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十章 双照堂


    双照堂,既是一间草堂,也是一个宽阔的庭院。

    院门朝着南方打开,院墙乃是一段低矮的泥墙,墙头生长着茂密的蓬草,在晨风中来回飘拂,像是在对弟子们低头问好。

    进入院子,豁然开朗。

    视线尽头,是一间草亭,那里是师傅们讲课的所在。

    草亭的亭盖全部是干枯的天麻草,经由手艺精湛的匠人们编织而成,不但美观而且坚固。

    所谓美观,当阳光洒在草亭上方的时候,金黄色的天麻草也就反射着光芒,远远瞧去,便像是一座金山,甚是辉煌大气;说到坚固,有一年,兽潮来袭,有黑风从十万横断山脉内呼啸而来,几乎将山下的集市完全毁坏,草亭却没有被掀动分毫。

    院门和草亭之间,是一片宽敞的演武场。

    地面上,用红漆划了许多格子,格子内,写着号位,像甲午、丙亥之类的,每个位置之间相隔甚远,在自家的地盘内,你甚至有演练一套剑法的空间,无需担心打扰他人。

    双照堂有上百弟子,同时聚集,仍然显得空旷。

    顾小召是甲丑位首席弟子,正好在草亭前,排在他前面的是甲子位首席和次席,他能排在这个位置上,全赖于顾闯。

    是的,这个位子是顾闯给他打出来的。

    位于草亭前的那几个位置,须得在每次小考中经过许多残酷的厮杀才能占据。

    滴水观虽然有教无类,也招收寒门和贫贱出身的弟子。

    然而,它的背景再是强大,也不可能从门阀世家的家生子那里抢人,像顾闯这样的伴读弟子,并没有自身权益,他所获取的一切利益都归主人顾小召所有。唯有成功突破炼体境,踏入炼气境之后,待遇才会好一些。

    那时候,顾闯可以算是顾小召的伴当,顾氏的客卿,也有着了一定的自由度。

    然而,要想完全脱离奴仆这个身份,除非成就先天。

    地上摆着一个蒲团,顾小召默默行去,在蒲团盘膝坐下。

    弟子们陆续行来,大多默默无声,偶尔有人交谈说笑,声音也压得极低,双照堂乃是极为神圣之地,不许众人嬉笑打闹。

    不一会,弟子们就到齐了。

    当然,演武场内还是有着一些空位。

    一段时间内,总会有些空位出现,它们原本的主人大多永远消失了。

    滴水观有着子弟数千,传道师傅上百,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也存在大量的恩怨情仇,自然,并非什么善地。

    每一年,都有不少学徒失踪,若非是真正的天才人物,观中的高层多半是不闻不问。

    比起正式学徒,像顾闯这样失踪的伴读子弟非常之多,他们或是被暴虐的自家主人处死,或是被敌对家族的杀手暗杀,总之,他们的结局没人关心,无非是在每年例行注册的时候在他的名字旁划上一个红勾罢了。

    众人到齐之后,一个身着灰色布衣短打的中年汉子从连着草亭的厢房推门走了出来,他右手倒提木剑,左手负在身后,脚步轻盈,神情庄严。

    这是滴水观下院的剑术师父,人称一字电剑的莫绝。

    之所以有着这个外号,形容的是他的剑快,快得就像天上的闪电,当你瞧见那一抹剑光的时候,你已经中招了。

    怎么是他?

    不是任怀庆师傅吗?

    顾小召微蹙眉头。

    双照堂的主持师傅乃是外号不动如山的任怀庆,这就是顾小召在双照堂修行的原因,院外有展断护卫,院堂内有任怀庆关照,遇到危险的可能性不大。

    “任师傅有事不能前来,这次双照堂小考由我来主持……”

    莫绝在草亭坐下,环视四周,沉声说道。

    他的目光甚是威严,短短一瞬间,演武场内上百弟子都觉得他好像在盯着自己一样,一个个不由心中一惊,沉默不语。

    巧合?

    顾小召不相信有什么巧合!

    展断离开之后,顾闯立刻背叛暗杀自己,这会儿,任怀庆师傅又有事离开,换成一字电剑莫绝来主持小考。

    那个莫绝的性情就像他的剑法一样,基本上是直来直去。在顾小召的印象里,那这厮信奉的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在他眼中,像自己这样的废材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活着不过是拖双照堂的后腿,最好能人道毁灭。

    顾小召微微一笑,坐姿变得更为舒展和放松。

    不管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了!

    莫绝没有多说废话,几句话之后,便下令小考开始。

    双照堂分为甲乙丙丁四级,每一级排位又有所不同,在小考的时候,位于后面位置的人可以向前方的人提出挑战。若能获胜,他就占据那人的位置,下个月获得的积分也就会增多,这些积分可以换取丹药或进藏经阁查阅秘籍的权力。

    每次小考的前三名都会获得格外的赏赐,比如这一次小考,第一名便能获得八宝金鼎丸,若是能服食这玩意,能增加从炼体境闯入炼气境的机率。双照堂有好几个弟子都是半步踏入了炼气境,这丹药便是给他们预备的。

    原本顾闯今日很有机会获取那玩意。

    前几天,顾小召也承诺,顾闯若是能夺得小考第一名,获取八宝金鼎丸,顾小召不需要他上交,任其自用。

    如今,当然是不可能了。

    莫绝瞄了一眼顾小召,发现一直紧跟着他的顾闯不在。

    他原本黝黑的面庞变得更黑了,就像六月暴雨前的天空,他眨了眨眼睛,挥手制止了一个准备起身挑战的弟子,随后,死死地盯着顾小召。

    “那、那个谁……顾闯呢?”

    莫绝的声音听着也不大,就像是平时说话,然而,传到顾小召耳边,却像是凭空打了个闷雷,耳膜隐隐生疼。

    “失踪了!”

    顾小召微微一笑,徐徐站起身,轻声说道。

    “失踪了?”

    莫绝的脸色越发阴沉,沉声问道。

    “为什么?”

    每一个字都咬得非常重,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蹦了出来。他的双肩也耸了起来,就像要马上挥剑一般,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不知道……”

    顾小召摇了摇头。

    莫绝眯着眼睛,目光如利剑盯着顾小召。

    顾小召的视线非常坦然地迎了上去,不曾移开。

    半晌,莫绝挥了挥手。

    “你,坐下吧!”

    顾小召沉默地坐下,脸上的表情非常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