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六章 试招


    屋外,顾飞扬和顾大忠一左一右站在廊檐下。

    一开始,两人都没有说话,也都不约而同地竖着耳朵听着屋内的动静,哗哗水声过后屋内静默了下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同时呼出一口长气。

    随后,两人互望了一眼,相视而笑,不过,仍然没有说话。

    又过了一阵,听得屋内只有匀净的呼吸声之后,原本一直紧绷的两人身体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顾闯是怎么回事?”

    顾大忠压低声音,轻声问道。

    顾飞扬咧了咧嘴角,好半晌,这才说道。

    “前几天,他收到了一封家书,以前,收到家书之后,我们都会彼此分享,然而,那一次,他却是躲着我们打开了,之后,也没有念给大伙儿听……我想,应该和那封信脱不了干系吧?”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打破这沉默的仍然是顾大忠的声音。

    “你说,少主是不是在扮猪吃虎?”

    停顿片刻,他继续说道。

    “顾闯这么厉害,又是下药偷袭,迭迭香嗯,就连七珍象这样的庞然大物也无法抵御,一中即倒,少主中了之后居然没事,还能将其反杀,难以想象啊……”

    感叹了一声,顾大忠继续说道。

    “今天就是下院众学堂每一个月小考的日子,没有顾闯陪着,不知道少爷会不会缺席?若是去参加,不晓得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说罢,他小声笑道。

    “双照堂的那些龟孙子恐怕也猜不到我家少主这般厉害吧?”

    “噤声!”

    顾飞扬轻声喝道。

    “大忠,我知道你忠厚老实,总是有什么说什么,不过,看在多年兄弟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忠告,有些话埋在心里头就好,千万不要说出来,这样才能活得长久些……”

    “嗯!”

    顾大忠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闭上了嘴巴。

    于是,院子里安静了下来。

    没多久,屋内响起了顾小召的声音。

    “进来!”

    两人互望了一眼,目光同时掠过一丝诧异。

    从前,顾小召浸泡一次药汤需要的时间接近一个时辰,而今天,两刻钟不到就结束了浸泡,两人难免觉得诧异。

    咿呀一声,两人推门而入。

    阳光随着大开的门进入屋内,斜斜的光线中,尘埃小虫子一般飞舞。

    这时候,顾小召已然端坐在榻上。

    远远地,两人向顾小召躬身行礼,随后,踏着小碎步小跑着来到木桶前,准备将木桶抬出去,将残存的药汤倒掉。

    视线落在桶内,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顿,停下了动作。

    怎么会?

    映入眼帘的是一桶清水。

    两人抬起头,忍不住再次四眼相望,目光中满是惊诧,只有将药汤蕴藏的能量全部吸收干净,药汤才会变成清水。

    这其实是一种传说,几乎没人能做到。

    他们宁愿相信是有人移花接木,用清水替换了残存的药汤。

    两人没有多话,同时低下头,抬起了木桶。

    “我用了多少时间?”

    耳边响起顾小召的声音,两人忙低下头,不约而同说道。

    “两刻钟……”

    “是吗?”

    随后,他们听到了一声轻笑。

    两人不明白顾小召为何要笑,只能抬着木桶站在原地。

    “出去吧!”

    “是!”

    两人应了一声,心情复杂地端着木桶走了出去。

    “两刻钟吗?这样的话,岂不是可以多出许多时间来修炼?”

    顾小召端坐在榻上,喃喃自语。

    外界是两刻钟,在那个神秘空间里,他却度过了五个时辰。

    在那个小世界里,在石碑面前,他将自己会得的十三种功法一一展示,其中,七种练法,两种养法,四种杀法。

    最终,他获得了七个姿势。

    这七个姿势中有五个属于练法,一个属于养法,一个是杀法。

    五个练法是五个拳架,有取刚猛之势的虎啸,取飘逸之势的风云,取阴柔之势的柔水,取坚固之势的磐石,以及讲究速度的闪电……

    养法则是坐忘决。

    结合了无限万象通明录明心见性篇以及滴水观秘传坐忘心经、顾氏秘传护身诀之后,石碑给了顾小召一个新的功法,顾小召把他称之为坐忘决。

    修炼坐忘决只需双腿盘坐,嘴里反复来回默诵十六字经文,观想明月照身,有蓝色光华浸透全身,如此,便能将修炼所造成的身体损伤慢慢修复。当然,不可能完全修复,没有任何一种养法能做到这一点,至少,要比顾小召以前修炼的坐忘心经、护身诀之类的效果好上许多。

    杀法也是全新的杀法。

    石碑结合了海纳百川探气诀之后新创的杀法,以顾氏秘传回风拂柳剑为主,结合了滴水观的穿花剑法,架势只有四五种,全是基础剑法,刺、削、撩、劈、斩……

    顾小召将这门杀法取名为照雪观,有着雪中照人、明心见性的禅意在里面。

    以上便是他在小世界内度过五个时辰之后的收获。

    之后,他有了一种感觉,觉得是应该出去的时间了。

    随后,他抚摸石碑,默诵明心见性篇,观想明月,运转真气……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眼前的世界发生着变化,不知不觉间,他就回到了现实世界,仍然端坐在木桶之中,浸泡的药汤已经变成了一汪清水。

