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十八章 许东阳


    许东阳站在台阶上,目光往下方一扫。

    顾小召等人便在他视线中一晃而过,就像空中的云彩、远方的山峰、近处的树林一般。

    在许东阳这样的天之骄子面前,顾小召等人多半和路边的蝼蚁一样。

    然而,下一刻,他的目光却扫了回来。

    像一道光落在了顾小召身上。

    炼气境大圆满的许东阳只差半步就能成就先天,虽然,他没有像符师那样专攻神念,然而,神念依旧强大。

    踏入炼气境第七层,须得观想本命。

    也就是这个时候,武者也免不了修行神念之道。

    刚才扫射四周,许东阳的神念微微有些不畅,就像是原本一览无遗的原野上出现了一株冠盖如云的大树一般。

    虽然,大树隔得很远,却也会引人注目。

    顾小召便是那株大树,在他身上,有着有异于他人的东西,这东西引起了许东阳的注意,他想要看清楚究竟是什么。

    顾小召微微低头,摆出一副恭敬的姿态。

    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自己还是太鲁莽了!

    太过高估自己了!

    就在刚才,顾小召默运探气诀,偷偷散发出一丝念头,想要看看炼气境大圆满的武者是怎样的状况。

    念头刚刚离体,还没来得及往许东阳方向延伸,突然间,莫名地觉得一阵心悸,他立马散去了念头。

    这时候,许东阳的目光扫了过来。

    顾小召深吸一口气,默诵明心见性篇,将神念紧锁在眉心松果腺处,全身上下空空荡荡,宛若明月映照下的清风。

    “嗯!”

    许东阳眉头微微皱起。

    错觉?

    念头扫及之下,顾小召身上并无半点异状,和其余几个人并无半点区别,也都是炼气境初期的样子。

    一桩小事罢了!

    许东阳没有继续纠结,他转过身,一群人和他前后脚走了出来,为首之人正是隐峰大师姐慕小桑。

    她的眉头紧皱,像是有着什么心事。

    然而,眉毛依旧像剑一般飞扬,嘴皮微微抿着,透着几分倔强。

    跟在她身后的那些隐峰弟子脸上的表情各异,有的和大师姐一样透着紧张、有的不安、有的兴高采烈、有的眉飞色舞……

    “师妹,我说的那件事,你最好考虑一下……”

    许东阳对慕小桑轻声说道。

    一丝难得的温柔从他眉宇间扫过。

    慕小桑昂着头,就算是面对修为远远超过他的许东阳,她仍然像一把出鞘的宝剑,不曾有丝毫的退缩。

    “师兄,不要多说了!”

    慕小桑将手按在剑柄之上,斩钉截铁地说道。

    “师兄,那不是我慕小桑的道!”

    话音落下,她身后的那些人面色又是一变。

    有人挥动手臂、有的紧咬嘴唇、有的则面色发白、有的满是失望之情、有的捶足顿胸、有的甚至发出悲呼。

    就在刚才,许东阳向慕小桑提出一个建议,将隐峰并入天柱峰,可以称之为隐峰别院,驻地也放在这里,如此,隐峰众弟子就可以得到天柱峰的资源,也可以修炼天柱峰的功法。

    实际上,除了获得更多的利益之外,并无其他改变。

    唯一改变的只是一个名号。

    有了这个名号,天柱峰才能大举资助隐峰,不然,师出无名。

    这样的话,许东阳才能请出天柱峰的先天高手,让他帮忙看看慕小桑的情况,如此,慕小桑才能明白自己修炼的功法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是的,许东阳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慕小桑。

    隐峰能否传承下去,他毫不关心。

    隐峰的那些弟子会因此获得多少好处,天柱峰是不是吃亏了,他同样也不关心。在许东阳的世界,除了成就先天这件大事之外,就只有慕小桑。

    慕小桑是他的心灵缺陷,他须得将这缺陷补上,不然,就算成就先天,往后,也很难成为法相真人。

    当初,许东阳和慕小桑一起在金剑阁修炼,处处被慕小桑压一头,等到慕小桑出乎意料地进入隐峰修行之后,他这才超过了对方。然而,在他看来,这并非自己比慕小桑厉害,之所以如此,无非是慕小桑的传承有着缺陷。

    于是,慕小桑成为了他的心魔,卡在先天这条路上。

    他想要在公平的环境下战胜慕小桑,证明自己比慕小桑更强,所以,他这才向天柱峰掌峰人先天高手羽泉子恳求,让其帮助慕小桑,唯一的条件就是隐峰纳入天柱峰门下,称之为隐峰别院,其余的什么都不改变。

    然而,慕小桑拒绝了他。

    现在,她又拒绝了一次!

    若是被其他人拒绝,许东阳会感到恼怒,他会让那人明白拒绝自己会承受怎样的后果。

    然而,面对慕小桑的拒绝,他什么也做不了。

    慕小桑转过身,面向众人。

    “留在隐峰?或是离开?本人决不强求,一切单凭自愿,若要离开……今日就请迈出这扇门!”

    随后,她转身面向许东阳。

    “许师兄,接下来是我隐峰家事,就不烦恼许师兄了!”

    许东阳点点头,转过身,脸上表情立刻一变,不再像面对慕小桑时那样生动,在他脸上流动的唯有不可违逆的高傲。

    他轻轻吹动口哨。

    口哨声清脆嘹亮,除了顾小召和慕小桑区区几人,几乎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那声音像是在心里回荡一般。

    这时,头顶掠过一缕狂风。

    地面上投下一块阴影,由小变大,飞快地移动着。

    人们抬头望天。

    一只白鹤展开巨大的双翅从天而降,速度奇快,让人担心它是不是会直接撞在大地上昏迷。

    然而,虽说声势如此之大,落地时却云淡风轻,也就扬起了些许的尘埃。

    白鹤全身都是洁白的羽毛,没有半点杂色,它迈着高傲的步子向石阶下行来,顾盼之间,表情非常丰富,具有人性。

    乘坐灵禽原本是先天高手才拥有的资格。

    许东阳之所以也能如此,是因为他是上百年以来滴水观唯一一个二十多岁就炼气境大圆满的天才人物。

    天才自然有着天才的待遇。

    许东阳在地面轻轻一点,人在空中飞起,像一枚落叶般轻巧地落在白鹤身上,他轻轻抚摸着白鹤的头顶,异常温柔地说道。

    “白兄,麻烦了!”

    随后,白鹤展翅飞起。

    悠忽间,就消失在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