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十一章 交手 2


    脚尖在地面一点,顾小召的身形犹如荷叶上方轻轻掠过的蜻蜓,悠忽间,轻盈地飞了起来。

    人在空中,长剑凌空下击。

    既然退无可退,那就无需再退。

    对此,顾战歌早有防范。

    在他看来,面对自己的步步紧逼,顾小召只能有四个选择。

    要嘛跳下擂台认输;要嘛俯身弯腰从地面攻击;要嘛挥剑硬挡;剩下的最后一个选择,就是跃在空中,从上往下攻击自己。

    最后一种选择应该几率最大!

    果然,顾小召飞了起来。

    莫非他真以为自己收不住势头,露出那么大的破绽来给他攻击,如果真是这么想,那就是他想多了!

    “呔!”

    顾战歌高喝一声。

    横扫到半途的盘龙棍突然凝住,就像丝毫不受惯性影响一般,这种违反物理规则的行为让旁观之人惊呼不已。

    盘龙棍突然上撩,对准了顾小召的要害部位撩去。

    若是被棍头撩中,顾小召就算侥幸不死,这一辈子也没什么指望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顾小召的双腿就像跳出河面的大鱼鱼尾一般向高处扬起,上半身却往下沉,转瞬间,就变成了头上脚下的姿势。

    照雪挥出,剑尖点在了盘龙棍的棍头。

    只需借着对手棍上的力量,自己便可从对手的头顶翻过去,落在对手的身后,然后,出其不意发起攻击。

    想得美!

    顾战歌深吸一口气,真气逆转,身子往下一沉,双脚就在青砖铺就的擂台上留下了寸许深的足迹。

    金黄色的盘龙棍上掠过一缕光芒。

    那一刻,顾小召只觉手中长剑剑尖点出空空荡荡,半点力也借不到。不仅如此,就像剑尖和棍头连接的地方有着一个漩涡,自己的真气就像是被磁铁吸住一般,转瞬间便失去了控制。

    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坠去!

    这便是炼体境和炼气境的区别。

    炼体境对敌,虽然体内也有着真气运行,能对敌人造成伤害的终究是力;而炼气境则不同,更多是真气的虚实运用,也称之为劲。

    如果顾战歌是炼体境,那么,顾小召的战法就对头。

    可惜,顾战歌是炼气境武者,真气虚实运转之下,顾小召无力可借,反倒落入了对方陷阱,就像是被蛛网捕捉到的飞虫。

    “哼!”

    顾战歌闷哼一声,嘴角微翘,表情得意。

    体内的真气由逆运转为顺行,庞大的真气在宽阔的经脉内像大江一般浩浩汤汤地奔行,涌入了盘龙棍中。

    这根由大量风铜铸就的盘龙棍闪烁着金光,在斜阳光照映射之下,煞是好看。

    真气通过棍头和剑尖连接处向顾小召冲了过去,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照雪在这种冲击之下闪烁着微光,剑身也变得弯曲起来。

    结束了!

    莫绝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旁边观战的众人,像莫绝这样的明眼人还有不少。

    身为顾战歌的授业师傅,天柱峰长老柴立手捋长髯,面露微笑。

    顾战歌是练气境第二层武者,修炼的真气又是顾家秘传狂战歌,无论真气的量还是精纯堵都在顾小召之上,顾小召一旦被抓住,被迫和顾战歌进行真气对撞,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这时候,顾小召脸上不悲不喜。

    顾战歌的真气迅速通过照雪冲入了顾小召体内,将顾小召本身的真气冲击得一塌糊涂,毫无抵抗之力就败退下来。

    在旁观者看来,顾小召好比一条被顾战歌钓着的鱼,身体僵硬的他身不由己地从空中坠落下来。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照雪的剑尖和盘龙棍已经分开。

    如此,他只需要将顾战歌贯入自己体内的真气化解就能恢复正常。

    然而,顾战歌虽然不曾踏入练气境第四层,还无法修炼罡煞,顾家秘传的真气却也不是那么好化解的,需要一定的时间。

    很明显,战斗中的顾战歌不会给他这么多时间。

    顾小召落在了擂台上,摇摇晃晃地勉强站立,不曾摔倒在地,但是,看上去已然是强弩之末。

    顾战歌并未立刻发起攻击,而是缓缓踏着步子向顾小召走去,真气遍布全身,脚步声如闷雷,擂台微微摇晃。

    他脸上露出猫戏老鼠般的微笑。

    “哗!”

    旁观的上千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叹。

    顾飞扬和顾大忠互望了一眼,彼此脸上同样是一片蜡黄,眼神中满是绝望之情,要知道顾小召若是没了,他们也要完蛋。

    顾小召是在光明正大的战斗中被杀,并非他们护卫不利,按情按理,都和他们没有关系。只是,盛怒的家主可不会这样想,身为顾家的家生子,就算是被迁怒那也是命中注定。他们还不敢反抗和逃走,那样的话,他们的家人都要受到牵连。

    投降吧!

    他们在心里暗暗喊着,希望顾小召能听到他们的心声。

    然而,顾小召却听不到他们的心声。

    他摇摇晃晃地站着,仍然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照雪,脸上的表情很是痛苦,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露在外面的皮肤上已然布满了血点,这表明他的经脉已经被顾战歌的真气所创。

    一看就没有再战之力。

    只是,他嘴唇却紧闭着,没有认输投降的意思。

    “兄弟,放弃吧!”

    顾战歌在顾小召身前三丈左右的地方站定。

    他转头望向主席台,在那里摆放着几十个托盘,凡是在大比中获胜的弟子都会得到一份赏赐。

    若是在首席弟子对战中获胜,奖品更是丰富。

    计有天王补气丹三瓶,对炼气境武者来说,补气丹乃是必备之物,就如气血丹对炼体境的武徒而言。

    冠以天王名义的天王补气丹的药效更为强大,非一般的补气丹可比。

    “财帛动人心啊!”

    顾战歌笑了笑。

    他喜欢这种猫戏老鼠的感觉,台下众人的惊呼声、掌声、以及某些脑残粉的尖叫声最是让他迷醉。

    他想要将这种感觉保持得长久一点无可厚非。

    不过,他也不会给顾小召化解自己真气的时间,毕竟,真气不是罡煞,花点时间,终究还是能驱散出去。

    “既然你求仁得仁,我也就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他的面色一变。

    脚尖在地面一点,双手持棍的他向着顾小召急冲而去,盘龙棍的棍头对准了顾小召的胸膛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