    若是没有赤虎锻骨汤或是别的蕴含着大量能量的丹药辅助,要想再次进入那个小世界,需要间隔半个月。

    顾小召的修为太过浅薄,若是频繁进入那里,不仅神念要受损,身体的气血也会受到莫大的伤害,甚至造成根基受损。

    没有灵药辅助,频繁进出那里只能消耗顾小召自身的元气。

    就算不进入那里,顾小召也需要大量资源来修炼,经过石碑改良过的那些功法虽然效果明显,然而,每每施展一次就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要想修炼,顾小召需要大量的气血丹。

    那些多出来的资源怎么来?

    顾小召已经有了想法,不过,还需要试验一番。

    吐出一口长气,顾小召起身走出屋来。

    门外,顾飞扬和顾大忠正神态恭谨地候在廊檐下。

    “少主,还有什么吩咐?”

    顾飞扬出声问道。

    “你们要去参加小考?”

    滴水观下院有四个学堂,双照堂、听风楼、金剑阁、细雨亭,下院上千炼体境弟子便在此修行。

    二十岁之前若是能突破炼体境,踏入炼气境,就可以进入滴水观上院修行,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武者。在此之前,不过是武者学徒。若是二十岁之前没能突破,便会被逐出滴水观,各回各家。

    门阀世家子弟多回到各自家中,也有一部分会和那些寒门或贫寒子弟一样被安排到军中,成为军中的低级军官。剩下的一部分寒门弟子则被安排在帮派商铺镖局等地,当然,那些帮派商铺镖局或明或暗都由滴水观所控制。

    每一年的九月九日,下院四个学堂的弟子们都会聚在一起进行大比,以此来决出各个院堂的优劣,决定四个学堂的资源分配。

    而今天是八月初八,乃是四个学堂各自的小考。

    小考每个季度举行一次,决定弟子们各自的前途,排名上等的积分多,分配的资源也就多,排位末等的甚至会遭到淘汰。

    八月的小考尤其重要,还要决出参加大考的弟子名单。

    凡是能在大考中名列前茅的弟子,都会受到滴水观上层的关注,各种修炼资源的倾斜就不说了,还有许多不能明说的好处,一般情况下,他们都能很快突破炼体境,成为炼气境的武者。

    四个人里面,顾飞扬是细雨亭弟子,顾大忠属于听风楼,顾小召和死去的顾闯则在双照堂内修行。

    “是的!”

    顾飞扬点头应道。

    迟疑了片刻,他又说道。

    “少主,若是要我等陪同,小的可以不去参加小考。”

    “不用!尔等自去罢了!”

    顾小召摆了摆手。

    “不过,在出发之前,顾飞扬,你来陪我过上几招……”

    “是!”

    顾飞扬应了一声。

    以前,顾飞扬也有和陪顾小召过招,只不过,那个时候,他隐藏了六七分功夫,只用了三成功力和顾小召交手。

    现在,还这样做吗?

    “用全力,不得放水,知道吗?”

    来到院子中间,两人相对而立。

    这时候,顾小召说了一句。

    “是!”

    顾飞扬躬身应道。

    随后,他摆出了架势。

    顾小召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则向他招了招,态度不见多少认真,很有点满不在乎的意思。

    “呔!”

    顾飞扬怒喝一声。

    左脚在地上用地一跺,整个人一抖,随即像疯牛一般冲了过来,右手一个直拳向着顾小召的肩膀擂去。

    这一招叫三皇炮锤,以顾飞扬的本事,一拳甚至能将一头猛兽打翻。

    不过,他还是手下留情,没有取顾小召的要害,而是选择肩膀攻击,且力量只用了六分,这样若是击中了顾小召,他还来得及收手。

    顾小召没有还手,一只手仍然背在身后,脚尖一点,身形微微一错,往旁边一闪便躲过了这一拳。

    之后,他并未停留,脚尖继续在地上急点,身形如乱风中的杨柳,摆动甚是不规则,忽而这边,忽而那边。

    这些摆动的幅度都不大,然而,顾飞扬却招招落空。

    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便是这样吧!

    “停!”

    顾小召轻声喝道。

    顾飞扬有些悻然地收了拳。

    一开始,他还抱着手下留情的心态,几招过后,就使出了全力,打了一阵,连顾小召的衣服都不曾擦着之后,他的心态就有些失衡了。

    他觉得继续打下去,自己一定能够击中对方。

    偏偏这个时候,顾小召却叫停了。

    顾小召之所以和顾飞扬对战,不过是想看看新获取的杀法照雪观能否用于实战,和顾飞扬交手之后,虽然只守不攻,却也证明管用。

    既然证明管用,那就不必再耗费力气。

    抬头望了望天,顾小召说道。

    “时间不早了,大家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