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十章 交手


    申时时分。

    太阳斜斜地挂在半空中,阳光无声无息地洒在演武场上,擂台的硝烟缓缓消散,马上,便是尘埃落定的时候。

    四大学院的首席抽签决定对战顺序。

    每一年,滴水观下院的大比规矩都有变化,不过,万变不离其宗,始终是首席对首席,第三十名对第三十名。

    如果说,第三十名的弟子在对战的时候获胜能够获取一分,那么,首席弟子在对战中获胜,将为自己所代表的学院获得十分。每次大比,获取分数最多的学院为第一,下一年他们就会分配到更多的资源。

    此番大比,金剑阁遥遥领先,就算是首席落败,仍然位居第一,将获取了最多的资源。且在先前的对战中,出战的三十名弟子其中一半以上都踏入了炼气境,此战过后,他们多半会投入天柱峰。

    代表天柱峰出面的柴立长老那张脸笑得就像是一朵老菊花,老牌贵族出身的他不时捋着三缕长髯,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细雨亭、听风楼位于第三,双照堂位居最末。

    若不是司马青衫在先前的交锋成功地战胜了听风楼的次席弟子,双照堂已然是一败涂地,毫无东山再起的机会。现如今,只要顾小召能够战胜金剑阁首席顾战歌,而听风楼的首席孟昭又败给了细雨亭苏听雨,双照堂还有踏入第三的机会。

    听风楼和细雨亭两位首席率先交战。

    苏听雨和孟昭都是炼气境第一层,两者功力相当。

    只不过苏听雨修炼的八方风雨聚神诀太过诡异,其外放的罡气像雨滴一般,无所不在,难以防范,也就一招险胜。

    接下来,轮到顾小召上场了。

    只要他能击败顾战歌,这次大比,双照堂就能名列第三,摆脱万年老幺的坏名头,只是,在座的诸位恐怕没一个人认为有这样的可能。

    双照堂的高层们纷纷离席,莫绝一人留了下来。

    不亲眼看到顾小召死于非命,他一万个不放心。

    顾小召解下腰间挂着的长剑,左手握着剑鞘,右手按着剑柄,缓缓向前。

    剑名照雪,浦阳炼器大师华长峰所铸,材料有风铜、陨金、七间银……这剑顾小召以前用不上,必须踏入炼气境之后才能使用。

    炼气境武者可以外放罡气,并非所有的武器都能使用。

    普通材料铸造的武器根本承受不起罡气的冲击,就算侥幸能够承受,效果也不好,原本十分的罡气通过普通武器输出之后,也许只有三分的威力。而一件好的武器,比如刻着符阵的武器,甚至有着增幅的效果。

    照雪的材料不错,又出自炼器大师之手,虽然没有符阵加成,却也是一件不错的武器。

    几年前,顾铨将照雪给了顾小召,把它当成了一份礼物,提前庆祝顾小召踏入练气境。

    缓缓踏上木梯,上了擂台之后,有杂役上前来,将木梯挪开。

    另一侧,顾战歌的表现没有这么平淡。

    他摆摆手,让人将木梯挪走,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不见半点作势,人就像是被风吹起来一般冉冉上升,飞上了擂台。

    顿时,台下一片哗然。

    各种羡慕阿谀之声响起,几乎人人为其鼓掌,就连双照堂弟子也大多站在了顾战歌这边,认为顾小召毫无胜算可言。

    好一个凭虚临风。

    这一招顾战歌练到了炉火纯青,不带半点烟火之气。

    贵族门阀子弟多喜欢修炼类似的招数,他也不例外,也喜欢这种淡淡的装逼感觉,在别人的惊呼声中如同冬天雪夜中饮酒一般熏熏然。

    慕小桑不引人注意地撇了撇嘴,她的视线落在了顾小召身上。

    不知怎地,她总觉得这个一看就处于弱势的少年并不像看上去的那般简单。

    慕小桑就是隐峰大师姐,曾经的超级天才,当初一入隐峰深似海。

    几年前,授业恩师在冲击先天的时候陨落,她也就成为了隐峰的掌峰人,那时候,她是炼气境第六层,如今,仍然卡在第六层不得寸进。

    这些年,隐峰所获取的资源一少再少,已然入不敷出。

    原本,隐峰的弟子就不多,最近,又陆续有人离开,转投其他峰头,这次前来观看下院大比,已然是全峰总动员。

    嗯,加上她也就十二人。

    希望这一次能增添新成员吧?

    前几届,没有一名下院弟子加入隐峰,除了慕小桑之外,大部分隐峰弟子都不认为这次能够例外。

    他们其实有劝过慕小桑,不要来下院丢人现眼。

    然而,慕小桑没有同意,仍然一意孤行来下院。

    她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但是,她知道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就像当初的她为了报恩不顾周围人的劝说义无反顾地进入隐峰一样。

    “顾小召?”

    身为金剑阁弟子,顾战歌的武器却是一根盘龙棍,他单手持棍,棍头对着顾小召,一脸的不以为意。

    顾小召点点头,没有说话。

    顾战歌微皱眉头,仔细地打量着顾小召,随后,他掉头望着台下,向着自己的伴读弟子顾猛问道。

    “顾猛,这家伙是不是和少爷我有点像?”

    台下,长得虎背熊腰像小山一般雄壮的顾猛瞧了顾小召一眼,咧开大嘴笑了笑,随后,他转过身,瓮声瓮气地说道。

    “少爷,这家伙和你很像!”

    顾战歌笑了笑,他望着顾小召,轻声说道。

    “看来,你还真是我三叔的儿子,大家亲戚一场,打生打死就不必了,要不,你干脆跳下擂台认输算了!”

    顾战歌和顾小召是亲戚?

    听到这番话,很多人都傻眼了!

    顾小召沉默地摇摇头,同样笑了笑。

    顾战歌微蹙眉头。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比划比划吧?听说双照堂小考,你越境挑战,击杀了一个炼气境高手,一会儿,可要手下留情啊!”

    顾小召没有回话,缓缓抽出鞘中的长剑。

    阳光落下,长剑如水。

    “承让了!”

    顾战歌收起笑容,单手持棍,懒洋洋地向顾小召走来。

    一寸长、一寸强。

    一寸短、一寸险。

    按照常理,手持长兵器的顾战歌应该拉开距离,不让手持利剑的顾小召近身才对,他却一反常态地主动靠近。

    一时间,顾小召猜不到对方的意图。

    不过,默运海纳百川探气诀的他全然不畏,所谓意在气先,只要对方的气一动,自己的念头就能将对方真气运行的轨迹捕捉,不怕他趁其不备。

    距离顾小召一丈左右,顾战歌停下脚步。

    “呔!”

    他大吼一声,挥动长约八尺的盘龙棍,向顾小召拦腰扫来。

    顾战歌的速度看上去不快,这时候,顾小召应该趁机向前攻击拉近两人的距离才对,然而,顾小召却选择了后退。

    顾战歌这一招暗藏着名堂。

    表面上速度不快,实际真气却在飞速的流动,一旦顾小召向前攻击,盘龙棍的速度就会骤然加快。

    相当于顾小召把自个儿送上前去挨揍。

    没有办法,唯有后退。

    退!

    后退!

    继续退!

    很快,顾小召就退到了擂台边缘。

    他始终找不到对手的破绽!

    对方就这样简单的拦腰一扫,看上去破绽多多,然而,实际上却暗藏杀机,那些破绽全是陷阱。

    要想不踩陷阱,他唯有后退。

    然而,终究无路可退!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