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十六章 隐峰


    一条小船在兰溪上逆着溪流而行。

    船上有三人。

    顾大忠身穿一件灰布劲衫,在船头用力撑着船蒿,蒿杆在溪底轻轻一点,小船就像离弦之箭向前窜去。

    顾飞扬坐在船后,手里摇着橹,掌控着小船前行的方向。

    乌篷船的船舱内,顾小召坐在船板上,一手扶着船舷,两岸风光如画,一点点映入眼帘,然后又向后方缓缓奔去。

    兰溪的这一段是滴水观上院的地盘。

    这片溪流,以及溪流两侧的范围,不允许不属于滴水观的人员涉足,若被发现会被当成刺奸处理,将在上院黑水洞受到万般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兰溪像一条蓝色的带子在三座山峰间蜿蜒而行,时而向东、时而向西、时而朝北、时而往南……

    天柱峰位于正中间,因其形状如圆柱,海拔奇高,直耸云霄,故而以天柱为名。滴水观下院就位于天柱峰下。

    莲花峰形似莲花,位于三峰之间。

    天柱峰霸气尊贵,莲花峰又是另外一种风格,清秀幽静,故而,莲花峰的女修最多,药师最多,符师也最多……

    天柱峰的地界,遍布深宅大院,多练武场,宽阔的大道上、香车宝马来往不绝;莲花峰则不然,多幽静小院,多药田水池,没有什么宽阔大道,多是林间小道,田中小径,别有一番风景。

    青云峰又不同。

    峰在云上,故名青云。

    一年四季,总是大雾弥漫。

    青云峰的武者不像天柱峰武者那般霸气,也不如莲花峰包容万物,他们同样有着自己的特性。

    大多数武者都是粗鄙不文的武夫,这是世间众人对武者的普遍看法。

    这是因为武者以强为尊,以力为本,以武证道,故而,他们的价值观很简单,强者为尊,故而,不以弱者为意。

    大部分武者,一心扑在了修行上。

    除了武功秘籍之外,他们大多不爱看其他杂书,认为是浪费时间,有那闲工夫,不如多打一套拳。

    青云峰的武者不同,不仅习武,且偏爱杂家之道。

    棋琴书画、兵家阵法、阴阳之道、奇门遁甲类似的玩意大多都精通一两门,或是粗略了解。

    所以,青云峰武者又被称为武者中的文士,文士中的武者。

    隐峰呢?

    隐峰位于三山之间,之所以有这个名字,自有其渊源。

    滴水观立派千年,不可能都像现在这样,期间,有着霸气侧漏威震四方的时刻,也难免有着险些惨遭灭门的重创。

    隐峰一脉代表着传承。

    在滴水观最危险的时候,高层将大部分秘籍藏在了隐秘之处,负责看守这些秘籍易贷东山再起的一群人便归属隐峰。后来,滴水观逃脱了大难,并未失去传承,然而,隐峰这一门却世代传了下去。

    一百年前,隐峰无比强大,有着先天武者上百名,而天柱峰、青云峰、莲花峰等三山的先天高手加起来也不过十指可数。

    那时候,隐峰号称巴南第一峰。

    现在和滴水观抗衡且隐隐处于上风的紫气东来阁在当时被打压得只能闭门自守,遇见打着滴水观名号的武者第一选择就是退避三舍。

    然而,百年前,域外天魔入侵天云界。

    天庙传下伐魔令,天云界所有的武者和符师都被动员了起来,在从天庙出来的上界天人的率领下和域外天魔作战。

    滴水观自然也不例外。

    在巴南郡战场,滴水观是主要战力,隐峰自然冲杀在前。

    位面战争,先天高手如蚁,基本上就是炮灰的层次,像炼气境之类的武者完全排不上用场,只能打扫战场负责后勤什么的。

    万古桥一战,隐峰上百先天全灭。

    掌峰人法相高手薛默尘也在此战中失踪,有人说他被域外天魔拉到了魔界为奴,有人说他死在了无名之地。

    悲剧的是隐峰至高无上的有无剑诀乃是口口相传,唯有掌峰人才能修炼,薛默尘失踪之后,也就断了传承。

    这还不是最悲催的。

    更悲催的是这时候滴水观的其他派系突然落井下石。

    他们认为隐峰本来在滴水观负责传承,如今,反倒让传承断绝,实在是有辱先人,不配在保管观中典籍。

    之后,三山众人就把隐峰传承一分为三,搬了个空。

    当时,隐峰只有一名先天高手从万古桥一战中活了下来,虽然活着,却也深受重伤,无力反抗。

    他唯有咬着牙忍受。

    然而,他企图东山再起的梦终究还是破灭了。

    那之后,隐峰就一蹶不振,到了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为了滴水观的笑谈,毕竟,一个炼气境六层的掌峰人,无论到哪儿都说不过去。

    既然如此,顾小召为何要选择隐峰。

    这个问题,几乎没人能找到答案。

    他的敌人莫绝不能,顾思南不能;小伙伴顾飞扬不能,顾大忠不能;接纳他进入隐峰的隐峰大师姐慕小桑恐怕也不能……

    这答案,唯有他自己心里才清楚。

    七年前,在进入滴水观前,父亲顾铨曾经偷偷前来见过他,那是他出生之后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

    父亲告诉他,若是踏入炼气境,当进入隐峰修行。

    至于为什么?

    顾铨也没有多说。

    其实,现在的顾小召没有必要听从父亲的嘱咐,他之所以仍然选择了隐峰,有着他自己的想法。

    他身上的隐秘太多,进入人丁兴旺的滴水观上院三山并非什么好事情。

    他的身份和背景,注定不可能进入天柱峰,他若想要成为符师,应该进入莲花峰才对,因为莲花峰符师最多,而隐峰,什么都没有。

    最主要的是,隐峰断了传承。

    又或是功法出了纰漏,所以,慕小桑卡在炼气境第六层足有一年,要知道,炼气境第六层和第七层之间的区别就像第三层和第四层一样。

    炼气境前三层,不过是筑基阶段。

    之后,须得寻一处和自身功法相契合的穴地,将穴地内的煞气引入体内,将其修炼成罡煞,如此,方能踏入第四层。

    在第六层的时候又是一关。

    须得观想一物入自己的心内虚空,这物必须和自己的属性以及修炼的功法相契合,能让此物成功在心内虚空中形成实质之后,方能踏入第七层。

    待得罡气冲开周身三百六十处大穴,能将心内虚空观想之物引入物质界凝聚成法相如此方进入另一个新的境界。

    此之为法相。

    话题扯远了,总之卡在炼气境第六层如此之久完全不合常理,要知道,当初慕小桑的天才程度可是超过了有着滴水观第一天才称号的天柱峰许东阳。

    为什么会这样?

    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隐峰的传承功法出了问题。

    慕小桑的师父原来的隐峰掌峰人就是在冲击先天的时候出了岔子陨落的,这也旁证了隐峰的问题。

    只是,顾小召需要隐峰的传承吗?

    他根本就不需要!

    就算是残缺的功法,石碑也能通过推算将其改良变得适合他使用。

    “少主!”

    顾小召望着前面那片如同锦绣灿烂盛开的葵花田,喊了一声。

    “隐峰到了!”

    一条支流在花田间蜿蜒而过,抵达远方一处小小的山坡,山坡上,一片连绵的宅院在树林中忽隐忽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