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二十七章 司马青衫讲故事


    九月初八,多云。

    这一日,司马青衫前来作客。

    院子内,一株冠盖如伞的老树下,一张石桌,两把石凳,一壶清茶,两盏瓷杯,两人相对而坐。

    顾飞扬、顾大忠和司马青衫带来的几个随从远远地站在院门外,彼此之间也还熟悉,他们在小声地谈论着什么。

    这边,司马青衫说着闲话,时不时饮一口香茶。

    “这是宋国龙首峰特产清溪茶?”

    抿了一口茶,司马青衫面露喜色。

    顾小召摇摇头。

    这个猜谜游戏已经进行一段时间了,对方久久不进正题,嘴里兜兜转转,总是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说实话,顾小召对此已经有些厌烦了。

    不过,他还是沉得住气,脸上的表情和一开始并无半点变化,唯一的改变就是更加沉默了,时而微笑,时而摇头。

    “我也是喜茶之人,却猜不出来,看来,还是欠功力啊!”

    司马青衫长叹一声。

    顾小召微笑不语。

    “顾老弟,此茶产至何处?可否指点一二?”

    “坊市所买,山里野茶,不知来处。”

    “哦!”

    司马青衫苦笑着摇摇头,平视着顾小召说道。

    “英雄莫问出处,但凡真英雄,和血脉、传承无关,就像这山中野茶,其味清妙无双,其气悠长深远,并不比那鼎鼎有名的清溪茶有差……若是能得到众人推广,得到有名之人点评,将是一处新的名茶!”

    说罢,他叹息一声。

    “若想青云直上,也需凭借好风力啊!”

    司马青衫意有所指,顾小召也是心领神会,不过,他并未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依旧沉默。

    石桌对面,司马青衫也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

    “顾老弟,前段时间我收到了一个消息,这消息和顾老弟有关,至于是好是坏?就看顾老弟你怎么想了。”

    “哦!”

    顾小召放下茶盏。

    这时候,乌云恰好散开,一丝金黄色的阳光穿过树梢枝叶落下,照在石桌上,洒下斑驳的光影。

    “一个月前,我有个好友从浦阳来,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有些好笑,也比较可悲……”

    浦阳是巴南郡的郡城,不但是千年世家顾氏的底盘,也是滴水观的死对头紫气东来阁的所在。

    司马青衫讲述的故事就发生在浦阳。

    说是有两个世家大族的公子在紫气东来阁修行,这两人也算是少年有成,短短的两三年就进入了紫气东来阁的内门,成为了炼气境武者。

    出身豪门的他们从小就锦衣玉食,然而,在武道修行这条路上却吃够了苦头,两相对照之下,心里难免有些问题。为了发泄,准确地说为了防止心魔滋生,他们喜欢到野地里打猎。

    击杀猎物的快感能让他们忘记修行的艰辛。

    不过,他们的猎物并非山禽走兽,而是散落在城外的野民。

    所谓野民,并非编户之民,他们在蜀国的黄册上并不存在,也不归属于贵族世家,大多是逃荒或逃税的刁民。

    击杀这些无主之物,两人并无半点愧疚。

    在这些门阀世家子弟眼中,那些野民不过是两脚羊罢了,和自己并非同类。

    每当他们心情郁闷的时候,两人就会纠集伴当前往野外狩猎,自从成年以来,这样的事情已经干过很多次了。

    两个月前,他们袭击了一个野人的营地。

    有句话说得好,夜路走多了撞鬼!

    有一个符师正好在那个营地内,是的,一个高高在上的符师居然停留在贱民的营地,说出来,也没人相信。

    据活下来的人所讲,那个符师是一个年方十八长得貌美如花的少女。

    之后,事情就朝着坏的方向发展。

    两个肆无忌惮闯入营地想要大杀一番的公子哥被那个少女符师所击杀,听说死状极惨,被火球烧得尸骨无存。那些伴当也大多死于非命,只有极少数的家伙装死这才躲了过去。

    “那两个公子哥姓顾,他们的父亲是顾氏三房的家主顾铨,顾家三房的实力倒还一般,不过,顾铨有着凌云爵的爵位,这就比较稀罕了!听说,顾家其他各房的子弟都想要过继到三房,为此,正在暗中角力……不过!”

    司马青衫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瞧了顾小召一眼。

    “顾铨有个私生子流落在外,据传他想要将那个私生子找回来承继家业……对顾家各房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那个私生子就像是他们的眼中钉,此时此刻,非置之于死地不可!”

    随后,他笑了笑。

    “我要是那个私生子,就应该先找好退路,未雨绸缪方是上策!”

    顾小召点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发现顾小召没有回应,司马青衫狭长眼睛内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随后,他又笑了笑,继续说道。

    “差点忘了正事,我这次前来拜访顾老弟,可不是来讲故事的。”

    “什么事?”

    顾小召淡淡应道。

    “明日大比的对战表已经出来了,顾老弟的对手是金剑阁的顾战歌,巴南顾氏大房的嫡子,说起来,他和你还是同宗,五百年前说不定是一家人啊!”

    顾小召沉默着,司马青衫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回荡。

    “几天前,对战表就已经拟定,原本顾老弟的对手是听风楼首席弟子孟昭,然而,在一天前,换成了顾战歌。”

    司马青衫面带忧色。

    “去年大比,顾战歌就踏入了炼气境,为了金剑阁这次大比,才隐瞒着没有进入上院。实际上,他已经被天柱峰招揽,平时也有天柱峰的教习暗中向他传授功法,听说是天柱峰秘传九龙绕柱决,小道消息说,现如今的他已经踏入了练气境第二层,远非马千军可比……顾老弟,你需要小心了!”

    顾小召站起身,向司马青衫拱手为礼。

    “司马兄高义,多谢!”

    司马青衫同样站起身,拱手还了一礼。

    “顾老弟,你应该晓得我司马家和浦阳顾家并不对付,老弟若是有备,能让那个顾战歌吃点苦头,愚兄反倒要感激不尽。”

    随后,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司马青衫就带着人离开了。

    “少爷,怎么办?”

    知道顾小召的对手是族中天才顾战歌之后,顾飞扬的脸色就不对了,顾战歌和别人交手的时候,他曾经旁观过,晓得对方的厉害。

    顾小召才踏入炼气境,对方已经是炼气境第二层了,不好对付。

    “少爷,要不找个因由不去?”

    顾大忠同样很是担忧。

    顾小召望着远山,轻声说道。

    “勿忧,我自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