖师爷,给祖师的画像烧香点烛,举行简单的仪式之后,这才算是正式拜入了隐峰。

    顾小召的住所是一处小院,隐峰的地盘虽然小,弟子却更少,又离开一批人之后就更是宽敞。

    顾飞扬也有着一处小院,和顾小召比邻而居。

    不过,他拒绝了,他仍然愿意住在顾小召那间小院的厢房内,和顾大忠一起侍候自家少主人。

    对此,聂朝云没有强求,既然顾飞扬强力要求,他也就同意了。

    顾大忠早就在小院里等着两人,并且,已经把小院打扫干净,也准备好了热水,于是,顾小召两人很快就洗漱完毕,换好了衣衫。

    饶是如此,他们还是等足了半个时辰,这才在聂朝云的带领下往祖师堂走去。

    聂朝云说,大师姐对时间非常在乎,说是多久就是多久,往前挪或是往后延迟都不得行。

    祖师堂位于隐峰后山。

    其实,这里才是隐峰的真正驻地。

    一路行来,沿途尽是亭台楼榭。

    不时有高大的厅堂、宽阔的演武场夺目而来,整片建筑气势恢宏,让人不由心生敬意。

    只是,这是这片建筑许多年前的景象。

    如今,已然是一片废墟。

    祖师堂倒还存在,无论如何破落,隐峰的历代弟子还是把祖师堂保存得很好。

    在一处小山坡上,在一片森森古柏中,坐落着青砖黑瓦的祖师堂,一道九十九级的石阶从上往下延伸而来。

    顾小召不由屏住了呼吸。

    三人踏上石阶,缓缓向上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