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二十八章 大比开始


    九月初九,晴。

    一早,阳光从东面的山头投射下来,落在滴水观前那条兰溪上,溪面波光嶙峋,闪烁着奇异的色泽,溪水缓缓,像是一条长长的琥珀。

    滴水观号称三山四院。

    四院指的自然是滴水观下院,包括双照堂、听风楼、金剑阁、细雨亭这四个学院,又被外人称之为滴水观外门。

    所谓外门,和内门相比不过是外人。

    外门弟子们此时相当于一家商铺尚在考察阶段的学徒,合格之后才能成为正式的伙计,不合格自然就会被开革出去。

    真正的滴水观指的是上院,也就是外人称之为的滴水观内门。

    上院为三山。

    青云峰、莲花峰、天柱峰此为三山。

    这一次下院大考,四院弟子齐聚,有各院参战的三十名弟子,也有上千名观战的同门,可以说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一天。因为人数太多,维持秩序的力量不够,再加上也想实地观察英才,上院也派了不少人下来,有上院的高层,也有大量炼气境弟子。

    三山和四院并非完全分割开来,彼此间也有着联系。

    比如金剑阁的弟子,一旦踏入炼气境,十有八九会进入天柱峰修行;就像细雨亭的弟子多进入莲花峰一般;另一方面,青云峰多收录听风楼的弟子;唯有双照堂的弟子没有靠山,进入这三山的弟子兼有。

    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会被三山的高层当成嫡系看待,不管是资源的分配还是功法的传授都免不了会被歧视。

    其实,以前双照堂也是有着靠山的。

    滴水观上院还有一个山头,曾经号称巴南第一峰。

    这个叫做隐峰的山头并不位于任何一座山峰,而是位于兰溪边的一个狭长山谷内,驻地只是山谷内的一个小土坡。

    虽说如此,当隐峰弟子号称巴南第一峰的时候,却没人敢于吱声。

    就连一向和滴水观针锋相对的紫气东来阁的武者在外遇见隐峰弟子时,都会默默退避三舍。

    那时候,双照堂的下院弟子一旦踏入炼气境,多进入隐峰。

    然而,百年前,隐峰遭遇了一场大劫,在和外域天魔作战时,数十名先天高手一朝俱灭,几乎断了传承。

    如今,隐峰还在招收弟子。

    前些年也不过只有小猫三两只加入,近年来,更是无人进入。

    毕竟,整个隐峰并无一个先天高手,最强大者亦不过是炼气境第六层,堪堪打通周身穴窍两百多个。这样的修为甚至不及下院的一些高级教习,拜入对方门下修行,那还不如继续留在下院算了。

    隐峰虽然还有传承,然而,在外已经名声不显,如今,滴水观在江湖上只留下了三山四院的称号。

    当然,每一年下院大考,隐峰仍然会在场。

    “这就是隐峰大师姐?”

    “嗯,就是她,当初的滴水观下院第一天才……”

    “不会吧?她比许东阳大师兄还厉害?”

    “当初她和青云峰许东阳大师兄一届入门,据说资质还在许东阳大师兄之上,习武以来,一年多点的时间就踏入了练气境……然而,进入上院修行的时候,因为隐峰的峰主对其全家有大恩,故而,拜入了隐峰门下。现如今,十余年过去了,许东阳大师兄已经是炼气境大圆满,这位则卡在炼气境第六层许久了!”

    “这件事告诉我们,选择的重要性!就算我们出身双照堂,以前和隐峰有着渊源,也不要盲目进入!”

    “是啊!是啊……”

    参加大比的双照堂三十名弟子位于一座凉棚之下,身为首席的顾小召并未按照惯例盘腿坐在第一排,而是默默地坐在角落里。

    他身边的人在小声地谈论着。

    顾小召抬头望向主席台。

    主席台上,隐峰和其他三个山头一样有着一席之地,同样的凉棚,所占的面积也和各峰差不多,只是,看着却很是寒酸。

    别的凉棚之下,好几十个人聚在一起,不时有人进出,欢声笑语不断,显得格外的热闹。那些下院的教习和高层也多聚集在这三个地方,和上院的高层们交流甚欢,一派和乐融融。

    隐峰的凉棚之下,却只有着十来人。

    那些人大多沉默着,没有说话,人少地广,也就显得格外的空旷,半天也没有客人主动前往拜访,说是寒酸并不为过。

    同门口中的那个隐峰大师姐也就二十出头,当初以十一岁年龄踏入炼气境力压许东阳一头的绝世天才身着一身黑衣,昂然坐在第一排,肤色白皙,高鼻深目,乌黑的头发扎成一条马尾垂在身后,英姿飒爽,甚是利落。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她的眉毛,像是两把利剑斜斜地斩向双鬓,猛然望去,夺目而来的便是几分倔强。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大部分人就像顾小召的那些同门一样把目光投在了她身上,一边窃窃私语。

    面对众多视线,她基本无视之,面色平静,无悲无喜。

    顾小召收回了视线,低垂着头。

    这时候,一股夹杂着诧异的目光扫了过来,目光的主人正是双照堂教习莫绝,说起来,他已经无数次在偷偷打量顾小召。

    顾小召让他莫名惊诧。

    按照公孙泽药师的说法,这会儿的顾小召应该是被玄冥真煞折磨得死去活来,根本就无法起床才对。

    当初,他也没有将顾小召从大比的名单上拿下。

    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然而……

    先前大伙聚集在双照堂出发的时候,冷不丁瞧见顾小召出现,他被吓了一跳。

    是的,顾小召面色苍白,时不时就咳嗽一声,瞧着状况很是不好,的确是被玄冥真煞折磨的样子。

    只是,这程度未免也太轻了吧?

    莫非,顾家三爷有给他一些保命的灵丹?

    应该是这样吧?

    莫绝狠狠地咬了咬牙。

    不过,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不能向顾思南要求更多了!

    这个兔崽子!

    心情激动之下,真气激荡,莫绝将手中的茶杯捏成了粉末。这时,旁边的同事有些诧异地望向他,他忙笑了笑,有些尴尬地说道。

    “真气一时走岔了,见笑!”

    随后,他转过头,面色阴沉。

    就算你有救命丹药又如何?只要敢上擂台,就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他阴阴地笑了笑。

    “当!”

    这时候,场中铜锣敲响,大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