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十七章 暗算


    顾小召走到莫绝跟前,双手低垂在腰间,面色依旧如雪一般苍白,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

    莫绝微微吸气,单手拿起装着八宝金鼎丸的玉瓶,缓缓地递给顾小召。

    顾小召稍稍弯腰,伸出双手。

    一股清气在莫绝脸上一闪即逝,拿着玉瓶的手突然像盛开的花朵一般翘了起来,玉瓶滴溜溜地在他手指尖上打着转儿。

    顾小召的面色越发苍白了。

    突然间,他收回了左手,唯有右手仍然向前伸着,平摊着,不过,也稍微往后缩了两寸,手肘稍稍曲着。

    前面说过,炼气境和炼体境的区别在于炼气境可以将真气外放。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打破身体穴道的炼气境武者可以通过穴道随时随地引体外的天地灵气进入体内将其转化为自身的真气,然后,又通过穴道将修炼时产生在体内的杂质毒素排放出去,形成了体内体外的大周天循环。

    炼体境的武者没能打通身体窍穴,唯有依靠特殊的吐纳呼吸之术才能引体外灵气入体,由此形成的真气也只能运行小周天,只能在体内构筑循环。

    修炼的效果也就相差太大,好比宝马香车和老牛破车的区别。

    炼气境和炼气境也有着差别。

    打通的穴道越多,炼气境的层次就越高。

    像马千军打通了头顶百会穴和脚底涌泉穴,也就堪堪踏入炼气境第一层。

    所以,他打斗时必须借助特殊的兵器才能将真气外放,且不能持久,一定时间内,使用的次数也不多。

    踏入炼气境第四层的莫绝则不然,全身三百六十处穴道,已经冲破了一百有余。一旦运转功法,瞬间便可激荡真气。

    他修炼的功法是滴水观真传,玄冥真煞。

    这门功法在五行中属金,不但有着金属性功法的锋锐,还带着水属性功法的阴柔和隐秘。

    这门功法,必须踏入炼气境第四层之后才能修炼。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修炼者身上的五行属性和这门功法相契合最好,若不然,就会事倍功半。

    莫绝性情阴鸷,身体属性五行偏金,何况,除了不如金属性之外,水属性也在他身上占了极大的比重。正是如此,莫家才把他送到了滴水观,专门修炼玄冥真煞,宁愿接受在滴水观担任教习二十年的代价。

    玄冥真煞也是阴属性的功法,讲究的是杀人于无形。

    只要和对方稍有触碰,莫绝便可以将一缕玄冥真煞度入对方体内,这缕真煞一开始会伪装成目标人物的真气类型,让那人无法查探,过了一段时间,方才会爆发开来,在对方的体内翻江倒海。

    此时,莫绝便在施展这门功法。

    一缕玄冥真煞缠绕在玉瓶上面,向着顾小召摊着的手心落去。

    在极短的时间内,莫绝权衡了利弊。

    最终,他还是决定帮好友一个小忙。

    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慢慢地,玉瓶落在了顾小召手心,他的手往下一沉,像是不堪其负,不过,转瞬间也就恢复了正常。

    握住玉瓶,顾小召缓缓把手收回。

    他牢牢地握着,并不曾将玉瓶放入腰间的百宝囊,脸上依然带着笑。

    随后,他向莫绝躬身行了个礼,抬起头,目光平视,和莫绝冰冷的视线在空中相逢也没有丝毫变化。

    “多谢教习……”

    留下这句话,顾小召转身离去。

    莫绝望着顾小召的背影,眼神闪烁,不晓得在想着什么。

    好半晌,他才回过神,面向堂前弟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让他们散去。

    弟子们分成许多小团队簇拥着离开,人群中,顾小召依旧是一个人。

    一直以来,他都和同门们没有交流,所以,即便他先前那般威风,引得多人羡慕,人们还是不曾围上来。

    唯有司马青衫笑嘻嘻地向前,说了几句恭喜的话,然后邀约顾小召有空的时候去他那儿坐坐,看上去,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被顾小召抢了首席。顾小召自然也是笑脸相对,对他来说,朋友自然是越多越好,就算是相互利用的朋友也成。

    两人说笑着一起出了双照堂的大门,然后,在大门前各奔东西。

    ……

    一个时辰后,西边的山坡,太阳已经落在了山后面,红霞盘在山巅,像是一朵朵燃烧的火焰。

    滴水观坊市,第四大街,顾氏酒楼。

    三楼靠窗的落霞轩,酒楼总管顾思南端坐在窗前,望着西边山头燃烧的云彩,洋洋得意的哼着小曲。

    面前的案几,摆放着一壶酒,两个酒杯,几个装满了下酒菜的小碟。案几旁有一香炉,来自益都的檀香的烟气袅袅升起,伴随着淡淡的香气。

    他在等着莫绝的到来。

    昨天,他们就约好了今天见面。

    要给这厮怎样的好处?

    还需想想才行!

    自己的计划有错漏吗?

    肯定不会!

    首先,抓住顾闯的母亲借此来威胁对方,让他暗杀顾小召,要是成功,承诺承担他以后的修炼资源,分量和顾家人等同。所以,他才拜托莫绝让对方暗箱操作将八宝金鼎丸给顾闯,算是第一份礼吧?

    在顾闯那厮的眼中,顾思南早就看到了对方那不甘人下的野心。

    就算不抓住那厮的母亲来威胁,他也会这样做吧?

    如果顾闯暗杀失败,或者背叛了自己,那也没关系,马千军是顾思南的后手。那家伙是为钱办事的杀手,为了修行资源,什么事情都敢做。

    顾思南不认为顾小召能逃过马千军的毒手。

    他对自己设计的这个双保险非常满意,故而,小酒喝着,小曲也唱着。

    就在洋洋得意之际,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顾思南应了一声。

    店小二推开房门,向他躬身行了个礼,然后,让开身子。莫绝腰间悬着长剑,手按在剑柄上,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莫兄,快快请进……”

    莫绝点了点头,上了榻,两人隔着案几相对而坐。

    “来,干一杯。”

    顾思南端起酒壶,给莫绝倒了一杯酒,然后递到莫绝跟前。

    莫绝接过酒杯,并未饮下,而是放在了自己面前。

    “顾兄啊!这杯酒且放下,要是你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这酒你绝对喝不下……”

    “哦!”

    顾思南也放下手中酒杯,微笑着应了声。

    随后,莫绝就把双照堂发生的一切讲诉给顾思南听,听完之后,目瞪口呆的顾思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会这样?

    事情不在计划之内,他有些六神无主。

    “不过……”

    莫绝拉长了声音。

    “不过什么?”

    顾思南急忙问道。

    “我已经给那厮种下了玄冥真煞,那厮决计活不过今晚!”

    莫绝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