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二十一章 骗


    公孙泽眯着眼睛,打量着顾小召,半天没有说话。

    在这种扫视下,顾小召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毫无局促之意,对方没有说话,他也没有主动出声。

    最后,顾小召皱起眉头。

    他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嘴角溅出了一丝血沫。

    看样子,他是在勉力忍受,到底还是没有忍住,这才咳嗽出声,既然能咳出血来,肯定问题不小。

    当然,公孙泽不会被这些表面现象迷惑。

    昨天晚上,莫绝上门,拜托他前来为双照堂首席弟子看病,表面上,是为双照堂着想,毕竟,要是对方真的重伤未愈,身为教习的他还可以调换人手,把顾小召从参加大比的名单中撤下来。

    莫绝是这样的人?

    公孙泽身为莫绝多年的好友,深知此人本性,对方根本就是无利不起早的家伙,当初,之所以助自己一臂之力,无非是阴差阳错,根本不是对方的本意,只是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他顺水推舟罢了!

    毕竟,能够获得一个药师的人情还是不错的。

    公孙泽知道,莫绝虽然在双照堂担任教习,对双照堂、以及双照堂背后的滴水观其实都没有什么感情,纯粹是契约约束的缘故。

    他其实很想回到莫氏家族去。

    在那里,一个炼气境四层的高手和神仙人物也差不多了,不像在滴水观,他就是一条杂鱼。

    所以,这家伙只顾着捞好处,才不会为双照堂着想。

    对方这样做,必定有着深意。

    果然,在临走的时候,莫绝还是透露出了来意。

    他并不是真的要让公孙泽为顾小召疗伤,他只需要公孙泽为他探明顾小召那家伙究竟是不是真的受了伤,若是真的,伤情又如何?

    不过是举手之劳的小事,公孙泽也就应承了。

    至于莫绝和顾小召之间的恩怨,他不管,也没有兴趣了解,他只需完成莫绝的托付,还上一部分人情就好。

    “这位弟子,让我为你把脉可好?”

    公孙泽手捋胡须,三角眼微微眯起,说话声很是阴柔,就像一缕穿堂风,你能感受到它的存在,仔细追寻,却无处可找。

    顾小召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能得药师大人帮助,在下受之有愧!”

    公孙泽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伸出手,食指和中指并起,轻轻搭在了顾小召垂在榻前的手腕上。

    一旁,顾飞扬和顾大忠神情紧张地盯着公孙泽,一个拳头攥得很紧,另一个则把手按在剑柄上。

    他们害怕公孙泽暴起发难。

    公孙泽瞄了两人一眼,神态有些不屑。

    他修炼的是药王经,药王经记载多达二十四种功法。

    然而,大多数功法都像他修炼的真木长春决一样,实际上并非什么武道秘传,更像是医道典籍,类似的木系真气对疗伤有着奇效,在对敌上,却没有什么杀伤力。

    所以,一般江湖仇杀不会牵扯到药师。

    一个门派或是世家败落,门中的药师大多没有性命之忧,大多会被胜利者收藏,转换门庭。

    只不过,培养一个药师不容易,需要从万千采药童子中超脱而出,并且,身体的属性必须五行偏木。

    手指搭在顾小召的手腕上。

    真木长春真气如同涓涓细流进入了顾小召体内,在他经脉中奔行。

    武者们排斥异种真气进入自家经脉,只不过,这些异种真气不包括真木长春真气这样的木属性真气,此类的真气有着愈合以及滋养的功效,对经脉并不会造成伤害,也不会引起真气风暴。

    真气顺着手太阴肺经徐徐前行,起初一切顺利。

    然而,在快要进入肺部的时候,真木长春真气像是受了惊吓一般飞速地往后窜去,如同猎人弓箭下的小鹿。

    公孙泽面色大变。

    炼气境三层大圆满,只需要吸收合适的煞气便可进入第四层的他对罡煞并不陌生,自己真气触碰到的分明就是玄冥真煞。

    整个双照堂,也就莫绝一人修炼了偏门的玄冥真煞。

    此人经脉内怎么会有玄冥真煞?

    也就是说对方是被莫绝暗算的!

    莫绝让自己前来查探对方情况,是想知道自己的暗算有没有得逞?

    真木长春真气是治愈系真气,有着融于万物的特性,然而,玄冥真煞是罡煞,等级比长春真气要高,所以,公孙泽的真木长春真气避之唯恐不及。

    这小子完了!

    公孙泽有些怜悯地扫了顾小召一眼。

    他飞快收回了自己的真气,不想被如同附骨之疽的玄冥真煞盯上,要知道,若是被那玩意进入体内,就算是他,也免不了一身蚁。

    “药师大人,我这是怎么啦?”

    顾小召的声音比较低沉,断断续续。

    “那天小考之后回来,真气就运行不畅,也不知道是修行出了岔子?还是被马千军伤到了?这几天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没事,只是一时间真气走岔了经脉,我给你开一个方子,你按时服药,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大比那一日就会生龙活虎起来!”

    “那多谢药师大人了!”

    顾小召面上露出感激之色。

    “举手之劳!”

    公孙泽面色淡然,摆了摆手。

    随后,他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跟着顾大忠出门了。

    待得脚步声远去,渐渐消失在耳边,顾小召掀开薄被,站起身,他的面色依旧苍白,却没有半点病态。

    他瞄了一眼恭敬地站在一侧的顾飞扬。

    “你且去门外守护……”

    “诺!”

    顾飞扬应了声,低头行礼,转身离去。

    随后,房门关上。

    练功房的头顶有着一处明瓦,阳光从明瓦照射下来,在地上投下一块长方形的光斑,一些尘埃像小虫子一般在光柱中飞舞。

    顾小召绕着那块光斑来回踱着步子。

    随后,他站在屋角那些药草种子跟前,俯下身,将种子装在了包裹内,然后,提到了榻上放着。他自己也上了床榻,盘腿坐下,两个装满药草种子的包裹就分布在他左右,触手可及。

    深吸一口气,顾小召盘膝而坐,默颂明心篇口诀。

    神念紧锁在眉心祖窍,识海中,一轮明月照耀,蓝色光华丝丝缕缕洒了下来,遍布整个识海。

    一阵天旋地转,眼前换了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