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十七章 聂朝云


    乌篷船沿着兰溪支流逆流而上,在花田中穿行,没多久,便来到了一处码头。

    码头非常简易,几根木桩插在溪底,上面铺着几块木板,码头上立着几根圆木,用来拴船上缆绳所用。

    现在,大多数圆木上长满了青苔,许久未曾使用过才会如此。

    码头附近没有船只,有几只水鸟在河面上忽而飞起,忽而落下,不时发出阵阵鸣叫,鸟叫声划破寂寥,反而更为寂寥。

    船靠岸,顾大忠跳上码头。

    牵着缆绳拴在圆木上,那是唯一不曾爬着青苔的圆木,应该是经常使用。毕竟,隐峰被兰溪的支流缓缓围绕,三面环水,人和物的交通多经水路。

    随后,顾飞扬和顾大忠将船上的杂物搬上岸。

    按理说,这些杂事都应该由顾大忠去做,顾飞扬踏入了炼气境,名义上还是伴读弟子,实际上,地位应该有所不同。

    毕竟,身为上院弟子的他出去可以打着滴水观的名号。

    只不过,他和顾大忠的关系极好,不可能看着顾大忠干活,自己却像个老太爷一样只是看着。

    何况,顾小召也有帮忙做事。

    说实话,身为少主的顾小召不应该这样做,若是被那些门阀子弟瞧见,多半会对他嗤之以鼻。

    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一点体统都没有。

    上等贵族天生就该由那些贱民伺候,和那些人做一样的事情,可谓是贵族之耻!

    看见顾小召帮忙搬东西,顾大忠和顾飞扬面色大变,连连说着无需少主动手,些许小事,他们很快就能搞定。

    顾小召也就停手。

    他怀抱着一个泥盆站在码头上,打量着四周的风景。

    那个泥盆内装着他从小世界带出来的黑土,里面栽种着一种名为优昙花的药草种子,这种子来之不易。

    优昙花难以栽种。

    一般的种子埋在土中,用不了多久便会破土而出,优昙花种子种下,须得深埋在泥土内半年方才破土发芽。

    顾小召想用优昙花种子来试试掺杂着息壤的黑土在天云界的功效,若是能提前破土发芽,证明黑土在天云界也有着效果,他就可以把黑土从小世界运出来,混杂在普通泥土之中,在上面栽种药草。

    修行一途,要想攀登到最高峰,耗费的资源将是天文数字。

    若是能自力更生,自然是极好的。

    两三天前,顾小召才将优昙花的种子埋在泥盆里,就算黑土再有神效,也不可能这时间破土抽芽,他还有的等。

    没多久,顾飞扬两人就将杂物从船上搬到了码头上。

    他们带的杂物不多,除了简单的衣服之外,多是修行用的各种资源,药材、丹药、凶兽兽核,各种锻造矿石……

    不管怎样,终究还是花了一些时间。

    然而,这期间,他们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依旧没有隐峰的人出现在码头。

    要知道,今天是上院各峰迎接弟子入门的日子,投入隐峰的只有顾小召和顾飞扬,按道理,应该非常重视才对。

    “少主!”

    顾飞扬瞧了顾小召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

    面对这种情况,证明隐峰等人并不重视他们两个,以后,在隐峰的日子或许会有些难过。

    顾小召轻轻瞄了他一眼。

    顾飞扬低下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抱怨的话语。

    就在这时,一个人从远处向这边小跑着奔来。

    他从树林中穿了出来,沿着青石小径,跳跃着往下急奔,不多会,也就来到了码头上。

    对方身上穿着黑色长衣,腰系麻绳,一柄长剑背在了肩后,行走如风,动作甚是利落,给他人的印象也显得非常干练。

    他也就十六七岁,和顾小召等人年纪相仿。

    “来迟了!怠慢了师弟,还请原谅则个……”

    那人朝顾小召和顾飞扬拱手为礼。

    当初,在滴水观下院大比的时候,隐峰弟子大多离场,这人却和慕小桑一样坚持到了最后,也和顾小召等人交换了名号。

    他姓聂名朝云,双照堂出身,十三岁踏入炼气境,也是最后一位投入隐峰的下院弟子。说起来,他之所以投入隐峰,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慕小桑的铁粉,他疯狂地崇拜着这个大师姐,也就不管不顾地投了进来。

    “聂师兄,哪儿的话……”

    顾小召微笑着拱手还了个礼。

    有他在,顾飞扬和顾大忠没有资格出面,所以,就算心怀不满,也只能忍气吞声,任由顾小召和对方打交道。

    聂朝云搓着双手,有些尴尬地笑道。

    “大师姐其实准备亲自到码头来迎接师弟,一刻钟前,她和师兄们都已经准备出门了,这时候,偏偏来了个贵客……大师姐也只好留下来招呼贵客,只好由师兄我出马来迎接两位师弟了!”

    “没事!”

    顾小召摆摆手。

    随后,他指了指摆放在码头的那些物事。

    “我们这就出发?”

    聂朝云的笑容更加尴尬的,奇怪的是,不管怎样尴尬,那笑容始终堆在他脸上,不曾有丝毫变换。

    “师弟,你初来乍到,不知道隐峰的情况,为了锻炼弟子们的意志,我们隐峰没有杂役的存在,所有弟子都必须自力更生,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师弟的这位家仆能够进入隐峰,也是经过了一番争议的!”

    “无妨!”

    顾小召脸上的表情很是淡然,偷偷观察他的聂朝云根本看不出他是喜还是乐。

    看来,自己这个师弟并非什么易于之辈!

    之后,聂朝云也搭了一把手,四个人扛着包裹沿着青石小径往山上行去,途中,穿过了那片青冈林。

    隐峰弟子们就住在青冈林后面的大院内。

    整片建筑朴实无华,比起双照堂都不如,就像一个乡镇小地主的宅院。

    聂朝云瞄了顾小召一眼,然后看了看脸色变得更不好看的顾飞扬,他尴尬地笑了几声,然后说道。

    “这处宅院是最近才修建的,我们真正的本部其实在这处宅院的后面,不过,由于年久失修,已经不能使用了!”

    说话间,他们来到了大门前。

    就在这时,黑铁铸就的大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咔吱咔吱,发出沉重的声响,就像一个老年人的筋骨关节突然扭动一样。

    一群人从门后走了出来。

    聂朝云一把向顾小召拉去,想要拉住他。

    顾小召往一侧让了半步,聂朝云也就拉了个空。

    “咦!”

    聂朝云微蹙眉头。

    瞧见顾小召并未迈步向前之后,他也就没有继续去拉对方,而是压低了声音,第一次没有带着笑容,表情凝重地说道。

    “师弟,贵客出来了,莫挡路!”

    顾小召平视前方,视线中,一名身着白衣的翩翩公子一马当先从门后大踏步走出来,他面如冠玉,鼻梁高挺,目如闪电,一派气宇轩昂。

    “他是许东阳!”

    顾飞扬在顾小召耳边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