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九章 土鸡瓦狗


    有句话说得好,乱拳打死老师傅。

    对此,赵如风深以为然,在他看来,本方有七八人,最差也是锻骨境,境界都不比姓顾的差,这么多人一拥而上,堆都能把对方堆死。

    至于顾小召轻易击败了本方最强者,不过是趁着那家伙不小心罢了!

    深吸一口气,顾小召摆了一个不丁不八的姿势。

    丹田内,蓝色的灵气如漩涡一般旋转起来,然后,急速在全身上下的经脉内激荡,那一瞬间,他的眸子似乎闪过一丝蓝色。

    以无限万象通明录见性篇中海纳百川探气诀为主的照雪观成功发动。

    神念离体,在他体外形成了方圆三尺开外的场,这场是无形的,肉眼难见,这区域内的真气很难躲过它的感应。

    以顾小召的神念强度,只能支持一炷香的功夫。

    以后,随着神念的强度增强,距离能够扩展,时间也会增加。

    不过,就算是现在的程度,对付眼前这几个人也绰绰有余了。

    七个人一起冲了上来,但是,路面狭窄,只能容纳两人并排冲在最前方。除此之外,有两个家伙一左一右跳到了路旁的草地上,想要从两边包抄过来,另外三个则落在队伍的后面紧跟而来。

    顾小召往后退了两步,一直退到了崖边,再往后退一步便到了独木桥。

    一阵大风吹来,顾小召就像风中的荷叶一般摇摆不定,看上去甚是危险,似乎随时都会从桥上摔下去。

    实际上,情况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危险。

    当他退到那里之后,不管对方有多少人,真正能上前和他交手只能是一个,若是两个人同时向前,根本就施展不开,还没和顾小召交上手,自己人就要先干上了。

    “让开,我先来!”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少年大声喊道,和同龄人相比,他长得稍微着急了一点,说是三十岁都有人相信。

    看上去,这家伙一向蛮横惯了,他这样一说,同伙们就非常自觉地让出了位置。

    “呔!”

    那厮大喝一声,脚尖在地面一点,整个人侧身团在空中,双腿并拢向前,向着顾小召飞踹而去。

    地势如此狭窄,用不着什么花招,硬碰硬就好。

    对方若是闪躲,一不小心自己就会摔下桥去,若是硬挡,落下去的几率同样很大。

    所以,这家伙飞在空中的时候,脸上便多了一丝狞笑。

    顾小召没有侧身闪躲,也没有往后退却,更没有与那厮硬碰硬,他站在原地,就像被吓傻了一般。

    待得那厮双腿踹来之际,顾小召终于有反应了。

    他原地蹲了下来。

    要遭!

    络腮胡面色大变,想要在空中改变身形,用脚跟去踢打顾小召的脑袋,只是,这样做殊为不易。

    这时,顾小召就像看穿了他的想法,右手往上一抄。

    他明明没有抬头看人,却非常准确地抓住了那厮的脚脖子,然后,借着那厮前冲的势头,往一旁一甩。

    “呀!”

    络腮胡在空中怪叫一声,整个人像炮弹一样往桥下坠去。

    下一刻,只听得桥下传来扑通一声,有水花四溅而起,那厮在水流中乍浮乍沉,很快便被急流冲了下去。

    第二个见状,不敢如此莽撞。

    他慢慢行来,立足于稳扎稳打。

    距离顾小召还有三步远的时候,这家伙才准备发力。

    然而,就在他吸气发力,内气尚未沉到双脚之际,顾小召却箭一般向前窜去,一个非常漂亮的炮拳,正中那厮的鼻梁,顿时,鲜血四溅,红了他的脸。

    “啊!”

    那家伙吃痛大叫。

    顾小召往后退了半步,一个横扫,飞腿扫在对方的腰间,一脚把那家伙扫落下去,桥下传来了扑通一声,那家伙步了同伙的后尘。

    第三个人的脸一下变得惨白,他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不过,他并未将长剑从剑鞘拔出,一旦拔剑出鞘,事情的性质就不同了。滴水观在这方面的要求非常严格,私斗原本就是违纪,私斗中动用凶器就需要刑堂出马了,不仅这个家伙,他的主子赵如风也会承担责任。

    “去死啊!”

    那人怪叫着,双手握着长剑,向着顾小召冲去,把带鞘的长剑当做了棍子来用,猛地向顾小召的胸膛戳去。

    顾小召伸出右手,向长剑的前端抓去。

    “呔!”

    那人低吼一声,长剑突然凝在了空中,随后,变刺为劈,朝着顾小召的肩膀斜斜地劈了下去。

    与此同时,顾小召也停下了右手的前抓之势,整个人突然往左侧一闪,身形如陀螺一般旋转着,堪堪躲过斜劈的长剑,旋转三百六十度之后,欺身向前,五指并立如刀,在那人腰间轻轻一砍。

    那人怪叫一声,跳下木桥,坠入溪流。

    说起来有一匹布那么长,实际上,这三人相隔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相继落水,位于最后的赵如风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另外四个家伙明显被吓住了,纷纷驻足不前。

    顾小召却像风一般急卷向前,冲进了人堆之中。

    随后,只听得一阵拳打脚踢的噼啪之声,与之合奏的则是人们的痛呼惨嚎声,不时有人影高高飞起,向着木桥下的溪流前仆后继地跃了下去。

    也就两三个呼吸的时间,那四个人被顾小召或拳打、或侧踢、或投掷……三下五除二便搞了下去。那些家伙已经失去了斗志,一身的本事十成使不出三成来,基本上是毫无反抗之力。

    这边,赵如风张着大嘴,喉咙处咯咯作响。

    他彻底惊呆了。

    当顾小召面带微笑向他行来之后,他这才甩了甩脑袋,回到了现实。

    然后,身为大男人的他竟然像小姑娘一般尖叫起来,就像被活生生拔毛的母鸡,这叫声如此突兀,顾小召都被吓了一跳。

    “不要杀我!”

    赵如风抬起双手,捂住脑袋,猛地蹲在地上。

    “杀你?”

    顾小召冷冰冰地说道。

    “跳下去!”

    “大侠,俺不会水啊!”

    慌乱之下,赵如风连家乡土话都冒了出来。

    “是吗?”

    顾小召轻轻踢了那厮一脚。

    “啊……”

    赵如风发出一声惨嚎。

    “我跳!我这就跳,不要打我!”

    话音落下,他连滚带爬地往河边窜去,来到断崖,双腿却瑟瑟发抖,半天也跳不下去,嘴里发出呜呜的声响,也不知道在支吾什么。

    “要我帮你?”

    顾小召无声无息地来到他身后,轻声说道。

    “呀!”

    赵如风被吓得惨嚎一声,整个人一软,顿时顺着岩壁滑落下去,一路疯狂挣扎着,在落入溪流之后幸运地抓住了岸边垂下的一根藤条,也就没有被急流冲下去。他紧紧抓住藤条,可怜兮兮地望着顾小召,生怕顾小召割断藤条。

    顾小召冷冷地瞄了他一眼,笑了笑。

    随后,他上了独木桥往对岸行去,不一会,背影消失在对岸的花丛中。

    这时候,水中的赵如风才有胆子放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