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二十六章 又一个


    九月初六,晴。

    瓦舍前,一身青布长衫的顾小召负手而立。

    有风从山前吹来,穿过院中那棵大树,带来些许凉意,树梢枝叶在风中微微摇晃,沙沙作响。

    庭院一角,有不知名的虫儿在不知疲倦地鸣叫。

    顾大忠站在顾小召身后,脸上的表情变幻多端,有焦虑、有羡慕、有激动……

    他时不时便抬头望向瓦舍,不时抬起手来,要不挠头,要不搔耳,根本静不下来,像是一只大马猴。

    瓦舍内,顾飞扬正在冲击炼气境。

    已经进去半个时辰了,也不知道情况怎样?

    顾飞扬这个伴当能够踏入炼气境,顾大忠自然为他高兴。

    只是,另一方面心里也难免不是滋味,忍不住幻想里面那个是自己。

    说起来,顾飞扬在炼体境大圆满这个境界已经半年有余,一直没有冲关,无非是火候不到。展断曾经说过,炼体境大圆满之后最好不要着急于冲关,须得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真气雄浑到水到渠成的地步。

    并且,冲关的时候须得服药。

    有着类似八宝金鼎丸这样的符丹帮助,成功的可能性便可大大增强。

    然而,那样的符丹很难得到,就算是顾小召,为此也暴露了自己的底细,不得不在小考的时候和马千军拼命,引得莫绝向他下毒手,若非他修炼的功法神奇,此时早就性命不保。

    少主都没有,顾飞扬自然指望不上。

    他没有那个财力在坊市购买符丹,也不可能从滴水观下院获得,毕竟,卡在炼体境大圆满这个境界的弟子为数众多,他不是其中最天才、最突出的那一个。

    也就只能在这个境界慢慢打磨,寄希望于某一天会出现奇迹。

    顾飞扬原以为自己会一直蹉跎下去,然而,事情在前两天有了变化。

    两天前,顾小召从静室内走出来,整个人看上去和过去没有两样,然而,顾飞扬和顾大忠却感觉到了气势上的变化。

    虽然,这种变化转瞬即逝,就像是他们的幻觉。

    后来,顾小召在他们面前演示了一番真气外放的过程,他们这才知道顾小召竟然踏入了炼气境。

    一颗八宝金鼎丸,居然让顾小召从锻骨大圆满连跨两个关卡,进入了炼气境,饶是他们知道能够越境杀敌的顾小召是深藏不露的天才,在那一刻,仍然是傻了眼,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强忍着没有发问,心中却五味杂陈。

    尤其是顾飞扬,他卡在洗髓大圆满这么久,对方却一冲即过,饶是对方是自家少主,他也难免吃味。

    不过,他很快就没有了这种想法。

    今天一早,顾小召让他在静室内清修,务必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况,以便进行真气冲穴,踏入炼气境。

    如此,便可以和他同一批次进入滴水观上院修行。

    顾飞扬有些惶恐。

    他没有那个自信能够冲开头顶百会穴,要知道,在武道修行上,这一关号称闯天门,百会穴便是天门,要想闯开天门,那难度可想而知。

    顾小召叫他不要担心,冲关前,他会给他几颗顾氏秘传符丹,虽然,比不上八宝金鼎丸的效果,几颗加起来药效却也不遑多让。

    符丹?

    听到这话,顾飞扬又惊又喜。

    说实话,一开始他对顾小召有些看不起。

    诚然,顾小召是他的少主。

    武道修行路上,身份虽然重要,然而,归根结底还是修为最关键。没有一个先天高手会是他人奴仆,就算是为那些世家大族做事,也是有着客卿的身份。那些世家家主们也会以礼相待,嫡系子弟们更不敢有丝毫轻视。

    不要说先天高手,就算是踏入了炼气境,也会得到主家的尊重。

    就像顾小召的护卫高手展断一样,明面上是顾铨的属下,实际上,顾铨和他都是兄弟相称的。

    当然,身为奴仆要想一飞冲天很难。

    蜀国有记载以来,以奴仆身份成就先天的高人屈指可数,与之相比,踏入炼气境的到是不少。

    只要他们有着足够的忠诚,又有把柄或者重视的人和物在主家那里,如果天资聪颖,基本上都会得到主家的帮助。即便如此,他们也要经受重重考验,像顾飞扬这样的,除非顾小召先一步踏入炼气境,不然,他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顾家的资助。

    在外人看来,顾小召是废材。

    顾飞扬难免也有这样的想法,表面上虽然对顾小召恭敬,实际上一万个看不起,心中也有些焦虑。

    毕竟,等顾小召踏入炼气境,不知道猴年马月去了。

    要是顾小召一辈子无法踏入炼气境,他难道一辈子卡在炼体境大圆满?

    扪心自问,要是那个幕后黑手没找顾闯,而是找到他,用符丹等药物为诱饵,承诺帮他解救家人,他说不定也会像顾闯那样铤而走险。

    当然,顾小召将顾闯杀了之后,他也就没有了那种想法。

    等到顾小召在小考的时候击杀了炼气境武者马千军之后,顾飞扬心中就只有惊惧,待得顾小召一夜踏入炼气境,他已经无话可说。

    这时候,顾飞扬对顾小召更多的还是畏惧。

    昨天,顾小召说要赐予他符丹,帮助他踏入炼气境之后,顾飞扬这才死心塌地决定跟随顾小召,暗暗发誓,将自己这条命卖给少主。

    所谓的符丹,其实就是灵米。

    只不过,这方世界并无灵米的存在,灵米上面有着天然的符文,冒充符丹骗骗顾飞扬,顾小召没有一点压力。

    从小世界带出来的灵米,在这方世界仍然能使用,然而,就像当初顾小召猜想的那样,灵米的功效大大降低了。

    放在玉瓶内的灵米,仍然保存着十之六七的功效。

    放在瓷瓶里面的则只有十之三四的能量。

    至于放在百宝囊里面的,药效基本流失完了,对普通人或者初涉武道的家伙或者有用,顾飞扬这个层次的武徒服下完全没有效果。

    并且,随着时间流逝,灵米的功效还在下降。

    用不了多久,就连玉瓶内的也会失去效用吧?

    既然灵米达不到逆天的效果,顾小召就不怕拿出来使用。所以,他把用玉瓶保存的那几颗灵米交给了顾飞扬,有这些灵米的帮助,不亚于一颗八宝金鼎丸的功效,他相信顾飞扬能冲关成功。

    至于瓷瓶保存的那几颗灵米,他给了顾大忠,对他的修行也会有帮助,过几天,也应该能跨入洗髓的阶段。

    就在他们默默等候之际,一股强大的气息从瓦舍窜出,迅速弥漫开来。

    院中的虫子停下了鸣叫。

    成功了!

    顾大忠用力挥动手臂,强忍着没有高声呼叫。

    顾小召嘴边绽出一丝微笑,表情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