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十五章 首席弟子


    莫绝半晌没有说话,他死死地盯着一丈开外站着的顾小召,握在剑柄上的右手骨节高高*凸起。

    努力了许久,他方才将心中怒火压下,不曾拔剑出鞘。

    深吸了一口气,原本被体内运行的真气激荡得簌簌抖动的衣衫停了下来,莫绝沉声说道。

    “本次比武,顾小召胜!”

    说罢,他挥了挥手。

    自然有杂役上前将马千军的尸体拖了下去,地上也就留下了一汪血水,不过,看样子,很快就会被流淌的雨水冲刷干净,过一会,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莫绝面无表情扫了一眼场下众人。

    “弟子们,挑战继续!”

    顾小召转过身,微笑着望着大家。

    “还有谁?”

    他的声音不大,却清楚地在场中回荡。

    这时候,雨突然变小了,一滴一滴,间隔蛮长的时间方才落下,远处的山头,也冒出了太阳的身影。

    阳光下,顾小召的脸色非常苍白,嘴角仍然残留着血渍,看上去像是受了重伤,身子在风中微微摇晃着,仿佛一吹即倒。

    “还有谁?”

    他提高了声量。

    场内,一阵静默,没人敢上前向他发起挑战。

    许久,见没人上前,莫绝丢下了那点小期待,他有气无力地说道。

    “既然没人向你挑战,那个谁,退下吧……”

    停顿片刻,他继续说道。

    “众弟子,小考继续……”

    “等等!”

    顾小召打断了他的话。

    “嗯!”

    莫绝冷哼了一声,面色不善地盯着他。

    “莫师傅,我要挑战甲子位首席!”

    顾小召语气淡然,然而,那声音传入众人耳中之后,却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决心。

    甲子位和其他位置一样也有着两席,分为首席、次席。

    顾闯所在的位置是甲丑位首席,也就是说是双照堂上百弟子中的第三名。在这个位置上,他有资格向甲子位首席也就是第一名发起挑战。

    司马青衫,二十出头,正是甲子位首席弟子。

    他出身巴南郡司马家,这是一个可以和顾氏分庭抗礼的门阀,两家为了争夺巴南郡的控制权私底下已然是打得不可开交。若非有着官府的存在,早就摆开阵势明目张胆地火并起来。

    顾小召向司马青衫发起挑战,不是为所谓的家族出头,他这样的私生子,根本不可能打出顾家的旗号。

    这次小考,首席弟子的格外奖励是一枚八宝金鼎丸,他为的是那玩意。

    还有一个月就是滴水观下院一年一度的大考,为了激励弟子们在大考中奋力争先,为双照堂赢取名誉和资源,奖品中这才出现了八宝金鼎丸这样的丹药。要知道,这玩意不仅对炼体境的学徒们有用,可以增加破境的几率,对炼气境一二层的武者也有所帮助,算得上是不错的药物。

    八宝金鼎丸这样的丹药顾家自然是不缺的。

    只不过,顾小召只是顾铨的私生子,他得到的支持只能是来自顾铨的私藏,故而,他没有什么机会获取这玩意,除非修炼到了炼体境大圆满的境界,说不定才存在着那么一丝可能。

    这个首席的位置,他志在必得。

    干掉马千军之后,顾小召再想扮猪吃老虎也是不成了,接下来,面对的威胁将成倍增加。

    若是获得这枚丹药,顾小召相信自己能在大比之前进入炼气境。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进入上院修行,在戒备森严的上院,也就比留在鱼龙混杂的下院安全许多。

    “司马,你意欲如何?”

    莫绝死死地盯着着司马青衫,沉声问道。

    司马青衫微微低着头,脸色苍白,半晌,他微微摇了摇头。

    说实话,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撼,让他很受刺激。

    一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马千军已然踏入了炼气境。

    以前,他和马千军交手,胜少负多。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不是马千军的对手,那些较量,他都没有出全力,也有许多杀招没有用。

    现如今,他知道自己想差了。

    那时候,马千军也没有出全力,双方要都全力出手,胜负难料。

    这样的马千军居然死在了顾小召手里,简直难以置信!

    看上去,顾小召获胜有着一些运气的成分,也使用了许多小花招,然而,胜了就是胜了!

    自己若是和顾小召较量,难道就有胜算?

    “这八宝金鼎丸乃是破境的关键,司马,你不要了?”

    莫绝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司马青衫苦笑了一声,断然摇了摇头。

    诚然,自己需要八宝金鼎丸,有了那玩意,自己能够轻松踏入炼气境。但是,和性命相比,那玩意也谈不上重要。何况,司马家别的东西没有,像八宝金鼎丸这样的玩意却拿得出来。

    何况,他知道顾小召身世的秘密,对方乃是顾家三房的私生子。

    郡城出了那件事情之后,顾小召已经成为了顾家某些人的眼中钉,正处在危险之中,自己若是能和对方交好,对司马家也是一件好事。

    “顾兄弟,这位置是你的了!”

    说罢,司马青衫离开原位置,踱步来到次席,他向次席那人微微扬了扬下巴,那人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让开了位置,去到了甲丑位首席。

    是的,甲子位次席弟子是司马家的伴读弟子。

    所以,司马青衫要真的不让顾小召坐上自己的位置,顾小召起码要经历两次血战才行。

    莫绝面色铁青,冷冷说道。

    “小考,继续……”

    接下来,场面波澜不惊。

    顾小召和马千军的交锋太过震撼,让双照堂众人个个心绪不宁,故而,并没有多少人站出来挑战他人。即便是有人出战,无论是参战的还是观战的大多都心不在焉,战斗场面非常单调,毫无精彩可言,往往草草收场。

    于是,太阳仍然斜斜挂在空中,整个小考也就结束了。

    这时候,时间才堪堪来到申时。

    换成以往,此时正是激斗正酣的时候,双照堂的小考往往要到天黑才结束,有时候甚至会拖到半夜。

    像今天这样早早结束,可谓是异数。

    这一切都是顾小召造成的,而这个家伙正双手环抱在胸前笑眯眯地养着神,等待着上前从莫绝手里拿取奖品。

    众人不时偷偷打量他,脸上表情各异。

    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便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