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十九章 疗伤


    门半开着,庭院内,一棵槐树张着冠盖般的树杈枝叶迎着晚风摇晃。

    有落叶在风中缓缓飞翔。

    一个白发苍苍身材佝偻的老头低着头拿着扫帚在打扫着庭院,顾小召走到门前,故意用力推开院门。

    “咿呀……”

    没有擦润滑油的木门发出很大的声响。

    老头慢悠悠地抬起头。

    “张伯……”

    手里仍然紧握着玉瓶的顾小召脸上露出笑容,大声喊道。

    “少爷……”

    张伯露出没牙的嘴,呵呵笑着。

    顾小召掉头望了望四周,然后,转过身,朝小巷那头望了一会,没觉得不妥之后这才关上门。

    “张伯,我有点事去后院,一会儿你就像平时那样,要是有人来了,你就拉树下的那根绳子……”

    “嗯!”

    张伯点了点头。

    顾小召没有啰嗦,大步往后院行去。

    尺关穴那里,隐隐传来刺痛,他能感觉到那缕异种真气有些不安分了,须得抓紧时间处理。

    后院不大,也就一间正室,两处厢房。

    顾小召脱下脚下的麻鞋,踏上檐廊,推开正室的门走了进去。

    正室内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木地板上摆放着一个蒲团,除此之外,空空荡荡,别无他物。

    顾小召转过身,关上房门。

    室内顿时一片漆黑,虽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那般的黑,却也黑得够呛。顾小召站在原地,等眼睛适应了环境之后,这才大步向前行去。随后,他跌坐在蒲团上,双腿盘在了一起,一动不动,像是一名入定的老僧。

    片刻之后,唯有悠长的呼吸声响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呼吸声越来越小,渐渐消失。

    这时候,若是有人在室内,如果不是仔细地注视的话,他多半会忽略顾小召的存在,就像他并不在这方天地一般。

    有气息在室内慢慢飘荡,像是微风轻轻吹拂。

    这风并非来自室外,而是来自端坐的顾小召的身体,准确地说,来自顾小召右手的尺关穴。

    这会儿,他正举着右手,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风越发地大了!

    在四壁回荡,呼呼作响。

    此时,顾小召的体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那缕玄冥真煞像狂怒的壮汉一般向顾小召的丹田处冲去。一旦被这缕真煞冲入丹田,那造成的伤害就大了!严重的话,顾小召有可能就此陨落,就算后果轻微一些,也会丹田破裂,武功尽废。

    他当然不想沦落到这般下场。

    神念紧缩在眉心一点,却滋生出许多无形的念头遍布体内经脉,驱动着真气向着尺关穴逆冲而去,和玄冥真煞迎面相撞。当然,每一次撞击的结果都是丢盔卸甲,失败而回,对方仍然不可阻挡地向着丹田进军。

    这些冲撞并非一点用处都没有,至少,玄冥真煞的行进不可能势如破竹,难免会受到一些阻滞。

    这便是,顾小召尺关穴有真气逸出,在室内形成风暴的原因。

    没有达到炼气境修为的他自然不可能真气冲穴,行之于外,之所以如此,全是玄冥真煞的作用。

    原本就是外来的异种真气,受到阻碍,也难免会落跑。

    阻挡玄冥真煞的行进不过是治标的办法,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顾小召真正想做的是将这缕真气化为己用。

    所谓真气,不过是能量的一种。

    玄冥真煞固然强大,终究是没有主人操控,只是以一种事先设定好的规律在行进。顾小召只要掌握了这门规律,然后模拟这门规律便可将其掌控,其中,神念的运用尤其重要。

    运用神念本就是顾小召的强项。

    当双方的真气在经脉内冲撞的时候,表面上,顾小召本身的真气在节节败退。这时候,他的皮肤变得一片血红,毛细血管纷纷破裂,从皮肤的毛孔中渗透出来。同时,他呼吸的节奏也变得散乱,要是室内有光的话,当可瞧见他的面色苍白如纸。

    实际上,顾小召的念头已经融入了玄冥真煞里面,正在探查这缕真气的性质以及运行规律。

    每一次冲撞,顾小召都会模拟这缕真气的性质,让自己本身的真气变得像玄冥真煞一般。

    融合远比驱除要来得高明。

    当然,如果顾小召修炼的功法不是那么神奇的话,这样做无疑是找死。

    类型不同的真气相互对冲,无疑于两颗星球相撞。

    最初几次,顾小召都失败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模拟越发似模似样,终于在玄冥真煞冲入丹田之前降服了这头猛兽。

    不过,这并不代表完事了!

    还有第二步!

    第一步是将玄冥真煞降服,第二步则是转化。

    是的,玄冥真煞是门很强大的功法,顾小召也已经了解了真气运行的规律,完全可以以玄冥真煞为主体功法修行。然而,他却不愿这样做,毕竟,这门功法和他自身并不契合。

    修炼了玄冥真煞,照雪观就相当于废了一半。

    仍旧可以施展探气决,海纳百川却是不成了,要想容纳化解异种真气,顾小召本身的真气必须是无属性的才成。

    何况,他也不是不能施展玄冥真煞。

    在对敌的时候,若想要阴对方一下,他也可以模拟出玄冥真煞,出其不意之下,说不定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第一步降服最为紧要,毕竟面对的是迫在眉睫的危险,第二步转化就简单多了,无非是水磨工夫。

    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以后慢慢做也成。

    室内的风渐渐平息下来。

    顾小召吐出了一口长气。

    这口气吐得格外的悠长,几乎是绵绵不息,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方才停下,他站起身,走到门前,把门打开。

    外面,夜幕初降。

    大地还不曾被黑暗完全笼罩,西边的山巅犹自留着几许残红,青色的苍穹,闪烁着几颗黯淡无光的星星。

    顾小召松开了右手,瞧了瞧装在玉瓶内的八宝金鼎丸。

    他没有马上服食的打算。

    此时,他还没有准备好。

    何况,顾飞扬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回到了住所,没有看到自己多半会有些恐慌,自己须得立刻回去才行。

    那个莫绝不顾脸面,以大欺小,这仇非保不可。

    不过,在这之前,须得制定好完备的计划才行,贸然找上门去,不过是给人送下饭菜,智者不为。

    寻思间,顾小召走到前院。

    张伯坐在槐树下的石凳上,旁边的石桌上摆放着一个茶壶,一个茶杯,他的左手放在石桌上,一根长绳的绳头就放在左手边。

    若是有外人上门,张伯会立刻拉扯绳子。

    绳子的那头连到了后院静室,里面挂着一串铃铛,铃铛声响,顾小召也就知道有外敌入侵了。

    “张伯,麻烦了!”

    顾小召向张伯说了一声,大步往外行去。

    “少爷,慢走……”

    张伯慢悠悠地站起身。

    他的声调拉得很长,在晚风中飘荡,别有几分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