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二十九章 金剑阁 顾战歌


    金剑阁。

    金,黄金,代表着高贵和尊崇,乃王者象征!

    剑,宝剑,代表着尖锐和锋芒,乃强者象征!

    金剑阁以金剑为名,其门下弟子大多异常骄傲,自认为是滴水观下院第一,眼中根本没有其他学院弟子的身影。之所以如此,除了因为金剑阁这十余年都霸占了大比第一之外,还和他们招收的弟子有关。

    金剑阁是滴水观下院唯一只招收门阀贵族子弟,不招收寒门子弟的学院。

    这其实是有违滴水观有教无类的宗旨的,只是,有些时候,宗旨什么的不过是一句摆在供桌上的口号。

    自从寒门子弟占多数的隐峰落没之后,金剑阁就慢慢改弦易辙,以征收门阀世家子弟为主。

    当然,他们并没有明目张胆地提出来。

    然而,这是大部分人都知道的潜规则。

    天柱峰、金剑阁,这是门阀贵族为主的势力,寒门子弟再是天才也不会招收,更不要说那些穷鬼。

    身为金剑阁首席,顾战歌是骄傲的。

    他的偶像是天柱峰大师兄许东阳,蜀国益都许氏第一天才,他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也能像偶像那样风靡万千少女。

    许东阳十二岁进入炼气境,二十三岁炼气境大圆满,有很大的机会成就先天。

    在滴水观上千年的历史中,许东阳也是屈指可数的天才人物。顾战歌十岁开始习武,出生之后就开始进行药浴,快十六岁的时候才踏入炼气境,貌似和许东阳*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自家才知自家事。

    顾战歌修炼的是顾家秘传狂战歌,这是一门很难修行的筑基功法。

    修炼这门功法可以说是一种自我折磨的过程,要通过秘法和特殊的药物将经脉扩充数倍,使其能容纳更多的真气。

    要做到极致,需要细细打磨,故而,进展缓慢。

    除此之外,这一年,顾战歌还兼修了一门顶尖的炼体功法,滴水观天柱峰的秘传九龙绕柱决。

    这门功法练到极深处,全身如天柱一般坚不可摧,且有九龙之力,拳可开山,脚可碎地……

    兼修两门高深功法的他自然进展缓慢,然而,功底远比其他人深厚,在他现在的师傅柴立看来,顾战歌同阶之下无敌。

    说实话,他并不把顾小召放在心上。

    哪怕对方在炼体境就可战胜炼气境,是所谓越境挑战的天才。

    其实,越境挑战根本算不了什么,顾战歌自己也能做到。像马千军那样的野路子炼气境武者,根本不值一提。他曾经见过马千军和其他人交手,两人战罢之后各自离去,都不曾发现他在一旁窥探。

    顾战歌也是在两天前才知道自己换了对手。

    事后,负责安排这件事的顾思南还登门向他赔罪,解释自己这样做的原因,然后,拜托在他在战斗的时候干掉顾小召。

    他这才知道对方是三叔顾铨的私生子。

    一个不能认祖归宗的家伙罢了?

    任其在外自生自灭便是了,何必大动干戈?

    顾战歌不喜欢虐杀弱鸡,他最爱的是和强者挑战,有着真正的武者之心。

    没有这颗武者之心,天赋再好,资源再多,仍然无法踏上武道的最高峰。

    顾思南自然有着解释。

    这时候,顾战歌才知道,三叔顾铨那两个在紫气东来阁修炼的亲生儿子竟然被人干掉了,三房算是断了传承。

    顾家的其他几房这会儿难免起了心思,要想过继子弟到三房,要知道,只要能承继凌云爵的爵位,便有机会进入天庙。

    天庙位于虚无飘飘秒之处,据传乃上界仙人在此方世界的局所。

    传说若是能进入天庙,当可得大造化。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进入天庙,因为,想进入天庙需要一个最基本的条件,那就是入庙之人必须有着凌云爵的爵位。

    整个巴南郡,也就顾铨一人是凌云爵。

    至于他这爵位是怎样得来的,却是一桩秘事,很少有人知道。

    就连在顾家,也只有极少数的老人才晓得,他们往往守口如瓶,闭口不言,像顾战歌的父亲顾平身为顾氏大房的家主,对此也一无所知。

    有传闻,顾铨想把自己这个私生子接回顾家认祖归宗,让他承继自己的爵位。

    此时,不过是在和夫人刘氏谈判罢了!

    刘氏的两个儿子被杀,自然是悲痛欲绝,想要报仇,却无法寻到那个符师的踪迹。其实,就算找到了,想要报仇也非易事。要想对付一个符师,唯有请另外一个符师,要不然,就要纠集数个先天高手围攻。

    饶是顾家千年传承,益都刘家也是超级门阀,一时间也抽不出这样的力量。

    就算能够报仇,要是付出的代价太大的话,其实,也是得不偿失。

    所以,不管是顾家和刘家,都没有寻那符师报仇的冲动。

    要怪只能怪顾家两兄弟不长眼,为何要得罪符师!

    刘氏也明白这个道理。

    饶是如此,仍然心中不甘,毕竟,那两人是从她辛苦怀胎十月生出来的。

    她想要将某个刘氏子弟引入顾家,成为顾铨的儿子,然而,所有的顾氏族老都不会同意这一点。顾家的那些长老们想让顾铨从顾氏其他房门下过继一个儿子,对此,不仅顾铨,刘氏也反对。

    她宁愿把顾小召接回来,也不愿接受其他人。

    毕竟,过继而来的家伙身后有着其他势力支持,多半不会把她这个假母放在眼里,私生子顾小召毫无背景可言,到时候说不定会被她掌控。

    事情之所以还拖着,无非是想从顾铨那里得到更多好处罢了。

    也许最近谈判就会有结果了?

    所以,必须在此之前干掉顾小召。

    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干掉顾小召这样好吗?自己身为三叔的杀子仇人,三叔怎么可能过继自己为子?

    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人嫁衣。

    顾战歌并非蠢蛋,很快就想到了这一层。

    顾思南则让他不要多虑,若是他能干掉顾小召,不管是谁过继到三房,那一房都会向大房转让大量的利益。

    就算得到那个凌云爵的爵位又如何?

    西南有三国蜀国、滇国、黔国。

    这三国大小几十个群,有着上百个凌云爵传承,到最后,真正能进入天庙也就区区数人,这条路并非那么好走啊!

    倒不如换一些实际的利益!

    仔细想想,顾思南说的不无道理。

    那么,自己就勉为其难干掉那家伙算了。

    一个流淌着贱种血液的家伙,本来就不该活着。

    想到这里,顾战歌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他把视线从练武场上移开,望向双照堂方向。

    此时,擂台上正在进行第七位的对战。

    用不了多久,便是首席对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