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八章 打哭了


    声音入耳,眉头微蹙,顾小召停下了动作,不再让向一旁,他往右侧踏出一步,重新挡在了独木桥前面。

    胸中一股怒火猛地窜了起来,如莲花一般在额间眉宇绽开,直冲脑际。

    最初被那厮喝令让路,他也感到了一些不爽,不过,那点不爽不足以让他愤怒。他也不想节外生枝,为这区区小事情和别人干架,并非害怕,不过是值不值的问题。先过桥还是后过桥,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所谓。

    然而,面对这赤裸裸的侮辱,他无法忍受。

    “你说什么?”

    顾小召冷冷地盯着那人,表情肃然。

    一时间,那人有些发愣。

    随即,他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要知道,他已经踏入了洗髓境,足足比顾小召高了两个境界,不管是力量、速度、反应以及身体的强度和硬度都比顾小召厉害得多,对方竟然敢挡在自己面前,居然敢质问自己,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当初,为了逃避追杀,顾小召隐藏了身份进入滴水观下院。

    所以,在那家伙心目中,顾小召不过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家族子弟,武道修为孱弱,可以说是毫无前途,不过是仗着身边的几个伴读子弟功夫了得,这才没有被人欺负。

    以前,倒是有顾闯等人在一旁卫护。

    如今,孤身一人,居然敢如此嚣张!

    反了他的!

    不过,那家伙只是人家的狗,他唯有按捺住怒火,回头望了身后的主子一眼。

    赵如风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的不耐烦。

    “把他丢到河里,让这混蛋洗洗睡!”

    “是!少爷,一定如您所愿!”

    伴当大吼一声,转过身来。

    “喂!小子,你还是自己跳下去算了,劳烦老子动手,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说罢,他大摇大摆地向顾小召行来。

    面对着那人,顾小召仍然站在原地,看上去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话音落下,那厮猛地向前一跃,只是一步,这一步便跨了足足有一丈的距离,瞬息之间,他就来到了顾小召面前,人在空中之时,右手便向前推出。

    表面上,像是要把顾小召推开,实际上,在快要接触到顾小召的肩膀时,原本张开的五指却转为了鹰爪的形式,一把抓向顾小召的肩窝。

    一旦抓住肩窝,他就会暗暗使劲,将顾小召的琵琶骨捏断。

    后续的招式他也想好了,将琵琶骨捏断之后,他再顺势往前一靠,使出黑熊撞树的招式,将顾小召撞到桥下的溪流之中。

    呼!

    手臂夹杂着寒风落下,尚在半空中,那厮张开的五指便收了起来,形成了鹰爪之势,向着顾小召的肩窝抓去。

    就在这时,顾小召往后退了半步。

    就像在凉风徐来的河堤散步一样,貌似发现了某处差点被忽略的美景,他云淡风轻地往后退了半步,驻足望向美景,整个动作不急不缓,不带半点烟火的气息。

    半步的距离,咫尺而已,对那人来说,却堪比天涯。

    招式已然用尽,无法变化。

    五指合拢,发出刺耳的声响,却抓了个空,像是将手中的空气抓爆了一般,那人大喝一声,将五指合拢成拳,只要接下来双脚落地,他便可借着脚下的大地之力,继续往前,一拳将顾小召的胸膛打爆。

    然而,就在这时,顾小召却向前了半步,就像刚刚那半步不曾后退。

    “呀!”

    那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右拳贴着顾小召的肩膀掠了过去,打了个空。

    顾小召的左手轻轻一挥,一把抓住了那人的右边肩窝,轻轻一捏,顿时,那人只觉得肩窝一酸,半边身子变得酥麻,浑然使不上劲。

    随后,顾小召的右手在那人的左边肩膀一拂,就像帮他掸去衣裳上的灰尘一般轻柔,那人却觉得肩膀一震,整个左臂也就失去了知觉。

    那一瞬间,也不知顾小召手上是如何发力,一个洗髓境的高手的双臂就被他卸下了,耷拉着,再也使不出一点力道。

    这一刻,他失去了对自家身体的控制力。

    “你刚才说什么……”

    顾小召神情淡然,语气轻柔。

    “狗……”

    那人双目圆睁,开口欲骂,然而声音刚刚出口便咽了回去,将其盖住的是一记清亮的耳光声。

    “啪!”

    那记耳光看着不重,却劲道十足,打得那厮头晕眼花,牙齿松动。

    “你……”

    被打那家伙想要大声咒骂,暗中提气反抗。

    然而,声音刚刚出口,顾小召又是一耳光扇了下来,随着一声轻响,半边脸颊顿时像馒头一样肿了起来,嘴里的门牙也被扇得飞了出来,除此之外,也把他丹田内刚刚提起的气息打散了。

    这一下把他打老实了,呜咽着没有出声。

    然而,顾小召却没有理会这些,仍然一耳光扇了下来。

    “我……”

    我没说什么啊,为什么也要打?

    下一刻,那厮望向顾小召的目光也就充满了委屈。

    这时候,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勇气,脸上眼泪、鼻涕、口水横飞、一心想要求饶,想要摆脱眼前这仿佛无休止的折磨。

    “啪啪啪……”

    顾小召眼中并没有他,他淡淡地望着对面的赵如风,手下却不停,非常有节奏地一口气扇了手上提着的那人十几记耳光。直到将那厮嘴里的牙齿全部扇掉、整张脸肿得不成人形、彻底昏迷之后,他才将那厮丢开。

    这期间,赵如风和他的伴读们并未采取任何行动。

    他们被吓住了!

    要知道,动手那人乃是他们这群人中间最为厉害的,身为洗髓境高手,却像一只小鸡仔般被顾小召拎在手中任意欺凌。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他妈的是一场梦吧?

    要知道,这个姓顾的家伙乃是双照堂鼎鼎有名的废材,排名虽然高,却是由他的伴读弟子顾闯打出来的,他自己基本上从未出过手,乃是有名的懦弱之辈。

    正是因为没有瞧见顾闯相伴,赵如风这厮才想欺负欺负对方,找点乐子。

    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状况?一时间也就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看见伙伴被顾小召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地扇晕之后,他们这才反应过来,齐齐望向赵如风,等着他的号令。

    “妈的!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

    赵如飞像被踩了尾巴的母鸡一样原地跳着,挥动双臂,愤怒地吼道。

    “呀!”

    他的那些伴当齐声大吼,一窝蜂向着顾小召冲了过去。

    行进之间,没有队列,毫无章法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