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十三章 恶斗


    众人欢呼声中,马千军却神情凝重。

    他望着对面的顾小召,眼神有些闪烁不定,对手能躲过自己出其不意的杀招,好像并非是运气使然。

    视线中,顾小召面色苍白,轻声咳嗽着,脸上的表情像是惊魂未定。

    难道真是运气?

    马千军微微眯上眼睛,丢掉了左手的剑鞘。

    杀了他!

    只要能杀掉对面那厮,自己就算是有了靠山,不会如现在一般只能隐忍,即便达到了炼气境也不敢声张,也不敢到资源更为丰富的上院修行。他非常清楚,那样做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毫无背景的他被某些人偷偷干掉。

    所以,眼前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

    以后,自己也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深吸一口气,丢掉脑海中的杂念,马千军脚下踏着飘忽的步伐,身形犹如鬼魅一般在雨幕中闪现,向着顾小召奔了过去。

    顾小召吐出一口长气,将散乱的发丝撩到耳后。

    下一刻,他踏着小碎步,倒提长剑,同样迎着对方奔了过去。

    “哇……”

    四周,惊叹声四起。

    顾小召的战法让他们出乎意料。

    在他们看来,他在马千军剑下唯一能做的事便是逃跑和躲避,如此,方能多熬一些时间,多活一阵。

    如今,他却主动迎了上去。

    果真是失心疯了!

    对顾小召的选择,马千军也觉得意外,却也谈不上慌乱,他只是放缓了步子,心生谨慎。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顾小召的步子有些怪异,像是在风中滑行一般,极其飘忽,脚尖虽然点着地面,却给人一种并未接触的感觉,他的右臂稍稍弯曲,探出身前,剑尖斜斜向上,摇摆不定地指着马千军。

    这是什么招数?

    巴南郡顾家的秘传?

    不过,就算有着秘传那又如何?

    马千军坚信,无论对手的步伐多诡异,剑术多精妙,实力上的悬殊差距始终是存在的。

    据他所知,炼气境和炼体境的武者交手,尚没有失败的先例。

    何况,单单比较招式变化,他自信也比顾小召厉害,顾小召每日躲在自家武士的羽翼下的时候,他一个人正在深山内和凶兽和敌人拼命。

    说到实战,他不惧任何人。

    双方都在发力向前。

    脚下,水花飞溅,很快在两人身后各自形成了一条白浪。

    转瞬间,便要迎面相撞。

    刺!

    直刺!

    还有一丈左右,顾小召先出招了。

    他的招数很是简单,就是直刺,中规中矩的一招直刺,剑尖对着马千军的前胸膻中穴直刺而来,速度也算不得多快。

    马千军的应对也很简单。

    格!

    斜格!

    手腕一抖,手中长剑带着凌冽的剑风,斜斜斩了过去,他的真气远比对手浑厚,只要两剑相格便能轻易地将对方的剑荡开,随后,借力向前一刺,便可以了结对方。

    眼看两把剑就要相碰,顾小召的剑突然向下沉了两寸。

    剑招的变化行云流水,轻灵得好像蜻蜓在水面轻点飞掠而过。

    马千军的长剑便要走空。

    然而,他也有着变化。

    那一瞬间,他的左脚脚尖轻点地面,整个人便如陀螺一般转了起来。

    顾小召一剑刺空,剑身贴着马千军的腰际穿了过去,连一丝衣襟也没有沾染,空空荡荡地刺在雨幕之中。

    雨点四溅。

    马千军再抖手腕。

    剑身横了起来,以顾小召前冲的势头,眨眼的功夫,他便会主动将咽喉送上来直接撞上剑锋。

    一剑走空,危机突降。

    死神仿佛在前面扯着嘴巴狰狞地笑着。

    这时候,顾小召突然松开了握剑的手,整个人往后仰去,匪夷所思地施展了铁板桥功夫,双脚在前脑袋在后继续向前滑去。

    马千军的长剑贴着他的鼻尖,在上方一寸左右的地方掠了过去。

    明明只要变招往下一斩,便能将顾小召的面庞斩成两半截,然而,偏偏这时,他的力道已经用尽了,无法变招。

    于是,顾小召擦着马千军的腰际冲了过去,两人的身形交错而过。

    同一时间,顾小召的手往后一抄,抓住了往下掉落的长剑剑柄,他反手一挥,使了一招非常简单的犀牛望月,长剑在雨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向马千军的腰间横斩而去。

    剑锋及体,寒意森然。

    马千军大吼一声,丹田真气激荡,整个人猛地加速,向前急冲,脚底下趟出一溜水花。

    剑尖从他腰间掠过,带起一丝浅浅的血花,很快消失在雨水中。

    马千军向前冲了好几步方才站定。

    他飞快地转过身来,面色铁青。

    他中招了!

    腰间被剑刃划破了,擦掉了一块肉。

    虽然只是皮肉伤,却伤感情啊!

    那一刻,愤怒、不安、羞耻、难堪……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充斥在他的心田,五味杂陈,难以言表。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啊!

    场外一阵静默。

    所有人,不管是雨中的弟子们,还是草亭内的莫绝,这一刻,全都傻了眼。

    他们不敢相信自己双眼所见。

    “呵呵呵……”

    马千军裂开嘴角,露出一口白牙,笑了起来。

    笑声落下,他脚尖急点,整个人疾风一般向顾小召冲了过去去,右手握着的长剑像是翅膀一般往身侧斜斜展开。

    这时,顾小召的选择再次出乎众人的意料,他没有前进,而是死死盯着对手的肩膀,脚尖疾点,往后急退。

    雨幕中,两人的身影一进一退,很快,来到了练武场的一角。

    背后乃是院墙,顾小召已然无处可退。

    这时,马千军出手了。

    剑锋发出凄厉的尖啸,朝着顾小召拦腰斩去。

    与此同时,顾小召在距离院墙一丈左右的地方停下脚步,他将剑尖平举,直刺。

    马千军没有砍下去,蓄势的一击不过是虚招,长剑改变了剑路,斜举在身前,格挡对方的剑锋。

    顾小召立刻变招,直刺为上撩,剑尖撩向对方咽喉。

    马千军后退半步,挽了一朵剑花,继续格挡。

    顾小召继续变招,剑指中门。

    两人招式变幻,似虚似实,极尽变化之能。

    转瞬间,斗了十几招后,两把剑还不曾相碰一次。

    只是,顾小召的真气远远不及马千军浑厚,单凭一口气也就只能变化十几招而已,气一旦松了,剑招也就散了。

    剑与剑,终究有相逢。

    “叮!”

    剑锋相碰,发出一声轻响。

    这一碰,顾小召不得不往后退去,连退好几步,眼看便要撞到身后的院墙。

    另一边,马千军也往后退了一步。

    并非真气激荡所致,这一步,乃是他主动退却。

    才踏入炼气境不久的他也只打通了身上的两个正穴,不可能无休止的外放剑气,也就三四次的程度,并且,发动剑气的时候需要一定的缓冲,之所以后退一步,便是为了蓄势出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