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二十章 不速之客


    八月二十三日,距离滴水观下院大比还有十六天。

    这些天,顾小召并未出门。

    从坊市回来之后,顾小召就窝在自己的院落里,哪儿也不去。

    展断依然了无音信,就像放飞的黄鹤一去不复返,不动如山任怀庆也被下院高层派了出去,据说去到了山外。

    没有必要,顾小召这个时候不会在外晃荡。

    有什么事情,他都是吩咐顾飞扬和顾大忠这两人去做。

    他自己一直在后院疯狂修炼。

    五种练法的姿势,每天起码要修炼三次,每一次都要吞服大量的气血丹,不如此,身体也就承受不住。

    也就短短的几天,顾小召就将自己所有的存货都用光了。

    不过,效果非常明显,如今的他已经冲到了洗髓阶段。

    接下来,他要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之后,再服下八宝金鼎丸,去冲击炼气境,那将是最为困难的一关。

    真气冲穴!

    昨天,一个杂役前来传话,带来了双照堂高层的召集令,召集本次小考前三十名前往草堂,说是要给他们开小灶,为这次大比做准备。

    滴水观下院的每次大比,由四大学院小考前三十名出战,最后分出名次,来年按照名次高低分配资源。

    战前开小灶基本每一家每一年都在做。

    顾小召并未前往,他甚至没有见那个传话的人,就吩咐顾大忠挡了驾,理由很简单,重病未愈。

    他不想让莫绝查探到自己的真实状况,免得另生枝节。

    “笃笃……”

    外面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

    盘腿打坐的顾小召睁开眼,他轻声说道。

    门被推开,顾飞扬走了进来。

    他慢慢走到顾小召跟前,在一丈外停下,将肩上扛着的两个大包裹解了下来,放在了地板上。

    “打开。”

    顾小召站起身,双手抱胸。

    顾飞扬应了一声,他低下头,弯着腰解开了包裹上打的结。

    包裹尚未完全打开,一股药香味就从里面飘了出来,在室内回荡。

    七星草、棺材藤、落星果、丹朱、鬼爪藤,母子花……

    包裹内装着各种各样的药草种子,有极其珍贵难以培育的母子花、鬼爪藤等等;也有非常普通一出门随处可见的七星草等等。

    这两天,顾飞扬就在忙活这些事情,经常早出晚归,到坊市和山野去收集各种药草的种子。

    他不知道顾小召拿这些药草种子做什么?

    以前,他或许会出声询问。现在,却不敢了。自家这主人越来越喜怒不形于色,让他暗自敬畏。

    顾飞扬只知道,对少主发布的命令,了解要去做,不了解也要去做。

    违命的后果,他不想知道。

    看了看一地的药草种子,顾小召点了点头。

    仓促之间,能够收集到这么多已经不错了。

    顾小召从腰间挂着的百宝囊内掏出两个装着丹药的瓷瓶,他把瓷瓶丢给了顾飞扬。

    办事得力就该得到奖励。

    瓷瓶内各自装着六颗气血丹,身为双照堂首席,顾小召一个月也只能从上边领三瓶,他一下就给了顾飞扬一瓶,可以说是慷慨之举。

    将这瓶气血丹给了顾飞扬之后,顾小召就再无别的存货。

    不过,今天一过,他也不需要这种低级丹药了。

    “谢谢少爷……”

    顾飞扬忙躬身行礼。

    “这是你应得的,若是好好做事,我不会亏待你们……”

    顾小召神情淡然地说道,挥了挥手。

    “我要修炼了,你出去后将练功房四周好好看住,不要让闲杂人等闯进来打扰我练功……”

    “喏!”

    顾飞扬应了一声。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两人对视了一眼,这脚步声有些急促,脚步声的主人是顾大忠。在顾飞扬四处奔走为顾小召收集药草种子的时候,顾大忠一直在顾小召身侧护卫。

    他走的这么急,有要紧事?

    顾大忠从半开的门走了进来。

    “少主!”

    先是躬身行了个礼。

    “什么事?”

    “双照堂的公孙药师来了……”

    “哦!”

    顾小召脸上似笑非笑。

    “让他进来!”

    随后,他朗声说道。

    顾飞扬和顾大忠互望了一眼,他们都知道自家少主身体非常好,和炼气境高手马千军恶斗一番,就算受了小伤这会儿也已经好了。

    他一直宣称身上有伤,也就哪儿都没去。

    让那公孙药师登门,岂不是要被拆穿谎言?

    “无妨,让他进来……”

    顾小召摆了摆手。

    “哦!”

    顾大忠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公孙泽今年五十来岁,采药童子出身,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山间采药生涯,期间,多次在生死边缘挣扎,一直到了四十岁才成为了药师,从此,地位尊崇,远离了危险,他能够有今天,莫绝功不可没。

    今天,莫绝委托他来看望一个弟子,了解对方的具体情况。

    他也就不好拒绝。

    其实,本可以派一个采药童子前来,思虑片刻,他还是决定亲自出门,人情债这个东西,必须自己去还。

    他坐在前堂,手里把玩着茶盏,盏内的茶水却一点未动。

    成为药师之后,公孙泽还从未被人如此冷落过,一时间,他反倒没什么怒火,只是觉得有些诧异。

    在等待的过程中,怒火这才慢慢从心间升起。

    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并无变化。

    他不是那种无法掩饰自己情绪的愣头青,要真是这样的人,这会儿早就尸骨无存了,根本就过不了采药童子那一关。

    半柱香的时间不到,顾大忠有些肥胖的身子重新出现在前堂,他望了公孙泽一眼,恭敬地躬身行礼。

    “药师大人,我家少主有请……”

    公孙泽冷哼了一声,站起身。

    “前面带路!”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前走,穿过中庭,进入栽种着银竹林的后院,来到顾小召的静室。

    顾飞扬站在廊檐下,把两人引了进去。

    顾小召躺在榻上,身上搭着一层薄被,面色苍白,不见有半点血色,人虽然清醒着,却像是随时都会晕过去一样。

    “药师大人,在下有伤在身,无法远迎,抱歉!”

    “无妨!”

    公孙泽摆摆手,大踏步走了进去。

    他抽动鼻头,鼻间缭绕着药香味,随后,他瞧了屋角一眼,那里有着两个包裹,里面装着的应是药草。

    病急乱投医么?

    抱着这样的念头,他在顾小召身前盘腿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