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侠仙侠 > 万界战歌 > 第二章 功成


    顾闯为什么这样做?

    是谁在背后收买了他?

    又或是逼不得已不得不做?

    可惜,没能留下活口!

    只不过,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危急,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被对方翻盘反杀,容不得他手下留情。

    自己的这些伴当中,还有人被收买吗?

    展大叔在就好了!

    除了顾闯等三个少年伴当之外,还有一个姓展的武者伪装成下人守护在顾小召身边,那人,就是顾小召的护道者。

    每一个世家大族的嫡系子弟,身边都有一个武功高强的护道者。

    顾小召的护道者姓展名断,武道修为已然是炼气境第五层。这样的修为,即便是在滴水观中,也算得上是好手一名。

    顾小召来自蜀国巴南郡的豪门顾氏。

    他是顾家三房家主顾铨的儿子,然而,母亲却只是顾铨的一个外室,生下他没多久便暴病而亡。

    顾铨的正室是蜀国都城益都刘家嫡系出身,刘家是蜀国的超级门阀,血脉传承比起巴南顾家更为高贵,刘氏为顾铨生有两个儿子。

    她不管顾铨如何在外面花天酒地,只是不许他另有后人。

    如果有人胆敢生下顾铨的后代,往往便是母子皆亡的下场。

    顾小召出生之后,自然也免不了被追杀。

    或许是因为非常喜欢顾小召母亲的缘故,顾铨动用了不少力量来保护顾小召,尽管如此,顾小召仍然需要隐瞒身世躲躲藏藏,出生之后,被刺杀了好几次,亏得展断一直护着,这才没有丢掉性命。

    十岁那年,顾小召进入了滴水观,情况好了不少。

    顾铨的好友不动如山任怀庆在滴水观担任武道师傅。

    身为巴南本土势力的一份子,且立场稍微偏向王室的滴水观并不卖超级门阀益都刘氏的帐。

    就算这样,暗杀仍然无所不在,一直到三年前,方才休止。

    他隐隐听护道者展断说过,他那个父亲顾铨向刘氏娘子承诺,永远不将他召回顾家,顾氏三房的传承和他再不会有一星半点的关系。作为交换条件,刘氏娘子也要放弃对顾小召的刺杀。

    然而,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协议被撕毁了?

    前天,展断收到了从郡城来的飞鸽传书。

    信上说郡城有事,家主让他速回,上面盖着顾铨的私印,有着特殊的印迹,故而,展断深信不疑,连夜往郡城奔去。

    如今看来,那封信应该是调虎离山之计。

    若是他在,少年顾小召根本不可能被下药,顾闯也不敢动手。

    所谓阴谋,肯定是一环接着一环,接下来,自己该怎样面对?

    不过,就算展断不在,那又如何?

    人,靠别人只能靠一时,归根结底,只能靠自己!

    只有自己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顾小召慢慢走出室外,站在檐廊之上。

    皎洁的月光中,庭院内,风吹树梢,沙沙作响,目光从院墙上方掠过,擦过几株在风中摇晃的野草,落在了远方。

    那里,有着一道连绵起伏的黑线。

    十万里横断山脉便在于此,若是白日所见,气势当更为雄浑。

    走下檐廊,几步穿过院子,来到一侧的厢房。

    站在厢房门前,手握短匕的顾小召缓缓呼吸,他微微抽动鼻孔,仔细嗅着。风中,飘来了野花的芬香,也有树叶草木的葱茏之气,一切都是那么平和,并没有难闻刺鼻的血腥味道。屋内,很安静,隐隐有平缓的呼吸之声。

    看样子,顾闯并未对自己的同伴下毒手。

    他们多半也中了迭迭香,陷入了昏迷之中。

    下一刻,顾小召轻轻推开了厢房的大门。

    ……

    第二天,八月八号。

    天晴,微云。

    阳光从檐前榕树穿过,在庭院洒下星星点点斑驳光影。

    远处,群山连绵,山顶覆盖着一层雪线,像是一条白色的长蛇蜿蜒盘旋。

    滴水观位于一个山谷内,那是一个占地非常庞大的山谷,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小平原,兰溪在山谷内蜿蜒而行,途经三座巨大的山峰。

    滴水观下院位于山谷前头,后面则是像根巨大石柱直耸云霄的天柱峰。

    像顾小召这些炼体境的武道学徒便在此修行,若是进入炼气境,成为了真正的武者,便会转入位于那三座山峰的上院进行修行。

    兰溪从三山间绕着滴水观流出,然后,穿行在茂密的原始森林数天之后这才流向山外的平原。

    这条河可算是滴水观的生命要道,大量的生活必需品从山外运来,那些货船也将山里的出产运送出去。

    像在山里随处可见不值几文的七星草,一旦运到梁津县,价值顿时暴涨三倍,运到郡城,也就十倍有余,运到益都,那就更不得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故而,即便是地处穷山恶水的滴水观仍然是热闹所在,各地的商贾纷纷云至,慢慢地,滴水观的外围也就读了一座坊市。

    当然,这个坊市是在滴水观的掌控之下。

    顾小召站在檐廊上,望着山下的坊市,神情漠然。

    身后,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顾小召转过身,两个少年一前一后从屋内行了出来。

    走在前面那人身形瘦削,相貌英俊,他叫顾飞扬,如今已然踏入了洗髓境。

    走在后面那个小胖子叫顾大忠,他要稍逊一筹,现在,也不过是易筋巅峰。

    他们和顾闯一样都有着非常高的武道天赋,不然,也不可能被选中成为顾小召在滴水观的伴读。所谓伴读,同样也是滴水观的弟子,只不过,他们的身家性命名誉地位全都隶属于主家。

    在顾铨看来,这三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炼气境的武士,那时候,他们将作为顾小召的家臣,辅助在他左右。

    昨天晚上,这两人也着了顾闯的道,被迭迭香放翻,也许是朝夕相处的关系,顾闯并没有下手杀掉他们。

    然而,对他们来说这并非什么慈悲。

    顾飞扬也好,顾大忠也好,他们都是顾氏的家生子,祖上几辈都在为顾家效劳。一旦顾小召遭逢不幸,他们也要殉葬,若是逃亡,其家人将会受到非常严厉的处罚。

    昨天,顾小召将两人唤醒之后,不顾他们的惊诧,让他们整理血迹斑斑的静室,把顾闯的尸体抬了出去,埋在院子后面的小山林子内。之后,他不顾屋内仍然蔓延着丝丝的血腥味,依旧倒头就睡,睡得异常安稳。

    开天辟地第一次,入睡之后,那个噩梦不曾降临。

    恍惚间,顾小召心中有个明悟,无限万象通明录的第一篇明心见性篇的上篇明心篇自己算是练成了。