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十二章 交手 3


    顾战歌是一个聪明人。

    他做事情喜欢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最好,不爱耗费多余的力气。

    对敌的时候也喜欢用一些小计谋,每当他的这些小计谋得逞,他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满足感,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爽。

    他不会在擂台上当众干掉顾小召。

    那样做,他自己也要受到惩罚,将被执法堂押往阴风洞承受阴风侵袭一个月。阴风袭身的痛苦他虽然能够忍受,然而,一个月暗无天日不见他人的生活对他来说未免有些难熬。

    所以,他只会废掉顾小召。

    在这个世界,一个无法修炼的家伙不过是废物,根本不可能承继家主之位,袭爵就更加不可能了。

    踏上擂台,和平时对敌一样,顾战歌耍了个小花招。

    先是用言语来影响顾小召,若是顾小召受了影响最好,没被影响也没什么,反正说说话又不费什么力气。

    真正对敌的时候,顾战歌没有外放真气。

    炼气境二层不能修炼罡煞的他若是外放真气,不可能做到收放自如。事前,他也搜集了大量情报,知道顾小召和马千军那一战的具体情况,马千军输就输在太过依赖外放真气,能发不能收,故而被顾小召抓住破绽,一击毙命。

    当然,他不相信自己会落得马千军那样的下场。

    就算是真气外放,顾小召也不可能抓住自己的破绽,只不过,没有这个必要,能省点力气也好。

    自己的真气远比对方雄浑和精纯,修炼的功法也更加高明,武学境界更是高过一个层次,只需平推即可。

    顾战歌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在他的步步紧逼之下,顾小召不得不冒险还击,也就落入了他的陷阱之中,现如今,看上去已经没有了反抗的余地。

    此时,只需要轻轻一击便可。

    盘龙棍像一条长蛇向顾小召胸前冲去,棍头颤抖着,如同吞吐的蛇信,带着致命的阴冷气息。

    顾小召面色发白,嘴角泛着血渍。

    他摇晃着身子,眯着眼睛,紧紧地盯着迎面冲来的顾战歌。

    “着!”

    顾战歌厉喝一声。

    视线中,盘龙棍的棍头从顾小召的胸膛捅了进去,从后背透了出来。

    然而,手中的感觉却有点奇怪,几乎没有受到阻滞,就像顾小召的身体是一坨豆腐,又或是水流!

    怎么会?

    顾战歌心中暗道不好。

    这时候,台下众人大声欢呼。

    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战局已定,顾小召不死也会受到重创,此时,顾飞扬和顾大忠两人的脸色已经像死人一般,若非相互搀扶着,多半会瘫软在地。

    这里面,有些人的反应则大不相同。

    柴立猛地站起身来,由于用力过猛,有几缕胡须被他自己的手揪了下来,然而,这时候他却已经顾不上了。

    他死死地盯着擂台,脸上的表情不停变幻,忽惊忽怒。

    慕小桑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那家伙果然不简单!

    ……

    表面上,顾小召落入了顾战歌的陷阱,实际上,并非如此。

    的确,在两人交锋时,顾战歌的真气冲入了他体内。然而,顾战歌的真气破坏力和莫绝的玄冥真煞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有了化解玄冥真煞的经验,照雪观立马由探气决转为海纳百川。

    当他尚在空中,就已经将对方渡入自己体内的真气化解了。

    他表现得像是中招一样,不过是将计就计。

    对方的境界比他高,真气比他雄浑,要想击败对方,不冒险是不成的。

    待得盘龙棍袭来,眼看就要被其戳中的时候,顾小召体内真气飞快运转,使出了一招移形换影,整个人向右侧挪了半尺。

    随后,他微微张开左臂。

    盘龙棍从他的腋窝处穿了过去,从远处看来,他就像是被捅穿了一般。

    顾战歌的反应也很快,手上的感觉一不对,真气便在经脉中勃发,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传递到了盘龙棍上,想要变捅为扫。

    他修炼的狂战歌心法本就以狂暴和速度为主。

    然而,终究还是慢了半步。

    顾小召左臂往下一沉,将棍身紧紧夹在了腋下。

    两人的真气在盘龙棍上碰撞牵引追逐,在观众视线里,那根盘龙棍不停地变幻着光泽,煞是好看。

    顾小召的真气不如顾战歌,到最后,盘龙棍终究能摆脱他的控制。

    不过,他并非想要彻底控制对方的兵器,他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

    向前踏出半步,剑出如虹。

    一尺长的剑芒吞吐着寒光像一朵优昙花迎风怒放,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顾战歌的胸膛飞了过去。

    “剑罡!”

    “炼气境!”

    台下又是一阵惊呼。

    这个转折太神奇了!

    顾飞扬和顾大忠大喝一声,用力挥动手臂,激动无比。

    慕小桑嘴角的微笑更加灿烂。

    怎么会?

    莫绝面如死灰。

    柴立冷冷地盯着擂台,面色阴晴不定。

    “呔!”

    顾战歌怒喝一声。

    真气逆转,手一松,想要弃掉手中的盘龙棍。

    先前真气对撞他明显占有上风,自然是想走就走!

    只是,事情又起了变化。

    顾小召的真气完全变了一个样,原本洋洋洒洒如暮春的晚风,突然间转换成寒冬阴测测的冷风,就像是从九幽黄泉吹来的一般。

    并且,这真气阴魂不散,死死地牵引着顾战歌的真气,使其无法摆脱接触。

    什么鬼?

    这是罡煞!

    名门出身的顾战歌不是一无所知的小白,第一时间就察觉出了不妥,自己面对的明明就是罡煞,并且是阴人于无形的玄冥真煞。

    不可能!

    顾小召这家伙怎么可能跨入了炼气境第四层?

    竟然修炼了罡煞?

    那一刻,顾战歌受到了万点伤害!

    他持棍的手就像黏在上面一样,根本无法松开。

    “呔!”

    顾战歌双眼圆睁,嘴角绽出一口舌尖血。

    体内,真气像沸腾的开水一般汹涌,将悄无声息袭来的玄冥真煞抵御在身外,没有让对方侵入自己的经脉。

    山寨版始终是山寨版,威力自然赶不上原版。

    若换了莫绝施展,这会儿,顾战歌根本就没有抵御的力量。

    手终于松开了盘龙棍,顾战歌向着右侧挪了半步,这是救命的半步,正因为这半步,顾小召的剑罡不曾刺中他的左胸,而是刺中了左肩胛。

    “刺啦!”

    一朵艳红的血花在他左肩上绽放。

    就像有人用无形的绳在背后扯着他一般,顾战歌急速往后退去,与此同时,盘龙棍掉落在擂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台下,众人默然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