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十五章 展断之死


    就在顾小召选择进入隐峰之际,同一时间,百里开外的横断山脉内,一场厮杀已经进入了尾声。

    展断跌跌撞撞地向前奔着。

    树叶枝干、荆棘野藤迎面撞了过来,他没有办法闪躲,唯有低着头直冲过去,脚下踉跄着挣扎着不要摔倒。

    就像漏水的水袋一样,展断全身是伤,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不停往下流,无论怎样也无法止住。

    身为炼气境第五层高手,水属性的展断修炼的是黑水真煞,罡煞一旦遍布全身,绵绵不绝如九幽黑水,一旦施展开来,就连精钢也会被罡煞斩断。

    这也是他能够在众多炼气境高手围攻下支持如此之久的缘故。

    收到盖有顾铨私章的信,他就出发,按计划是在鹰愁崖下和顾铨派来的人会和,领取一些资源。

    这样的事情他做过好几次,都没有差错。

    然而,这一次他迎来的却不是同伴,而是敌人的伏击。

    围攻他的有五人,有两个是炼气境三层以下,其余三人功力与他相当,就算是单打独斗一时半刻他也拾掇不下,何况是三人围攻。

    最麻烦的是,这些人中间有人擅长跟踪,就算他冒着受重伤的危险冲出重围,没多久那伙人就能在茫茫大山中找到他。展断想尽了办法,使出了所有的花招,最终还是无法摆脱。

    现如今,他已然穷途末路。

    在上次突围的时候,他后背被人打了一掌,对方修炼的是火属性罡煞,一种名为大日真煞的罡煞,正好和黑水真煞相克。

    那一掌就像是压在秤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展断的黑水真煞彻底被废,与黑水真煞关系紧密的肾脏也受到了重创,几乎是四分五裂。

    此时此刻,不要说黑水真煞,就连普通的真气都无法运转。

    整个人就像是一辆生锈的马车,并且,拖车的不是什么牛马,而是一只才学会打鸣的小公鸡。

    所以,全身不断飙血,根本无法控制。

    脚下一软,展断从一个斜坡滚了下去,沿途撞开各种藤蔓灌木,最后,撞在一株大树的根部,再往前滚了几圈,来到山谷中的一处空地上,这才停了下来。

    他仰面朝天,胸部微微起伏。

    天空映入眼帘,云层很厚,一朵朵像棉絮一般随风而动,视线雾蒙蒙的,也不知是天空原本就是这个颜色,还是自己视网膜充血的缘故?

    往事如烟,在眼底一一掠过。

    展断出身贫寒人家,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少年时,经常趴在隔壁武馆的墙头偷看他人练武。

    后来,武馆的主人将其招入门下。

    他天资不错,在武馆主人不遗余力的资助下,很快就修炼到了炼体境大圆满,只不过,要是没有特别的原因,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他弄不到能够帮助人晋级的符丹。

    就算他师父愿意为他砸锅卖铁,攒一大笔钱。

    他们也没有门路去购买符丹,那玩意是大门派和世家门阀的战略资源,你有钱也买不到。

    这时候,他认识了顾铨。

    那个时候,顾铨是武馆的新弟子,那个时候,他不知道顾铨的身份。

    他们都喜欢上了馆主的女儿,也就是顾小召的母亲,最后的结果没有丝毫意外,英俊潇洒的顾铨对少女的杀伤力太大了,而展断不仅长得五大三粗,并且笨嘴笨舌不擅说话,败下阵来也就不足为奇。

    对此,展断也早有预料。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祝福那两人。

    之后,一连串发生的事情让他和顾铨差点反目,一直到那个时候,他才知道顾铨是千年世家顾氏的嫡系子弟,也知道顾铨早已经成亲,其夫人出自比顾家还要庞大的益都刘家。

    在这之前,他已经在顾铨的资助下踏入了炼气境。

    他也就护卫在顾小召母亲的身边,为其抵御各种明枪暗箭,然而,难产这样的事情他无能为力。

    顾小召母亲临死前,拜托他要好好保护顾小召,让他健康快乐的活下去。

    这就是一个炼气境的高手甘当家仆,一直守护在顾小召身边的原因,也是顾小召能够活到现在的关键。

    而现在,他就要死去了!

    展断嘴边绽放出一丝苦笑。

    年轻时爱慕的那个女人的面容出现在天空中,明眸皓齿,浅笑盈盈,她正羞怯地望着他,一如第一次瞧见趴在墙头时的他。

    也正是她,她父亲才将他这个穷小子收入门下。

    “啪!”

    鞋底踩断枯枝的声音传来。

    那些人追上来了吧?

    脑中转着这个念头,展断却没有偏头去看,他一动不动,痴痴地望着天空中那张记忆里的面容。

    最后,一张黝黑沉默的脸出现在视线中。

    那人身着灰布衣衫,头上戴着一顶斗笠,眼神阴鸷,像是空中准备下降捕猎的苍鹰,也就是这个家伙抽冷子打了一掌,断绝了展断逃生之路。

    那人看了展断一眼,扭头朝身旁低喝一声。

    “过来!”

    就像舌头底下藏着一枚核桃,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模糊。

    一个同样带着斗笠的人出现在展断的视野里,瞧见那人,展断的瞳孔微微收缩一下,尽管已经是濒死状态,那一刻,他仍然有着惊讶的感觉。

    那是一个无面人。

    他脸上光滑无比,除了眼睛之外,什么都没有,就像是一张白纸上有着两个窟窿。

    “仔细看着这厮!”

    另一人的声音继续响起。

    “一会,你要变成这厮的模样,不得有半点差错,之后,你再混入目标人物身边,伺机下手……”

    “啊!”

    听到这里,展断喉咙发出了的咯咯的声响,瞳孔不由放大,脸上也露出了焦急之色,以及一种夹杂着无奈和绝望的愤怒。

    离别堂!

    居然是离别堂!

    展断心头冒出了这个名字。

    离别堂是一个刺客组织,作案范围遍布西南三国,据说,离别堂的总部在遥远的黔国,也有人说其总部就在蜀国境内。

    取名离别,意思是帮助目标和人世间离别。

    这个刺客组织实力强大,曾经有击杀过先天高手的例子,一旦被其盯上,很少有人能够躲过对方的三次刺杀。

    是的,只要能躲过三次刺杀,离别堂就会放弃目标。

    这只是江湖传说,是真是假,却还未知。

    “阿莲,对不住了!”

    一滴眼泪从展断的眼角渗出,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模糊的视线中,那个无面人从怀里掏出了两张黄麻符纸,一张贴在他自己脸上,另一张贴在了展断的额头上,随后,他平躺下来,躺在展断身侧。

    这时候,另一个斗笠人向前两步,弯下腰,分别在展断和无面人的手腕上割了一刀,将两人的手腕叠着,伤口对着伤口。

    随后,那个斗笠人开始念诵咒文。

    展断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天旋地转之间,他慢慢向黑暗的深处坠落,一直往下坠,不停地下坠,最终,被黑暗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