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十一章 生死战


    “我宣布,小考开始!”

    莫绝话音落下之后,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丝如线,斜斜地落了下来,洒在庭院的泥地、院墙的青苔、屋角的树丛、檐上的黑瓦、亭盖上的金黄色的天麻草、以及场中这两百多名弟子的身上……

    十万横断山脉的天气就是这么古怪,一会艳阳高照,一会狂风暴雨,有时候一天之内会让你感受到一年的四季变幻。

    像现在这样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景象数不胜数。

    “谁先挑战?”

    “我!”

    “我!”

    演武场,人声鼎沸,即便是第一个出场,仍然有不少人举手申请挑战。

    有些纯粹是为了提高排名,毕竟,排名越高,获得的修炼资源就越多;有的则是趁机想向仇人报仇,就算不能杀了对方,痛揍一顿也是不错的;有的则是另有心思,或是被他人所收买……

    总之,闹腾不休。

    “闭嘴!”

    莫绝厉喝一声。

    堂下安静了下来。

    莫绝的视线在人群中扫过,最后,落在了一个人身上。

    那人高举着左手,却没有像其他挑战者那样大声叫嚷,他的眼眶有些向内凹陷,眼神非常冷漠,就像是一头凶兽。

    “马千军!”

    莫绝沉喝一声。

    “到!”

    人群中,那人应了一声。

    声音很冷,带着一股子的冰渣味儿,让人听了心头不爽。

    很快,那个叫马千军的家伙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所行之处,人们纷纷避让,眼神多少都会闪过一丝惊惧。

    那人的年龄和顾小召差不多,五官清秀,神情冷漠,整个人就像木偶一般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

    他的身材很是瘦小,麻衣披在身上显得非常宽松。

    应该是许久不曾清洗的缘故,那件麻衣已然变成了暗灰色,一点也看不出原来的白色模样。衣服上面斑斑点点满是污渍,其中,大部分是已经干涸的血渍,也不知那些血渍原本的主人是山里的凶兽还是观内的武者。

    顾小召认得这人,此人姓马名千军。

    他原本是一个贵族子弟的伴读,不知因为什么事情恶了那位贵族子弟,被人打断了四肢丢到了山里。

    原本以为会就此消失无踪,然而,半个月之后,他却毫发未损地回到了滴水观。

    从此之后,这厮就独来独往,性情也变得狂狷起来,颇有几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他全家的风范。

    接下来,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躲过了好几次暗杀。

    最终,那个贵族子弟和他的那几个伴读在一次进山猎杀凶兽的行动中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这厮的位置是甲丑,只差一步便能踏入第一梯队。

    奇怪的是,他从来不向前面的位置发起挑战,却牢牢地占据着第二梯队的头把交椅。不管是谁向他挑战,他都不会手下留情,一旦向他挑战失败,多多少少都会受一些伤,断手断脚什么的只能说是轻伤。

    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敢向他挑战了。

    顾小召知道马千军为何不向第一梯队发起挑战,并非他不如那些家伙,而是这厮在收保护费。

    顾闯私底下曾经和马千军交过手,两人的境界都是一样,洗髓境大圆满。

    然而,马千军多次深入横断山脉,实战经验远比顾闯丰富,且出手狠辣,不但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也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眼里。

    但凡出手,必定是你死我活的险招。

    所有在第一梯队的弟子都被马千军挑战过,也都不敢和他拼生死,纷纷被其击败,被迫答应将每个月获得的资源分一份给马千军,条件就是,马千军不能在小考的时候向他们发起挑战。

    一人给一份,加起来也就比在第一梯队获取的资源还要多,这便是马千军停留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的原因。

    顾小召也给了这家伙不少修炼资源,为的是保住自己甲丑位首席的位置。

    这样的人,为何要出来挑战?

    会是挑战甲子位首席司马青云?

    为了那枚八宝金鼎丸?

    顾小召摇了摇头,不这样认为。

    “马千军,你要挑战谁?”

    莫绝压低了声音。

    马千军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顾小召,瞧见顾小召望过来,他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和动作,而是低下了头。

    果不其然!

    传说这小子私底下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有着背主之名的他在滴水观下院的名声很差,没有任何人能依靠,一切只能靠自己。所以,对修行资源一向是如饥如渴,任何人都能收买他,只要你出的钱够多。

    他之所以出来挑战自己,是被某些人收买了吧?

    看来,那个对付自己的家伙还真是谨慎,计划一环扣这一环,顾闯若是能暗杀自己自然最好,若是不能,也安排着马千军这样的后手。

    心中有了计较,顾小召脸上带着微笑,缓步来到场地中间。

    纷纷细雨中,相隔四五丈,两人相对而立。

    “徒手?武器?”

    草亭内,莫绝端坐堂上,面无表情地说道。

    所谓徒手便是空手相斗,指的是点到为止,胜了就胜了,不许将对手致死或是造成重大的伤残;至于选择武器,也就代表着生死不论,技不如人被人弄死,也只能自认倒霉。

    在小考的时候,一般都是徒手。就算有人要选择武器,主持小考的师傅大多会出声劝阻,实在是劝阻不了这才罢手。

    像莫绝这样主动提出来比试武器的师傅从来没有。

    “剑!”

    没有丝毫迟疑,马千军斩钉截铁地说道。

    莫绝盯着顾小召,眼神就像盯着猎物的毒蛇。

    “那个谁……你怎么说?”

    盯着半晌都沉默不语的顾小召,莫绝冷笑一声。

    “你可以选择拒绝,只是,这样的话,你须得认输,让出位置……”

    声音入耳,顾小召笑了笑。

    “比剑亦可,只是,弟子没有带剑来!”

    “那简单!”

    莫绝也笑了起来,或许是许久没笑的缘故,笑容很是难看。

    “你,把剑给他用!”

    他指了指人群中一个佩戴长剑的弟子,那个十几岁的微胖少年脸上哭笑不得,迟疑着上前来,解下腰间的长剑,递给了顾小召。

    “好啦,开始吧……”

    莫绝一脸不耐烦,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