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十六章 八宝金鼎丸


    两个下人把一方矮桌端上来,摆在莫绝跟前。

    矮桌上摆放着三个物事,正是前三名的奖品。

    最前方是一个透明的玉瓶,瓶内装着一颗桂圆大小的丹药,黄褐色,上面刻画着细细的符文,闪烁着微光,像是一条条细细的金线缠绕其上。

    此物正是顾小召想要的八宝金鼎丸。

    八宝金鼎丸,顾名思义,其中有八种极其珍贵的材料。

    有在横断山脉也难以寻找只生长在阴气丛生所在的阴沉草,也有可以和炼气境武者抗衡的凶兽金眼猞猁脖颈间的一块横骨,更有能够制造幻觉影响他人且在地底奔走的幻果……

    至于其余几种材料,珍贵程度,并不比上述几样差多少。

    收集齐全这八种珍贵材料就极其不易,然而,和接下来的事情相比,收集材料反倒是简单的事情。

    材料收集齐全,就可以和药了。

    和药并非一般人可做,必须要有专门的药师参与。

    药师们一个个精通药典,对各门各类的药材都有一定的认识,那些厉害的药师甚至能通过材料的外形和气味分辨出它们来自何地。

    也只有像滴水观这样的武道圣地以及和顾家差不多的门阀世家等大势力才专门养着药师。

    你在一般的豪富之家和小型帮派内见不到药师踪影。

    就算他们有足够的财富养药师,他们也不敢这样做,至少不敢明目张胆大行其事。

    没有强大的武力保护,这样做无疑是找死。

    原因很简单,武者修行必须的丹药是一种战略资源,只能垄断在大门派和世家门阀手里。

    那些小势力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才能从大势力手中换取丹药。

    这是一种潜在的规则,要想破坏这规则,须得经历一番腥风血雨才成,一个新的门阀形成的过程往往伴随着这种争斗。

    和药之后,就是炼丹。

    药师也算是一种衍生的战略资源,非常稀缺,培养起来很是艰辛,每一个都是从采药童子做起,几乎每天都和凶兽毒物为伴,一个真正成长起来的药师,往往伴随着数十名同伴的尸骸。

    然而,和药师相比,炼丹师就更为稀缺了。

    要想成为炼丹师,首先你必须是一名能制符的符师,最起码也要是符师学徒。

    这方世界武道盛行,修炼到武圣的程度,甚至可以脱离大地引力,在高空飞行,速度堪比金雕。然而,也有能和强大武者抗衡的力量,据说某些号称神符师的人物挥手间便可移山填海。

    不过,和武者相比,符师的数目少得可怜。

    不要说神符师,就连普通符师也极难见到。

    要想成为符师需要一种极其罕见的天赋,这种天赋并非每个人都有,可以说是万中无一。并且,到了一定年龄,大概十岁左右,这天赋就会慢慢隐退。条件如此苛刻,符师自然也就稀罕得好比凤毛麟角。

    拿滴水观来说,蜀国西南的武道修行圣地,观内的符师也不到两位数,就算加上学徒,也不过区区几十人。

    武者是通过修行将天地间的灵力转化为自身的力量,来用于战斗。

    符师是通过符箓法器阵法等工具利用天地间的灵力为已用,不仅能够用来战斗,且能够辅助武者修行。

    非符师不能炼丹!

    炼丹并非将药物放在丹炉内然后大火猛烤如同在鼎里面煮肉汤那样,须得讲究火候变化,稍有差池,就会失败。

    并且,成丹之后,还要在丹药上用法器细细刻画符文,如此,丹药才有功效。

    唯有拥有强大神念的符师才能够能做到。

    就算如此,也不是每一次炼丹都能成功。

    整个流程,只要其中一项出了错漏,这丹药也就废了。

    摆在矮桌上的这颗八宝金鼎丸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材料才成形,自然是弥足珍贵,若非为大考准备,双照堂的上层也不会把它拿出来当奖品。

    如今,这奖品归了顾小召。

    莫绝心里面火烧火燎一般。

    他的出身并不高贵,莫家不过是巴南郡一个偏僻城镇的小家族。不过,莫家的传承历史比较悠久,和一些门阀世家有着交情,故而,日子也算过得有滋有味,至少,在莫家的地盘上,他们一言可决众生生死。

    以前,莫绝不知顾小召身世,对他一向无视。

    就算对顾小召有点印象,也是受到了顾闯的影响,晓得他是顾闯的主人而已。另外,有时候也难免好奇不动如山任怀庆为什么对这小子那么上心?

    昨日,在好友顾思南那里,莫绝晓得了顾小召的底细。

    莫家和顾家也打交道,不过,和顾家三房基本没有关系,多是和顾家外围的那些势力来往。顾思南就是顾氏的远房子弟,负责坊市内的顾家店铺。两人经常来往,彼此互通有无,时不时就会喝上一杯。

    在昨天的酒桌上,莫绝从顾思南那里听到了顾小召的身世。

    对顾小召,顾思南很是不屑,说是三房这是给整个巴南顾家丢脸,流着一半贱民血液的顾小召只要活着,就是整个顾家的羞辱。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了莫绝一个暗示,希望他能取顾闯为第一名,将八宝金鼎丸赐予顾闯。

    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明天会取代任怀庆主持双照堂小考?

    这消息来得很是意外,自己也是一早才知道的。

    并且,他知道自己这个好友所依靠的势力和顾家三房并非一路,言语中又对顾小召百般鄙夷,那么,他为什么会要自己暗箱操作,将这个莫大的好处交给三房一个私生子的伴读子弟呢?

    心中有着许多疑问,莫绝却并未说出口。

    他只知道这样做,自己有着好处就是了!

    然而,顾闯却失踪了,自己一向看不起的顾小召竟然夺取了首席之位,更让人惊讶的是他居然在公平较量中杀死了已然踏入炼气境的马千军。

    马千军究竟在背地里干什么,莫绝一清二楚。

    他曾经介绍马千军帮顾思南去处理一些无法摆上台面来说的事情,这马千军之所以出场和顾小召做生死斗,莫非是受了自家那个好友的委托?

    那么,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做?

    做好陷入顾家内斗的准备了么?

    莫绝阴沉着脸,瞧着微笑着进入草亭准备从他手中领取八宝金鼎丸的顾小召,那张笑脸是如此的讨厌,他恨不得一拳将那张脸砸得稀烂。

    顾小召的步子不快,却也很快地走到了莫绝面前。

    做?

    还是不做?

    这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