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三章 前世


    晨光中,两个少年迈着矫健的步子快步行来,很快,他们就来到顾小召身前,然后,非常恭谨地弯下腰,点头行礼。

    “少主,晨安……”

    “嗯……”

    顾小召点点头,抬起右手,示意两人起身说话。

    顾飞扬抬起头,他的眼神颇为灵动,却也透着不安。

    在他身后,小胖子顾大忠只是憨笑着,眼神隐隐有些恐惧。

    要知道,以前他们对顾小召的态度可不是这样。

    他们和顾小召同一年进入滴水观修行,同样的师傅,同样的功法,甚至顾小召还经常独自开小灶,接受展断或者任怀庆的传授。除此之外,他们十五天才能进行一次药浴,不像顾小召那样每三天便可以药浴。

    更不要说,在顾小召的修行途中,服食丹药就像吃糖豆一样。

    然而,顾小召的武道修为却最差劲。

    同样是少年人,顾飞扬等人自然不太看得起他。

    当然,身为顾家的家生子,他们的一切都和顾家息息相关,若没有顾家的名头,他们也不可能进入滴水观,再有武道天赋,没有门路修行,也只是一场空。何况,他们武道修行上消耗的资源也大多由顾家供给。

    明面上,他们不敢对顾小召有丝毫的无礼,仍然要处处讨好他,背地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当然,现在无论明面还是背地里,他们的态度都改变了。

    要知道和顾闯相比,顾飞扬的境界也要稍逊一筹,他完全想不出在中了迭迭香的毒之后,顾小召是怎么将修为远胜于他的顾闯干掉的。那时候,同样中了迭迭香的他只能呼呼大睡,完全人事不省。

    当昨天他和顾大忠被顾小召救醒,战战兢兢地将顾闯的尸体在后山埋下之后,也将不安和畏惧的情绪埋在自己心底。

    “少主,药浴已经准备好了,请……”

    顾飞扬小声说道。

    顾小召没有回话,他点了点头,推开门,大踏步进入屋内。

    屋内,一个容得下两三人的人形木桶摆放在屋子中央,桶内装着淡褐色的药水,白色的烟雾袅袅而起。

    药香味在室内飘荡,扑鼻而来,甚是好闻。

    走到木桶前,顾小召并未脱衫进入。

    他伸出手指,浸入药汤之中,药汤有些滚烫,却还在人体的承受范围。

    这桶药汤看着平常,却有着名堂,全名是赤虎锻骨汤,对于增强骨骼的密度有着特殊功效,在锻骨境这个层次,乃是罕见的滋补之物。

    在横断山脉中,生长着一种名叫赤虎的凶兽,所谓赤虎,顾名思义,全身上下都是赤红色毛发的老虎。传说这种老虎是赤狐和老虎杂交而成,既有着老虎的凶猛,也有着赤狐的狡猾,想要将其捕捉,非常之困难。

    赤虎锻骨汤的主要原料便是赤虎的骨头。

    即便是在滴水观,这样的药汤也非一般人可以浸泡的,能够浸泡这药汤的多半是观中大力培养的天才弟子,要嘛就是为滴水观立下了大功劳,一般的弟子,就连味也不要想着闻一下。

    顾小召能浸泡赤虎锻骨汤,另有门路。

    为了让顾小召浸泡赤虎锻骨汤,早日渡过锻骨这道门槛,前段时间,展断深入横断山脉大半个月后一身是伤地返回,带回了一头赤虎的尸体。

    除了赤虎的骨头之外,在这药汤内还有许多名贵药草,其中价值最贵的血海棠,放在郡城,价值五金,相当于普通的中等人家一年的生活费用。

    所谓穷文富武,并非虚言。

    像滴水观内的许多平民子弟,他们往往和顾小召一样进步缓慢,之所以如此,便是欠缺修行资源。若是像顾小召这样有着无数资源供给,恐怕早就已经脱离炼体境的层次,离开了下院,进入滴水观上院修行了。

    脱下衣衫,只剩下一条内裤,顾小召深吸一口气,跨入桶中,慢慢坐下。

    全身上下浸在药汤中,只露出了头部,他能感觉到一股股热流冲刷自己身体,然后,整个身体微微发胀,体内,似乎也有热流在穿行。

    顾小召闭上眼,神念聚集眉心,运行无限万象通明录明心篇。

    任何功法的基本都是观想吐纳。

    吐纳是通过有节奏的呼吸将体外的灵气吸入体内,观想则是通过神念将吸入体内的灵气转化为真气,储存在丹田。

    顾小召所见过的大多数武道功法,对于灵气转换成真气这一关的效率非常注重,效率越高,功法也就越高深。

    然而,无限万象通明录却更着重于观想念头,也就是说它更为注重修炼神魂,肉体的修炼不过是顺带。

    这两种功法何优何劣?

    顾小召无从知晓。

    浸泡在赤虎锻骨汤之后,顾小召闭上双眼,有节奏地呼吸,在识海中开始观想一轮明月,观想月光照耀千里……

    这一次,和以往有所不同。

    明月的光华不再是白色,而是变成了淡蓝色,就像是滴水观前那条兰溪的颜色一样,深邃透明。

    随着蓝色月华而行,仿佛优哉游哉乘风踏云,恍恍惚惚间,顾小召来到了一处地界,一处异常诡异的小世界。

    脚下是一块方圆数十丈的浮空岛,遍布着黑色的土壤,浮空岛的正中央立着一块石碑,探出地面不过六尺高,地面之下,却不知深达几许。

    浮空岛的上方是无尽虚空,和在天云界所见的星空全然不同。

    大部分时间,虚空一片黑暗,偶尔有金色的罡风、七彩的闪电掠过……虚空中,没有空气,也就没有声音,每次罡风或者闪电掠过之后,虚空中便会留下一道奇怪的巨大疤痕,许久之后方才消散。

    除此之外,也就那爬满了青苔的石碑散发着莹莹的微光,照亮着浮空岛。

    果然!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石碑前的顾小召的眼角已然噙着泪水。

    无数的画面接踵而来,很多回忆慢慢苏醒。

    这里,是他的家。

    在他还不叫顾小召之前的家,曾经的家。

    那个时候,他叫子辉。

    一开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少年,一个喜欢神鬼传说痴迷于修炼成仙的地球少年顾心言。某一日,得了一枚石碑形状的玉简,从此,着了魔一般痴迷着那枚玉简,几乎是从不离身,总觉得玉简中藏着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

    玉简的确有着秘密。

    不知什么时候,玉简把他的魂魄吸了进去,转瞬间,来到了无尽虚空中一处巍峨的飞来峰峰顶,他被某个身披七彩霞衣位于一片光中看不清面容的道人从玉简中抓了出来,投入了一个名叫子辉的少年眉心祖窍内。

    从那以后,他是子辉,子辉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