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十八章 狡兔三窟


    同一时间。

    距离顾氏酒楼不到五十丈的地方,手里仍然紧紧攥着玉瓶的顾小召站在一条幽静的小巷前,他往左右两侧望了一眼,然后拐入小巷。

    离开双照堂之后,他并未回自家住所,而是偷偷潜入了坊市。

    一路上,非常小心地观察着身后,使了许多摆脱跟踪的小花招,确定没人跟踪自己,他这才直奔目的地。

    狡兔三窟!

    这句话,他深以为然。

    两年前,顾小召在这条小巷内买下了一间院落。

    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不仅顾飞扬等伴读弟子不晓得,就连一向和他形影不离的展断也不清楚。倒不是顾小召不相信他们,而是他坚信一句话,所谓隐秘只能一人知晓,若是有第二人知道,那就不是真正的隐秘。

    滴水观的坊市乃是商家聚集之地,可谓是寸土寸金,房价自然是昂贵无比,并且,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买到,须得经过一系列严格审查。

    顾小召能够买下这间小院,运气的程度比较大。

    他能以比较低廉的价格买下来,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坊市的传说中,这处院子是鬼宅。

    当初,小院的主人把这处宅院租给了一伙人。

    那伙人的带头大哥是个修为达到炼气境五层的家伙,他们以猎杀凶兽、采集药物为生。当然,这只是他们明面上的职业,暗地里,也会做些阴损的勾当。

    在十万横断山脉,这样的团伙可以说数不胜数。

    两年前,就在顾小召想买间隐秘住所之前的几个月。

    坊市内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在这间宅院,那伙人被人杀死了,一共十多条壮汉被人悄无声息地杀死了,直到两日后尸臭味飘出来,这才被人发现。

    为首几人都是炼气境武者,剩下的也是洗髓境的壮汉,要想杀死他们,事前须得布置一番,付出一些代价才成。要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无声无息地干掉他们,在这片区域,也就只有滴水观才能做到吧?

    当然,猜疑归猜疑,却无人敢这样说。

    滴水观也有派人来查案,最终,也没有一个结果出来。

    在十万横断山脉里,江湖仇杀多得很,若非这些家伙死在坊市内,滴水观恐怕连面都不会出。

    人死了之后,宅院就空了下来。

    房主继续出租给他人。

    然而,凡是租住这间小院的人,没人能坚持三天,就算是已经踏入炼气境的武者也熬不过这三天。

    每天晚上,他们都会做梦,梦到自己被人一刀刀的虐杀。

    他们似乎是在重复那伙人的死亡,因为,那些家伙就是被人一刀刀虐杀的。

    谁能对抗梦境?

    至少那些人不行!

    于是,后来就有了鬼宅的传说。

    这房子怎么也租不出去,房主也就想要放手。

    故而,顾小召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就买下了这间宅院。

    买下小院之后,顾小召也很少前来此地,只招了一个听力不太灵光不怎么爱说话的老头看门,负责打扫院落。

    这人也不是通过牙行招揽的,而是他从街上捡来的,在此之前,他观察了那个沿街乞讨的老头三天有余。

    奇怪的是,入住过一晚的他并未做这噩梦。

    或许是因为那时的他仍然在做关于飞来峰的那个噩梦,和那个噩梦相比,新的梦魇力量薄弱,无法取代。

    之后,那个被他找来看守院落的聋老头也说没做过噩梦。

    为什么会这样?

    顾小召不关心,也不想追寻答案。

    一个时辰前,即将从莫绝手中接过八宝金鼎丸的时候,顾小召就觉得有些不妥,他在莫绝那里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

    那一刻,他立刻运转了照雪观。

    一轮明月在识海浮现,丝丝蓝光洒下,遍布全身。

    如此,也就察觉到附在玉瓶上的那一缕玄冥真煞,他心里非常明白,只要接过玉瓶,那缕玄冥真煞就会透体而入。

    被异种真气进入体内,究竟是一件多少危险的事情,顾小召一清二楚。

    然而,思考一二,他还是决定接下来。

    毕竟,没有充足理由,他不可能拒接。

    要是高喊莫绝害自己,玉瓶还在对方手里,对方随时可以收回那缕真气。到时候,事情闹大没有证据,自己丢脸不说,也被对方抓住了把柄。毕竟,尊师重道在滴水观乃是一条铁律。

    莫绝就是因为笃定自己不敢做声,才这样做的吧?

    但是,对方算错了一点。

    那就是自己并非一般人。

    为了自家生命着想,大多数人若是看穿了莫绝的行动,这会儿多半会找出一些借口来拒绝从莫绝手里接过八宝金鼎丸,就算不直接大喊对方害我,也会有着无数的理由可以选择。

    毕竟,异种真气一旦入体很难驱除。

    何况,对方乃炼气境中期的武者,修炼的是比真气更为厉害的罡煞。自己只是炼体境的武道学徒,两者间,根本无法比拟。

    不过,自己修炼的是神奇的无限万象通明录,并非不能冒这个险。

    见性篇中的海纳百川探气决非常神奇。

    神念外放探查对手真气运行只是这门功法其中一项效用,也就是所谓的探气决,照雪观便是以此为根基。

    海纳百川这四个字又代表着这门功法的另一项效用。

    那就是化对方的真气为已用!

    在这方世界,武者修炼的真气多带着各种属性,有着常见的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真气,也有着雷属性、五毒等罕见的特殊真气。然而,顾小召修炼出来的真气却是没有任何属性的。

    没有任何属性,却能兼容一切属性的真气。

    所以,他接过了那只玉瓶。

    那缕玄冥真煞也就进入了他体内,在经脉内随着他的真气的流动方向而流动,看上去服服帖帖,非常温顺。

    然而,顾小召却不敢让这缕真煞进入自己丹田。

    他深吸一口气,逆转心法,真气逆流而上,将那缕玄冥真煞逆冲到右手尺关穴之处,将其锁住。

    只是,这只能是权宜之计。

    毕竟,莫绝的修为比他强大许多,那缕玄冥真煞要真是闹腾起来,他根本控制不住,他能做的,唯有在真煞闹腾之前通过海纳百川探气决将其化为己用。

    为此,他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运功施法。

    自家住所?

    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一选项。

    顾飞扬和顾大忠正在参加小考,多半没有结束,就算是两人都在,他们也指望不上,没有展断在身边护法,那个地方并不安全。

    于是,顾小召决定到这间两年前买下的小院来。

    小巷很是幽深,弯弯曲曲,两旁都是三丈老高爬满常青藤的院墙,阳光落不下来,更无论晚霞了。

    脚下踩着落叶,沙沙作响。

    隔着老远,院墙上便开有一扇小门,这时候,全都紧闭着。这些小门是那些大宅院的后门,只有那些倒夜香之类的下等下人才会从这里进出,多是在深夜或凌晨时分才会打开。

    小巷的尽头开着一扇门。

    那就是顾小召买下的小院,前后两进,小门是唯一的进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